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將軍的小嬌妻是全京城首富
將軍的小嬌妻是全京城首富 連載中

將軍的小嬌妻是全京城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茄茄不困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岳初寧 顏回

穿越宅斗+商戰=歡樂爽文,男女主角一心一意,日漸生情,無玻璃渣甜寵文「愛卿,朕聽聞你近日又是翻新宅邸又是置辦田莊的,富裕的很,不少卿家上書讓朕徹查一下,都說你貪污巨款,愛卿你這……」「皇上明察,臣家中夫人生財有道,一日不讓她經商理財她渾身難受,財不理她,她不理我臣還是讓同僚們口舌幾句無妨,夫人比較重要」「夫人,你最近賺錢悠着點,同僚都以為我貪污了」「誰說的?明早我就叫他家破產!」展開

《將軍的小嬌妻是全京城首富》章節試讀:

出了宅子的大門,岳初寧看着這陌生的石板路,高低錯落有致的磚牆瓦房,偶爾傳來的幾聲叫賣,生出一種恍惚感來。

這要是夢那可真是太好了,可惜了,這回玩真的了,可得拿出拼KPI的腦力體力來才能在這陌生的世界活下去了。

也不知道現代的自己軀體怎麼樣了,雖然說是孤兒,但是好歹還是有三兩好友的,這麼突然不知道是死了還是失蹤了,也不知道朋友們是不是急瘋了。

抬頭看了看這明朗的藍天,岳初寧就算再樂觀的性子也不得不發起愁來了。

惟肖領着岳初寧一路走街串巷回到了岳府門前,雖然路上很多從未見過的新奇玩意兒,誘人的食物香氣和吆喝聲此起彼伏交織在一起,但是岳初寧一點都提不起好奇心去細細看。

她一路上就忙着從惟肖嘴裏把岳府這祖宗十八代都問了個遍,總算在回到岳府門前把岳家大致人口關係和家族經營情況搞出了點皮毛。

這岳府看着家大業大的,人口倒是出乎意料的簡單。

當家的祖父早些年就去了,現今府里年紀最大輩分最高的是岳初寧的祖母。底下只有自己父親一個兒子,還有個姑姑早已遠嫁南方,多年未曾歸寧過。父親身邊除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三個月之前剛病逝,還有三位姨娘。同輩里,二房和四房姨娘一直未有所出,三房姨娘倒是兒女成雙,分別是小自己兩歲年十一的二小姐岳初靜,剛滿十歲的三少爺岳展鵬。

而府中因為母親楊清音離世,暫時由三姨娘劉盈秋代理內宅,生意經營則由父親岳季平親自打理,府里的祖母陳氏除特別的情況外是不過問這些錢銀之事的,但是對小輩管教倒是十分嚴厲的。

聽着家庭構成是不複雜,但是惟肖就一個十二歲的小丫頭並不能指望她看得多通透,如此家大業大總歸有點人惦記,大多是不可能跟表面上這麼風平浪靜的。

再說了,沒人惦記這不正好,她惦記啊!

她一個堂堂市場貿易專業的高材生,在商界摸爬滾打好幾年,搞過的商業發展套路不計其數,一個小小的岳府生意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到時候等她繼承個家業搞個商業壟斷,做個禹朝馬雲什麼的都不在話下的啊!

望着岳府這朱紅氣派的大門,岳初寧做了個深呼吸,加深了自己以後可是要成為CEO招幾個貌比潘安的贅婿上門的人生簡直不要太爽的想法,大大方方地領着惟肖走上前去。

門口的小廝一看是大小姐回來了,連忙點頭哈腰把兩人往裡頭送。

穿過門口的流水小山,岳初寧還沒來得及感嘆這宅院的布置精巧就已經被惟肖領着不知不覺走進了內堂了。

「你母親過世了,你就這般無視長幼尊卑毫無規矩了是嗎!好你個岳家大小姐啊!」

一陣濃厚的檀香味道竄進了她的鼻子,然後就聽得清脆的「啪」一聲瓷器摔碎的脆響,一隻茶杯就這麼砸碎在岳初寧的跟前。

嘖,這要是擱現代得是上百萬古董級別的杯子了吧,真是敗家,說摔就摔,都不知道給後人留點值錢的玩意兒。

岳初寧心裏腹誹着,目光也順着那聲音抬頭看了過去。

一個精神矍鑠的老婦人正端坐在主位之上對着她怒目而視,左手捏了串色澤極好的珠串,右手按在茶案上,茶案上的香爐正裊裊地冒着一縷白煙。老婦人身旁站了個兩腮尖削的嬤嬤正在給她重新上茶,嘴裏還念叨着「老太太莫動氣,氣壞了身子,這孩子不聽話好好管教便是。」

東側位上坐了個身穿銀硃色團花紋比甲配丁子茶色織金馬面裙的女子,梳着桃心髻約莫三十齣頭的樣子,倒是個風姿綽約的。邊上還坐了看起來十來歲的靛青色圓領袍的少年,眼神一直往她身上瞟。看見岳初寧在看他,還朝着岳初寧瞪起了眼。

「還真就是目無尊長啊!這些年你母親倒是教出來個好女兒啊!」老婦人眼看着岳初寧進來了也不請安也不行禮,就這麼傻愣愣站在門口打量眾人,更是怒火中燒。

「好啊,好得很啊,你弟弟回來跟我說你的丫鬟都敢當著面污衊他對你這長姐不敬了,我還當他是少不更事,說的玩笑話。現下看來這倒是真真兒的事!」老婦人氣得抓了剛上的茶杯又想摔,還是旁邊那位老嬤嬤給虛按住了手。

老婦人隨即便說道,「惟肖,你不過是個丫鬟,府里的少爺也是你能污衊詆毀的嗎?你家小姐不懂事,你也敢蹬鼻子上臉了是嗎?趙嬤嬤,找人牙子來,惟肖這般不中用還碎嘴的丫頭還是發賣了好,別在大小姐身邊把人帶壞了。」

惟肖這一聽,立馬就跪下來哭着解釋到,「老夫人饒命,奴婢沒有污衊詆毀三少爺,奴婢真的沒有,奴婢打小就跟着大小姐,求老夫人開恩啊。」

眼見着趙嬤嬤已經上來動手要拉人了,惟肖只能涕淚縱橫朝着岳初寧望去,期盼着自己小姐能救自己一命。畢竟這從大戶人家裡發賣出去的丫鬟,多半是對家主不忠或是幹了腌臢事的,都只能賤賣到不值錢的小門小戶去或者直接賣到窯子里去。惟肖一想到以後的日子,就覺得還不如當時就淹死在河裡算了。

這又是鬧的哪一出?

岳初寧看了這麼幾眼,大概是搞清楚了。這老婦人不用猜鐵定是祖母陳氏了。邊上那位風韻少婦帶了孩子的,不是唯一有兒子的三房姨娘劉盈秋還能是誰,那瞪眼的小屁孩就鐵定是岳展鵬了唄。

看了看氣頭上的老太太和地上哭花妝發的惟肖,又看了看面無表情的三房姨娘,岳初寧理了理袖口終是朝着陳氏跪了下去。

「給祖母請安,祖母息怒。惟肖不是故意的,祖母看在孫兒的面上饒了她這回吧,孫兒會對她嚴加管教的,她打小跟在孫兒身邊,要是發賣了孫兒怕是適應不了。而且這回要不是惟肖忠心護主,孫兒怕是都回不來見您了呢」說著還硬是擠出一顆眼淚珠子來,岳初寧內心都要開始誇自己的演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