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連載中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來源:google 作者:荊慕謠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荊慕謠 蕭野

二十一世紀著名警花荊慕謠穿成古代棺中女,還帶着一個弟弟父母雙亡就算了,大伯還不仁,大伯娘惦記着她的彩禮錢,要把她嫁給無顏之人荊慕謠擼起袖子收拾他們,順便把救命恩人拽來合作成親蕭野:你我成親,我替你解決彩禮錢的麻煩,你把你的所學教我荊慕謠:成交!後來蕭野:夫人,這親成都成了,不如我們把名分坐實了,一起共看這天下盛世荊慕謠手撫着顯懷的肚子,氣惱地瞪了蕭野一眼:你給我往那跪着去!展開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章節試讀:

這小兔崽子的話若是傳了出去,他們家還不得被所有人都戳着脊梁骨罵沒良心?
蕭野才懶得跟老女人辯解,聳了聳肩,當即無所謂道:「你們愛信不信,反正小爺該說的都說了。

言罷,他轉眸去看王寥,「賭約我已經完成了,你們也親眼看到了,甭管這棺材裏的人都去了哪裡,總之咱們,兩清了!」
「嘿嘿,阿野,真不愧是你,這般瘮人的事情都敢做,以後啊跟着寥哥混,寥哥罩着你!」王寥皮笑肉不笑地抬手在蕭野肩上輕拍了拍。
蕭野心裏完全沒把王寥所言當成一回事,可面上卻沒露出分毫來,「那就多謝寥哥關照了!」
「走走走,這晦氣的地方,還是快點離開的好。
」王寥說著徑直便攬着蕭野的肩,帶着人往來時的路而去。
見狀,其他人面面相覷半晌,才你推我我推你地抬腳跟上前頭的兩人。
待人都走遠了,荊成方才氣急敗壞地從地上爬起來,抬腳狠狠踹了棺材蓋一腳,結果棺材蓋沒什麼,倒是將自己的腳給踹疼了,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嘶~」
柳盼聞聲沒好氣地白了荊成一眼,「你拿個棺材蓋撒氣有什麼用?有本事就去把他們姐弟倆給找出來去!」
「那小兔崽子說的話你都聽見了吧,他說他們姐弟倆根本沒死!」
「說不定啊,現在就在村裡頭不知道怎麼編排你我二人呢!」
「行了!閉嘴吧,你既然覺得他們會這麼做,那還叨叨什麼,還不快回村裡頭去!」荊成狠狠瞪了柳盼一眼,便率先瘸着腿兒邁開步子往木溪村而去。
柳盼忙不迭地抬腳跟上……
木溪村。
村長苟富貴一打開自家門,瞬間就被兩個躺在他家門口的人給嚇了一跳,驚叫着整個人往後跳退了兩步,「啊!什麼東西!?」
「這一大清早的,你是見鬼了嗎?吼那麼大聲幹什麼?」齊翠兒自裡屋走出,沒好氣地白了一眼自家男人。
苟富貴抖擻着手,指着大門外,「這這這,真的見鬼了,不信你來看,我剛剛開門的瞬間看到了荊家前不久剛下葬的那兩個孩子了!」
「我看你就是沒睡醒!人都已經下葬了,哪裡還會出現在你的面前?」齊翠兒是不信的,兀自忙着,半點沒有要過去看看的意思。
苟富貴張嘴想說他不是沒睡醒,可他的話還未出口,耳邊便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村長伯伯,我沒死,我是阿謠啊,我回來了。
」荊慕謠不知何時自地上站了起來,一手拉着弟弟,俏生生看着苟富貴。
苟富貴臉色一僵。
他,絕對是出現幻聽了!
「富貴,你有沒有聽到阿謠的聲音?」齊翠兒也聽到了荊慕謠的聲音,思及自家男人前不久剛說過的話,心頭忍不住拔涼拔涼的。
這不能夠啊,人下葬的時候他們都是親眼看到的,這會兒她怎麼就聽到了荊慕謠的聲音了呢?
苟富貴聞言簡直要哭了,他很不想承認自己聽到了,可連自家婆娘都聽到了,那聲就不可能有假,便只能哭喪着臉點頭,「聽,聽到了。

「哎喲!這到底咋回事啊!」齊翠兒猛地拍大腿,轉身就要去廚房拿灶神來驅邪。
荊慕謠看着這對夫妻的反應,登時哭笑不得,忙再度出聲道:「村長伯伯,你倒是回頭看看我啊,我真是人,沒死。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跟弟弟在棺材裏了,要不是恰好有人來挖墳,我與弟弟還真徹底沒命了呢!」
「你,你真不是死人?」苟富貴聽着荊慕謠不像是撒謊的樣子,忍不住偷偷轉頭去看站在門外的荊慕謠姐弟二人。
荊慕謠毫不遲疑地點頭,並抬手指了指自己與弟弟在早晨暖陽之下的影子,「當然不是,村長伯伯你看,我跟弟弟在陽光下是有影子的!」
「死人懼怕陽光,也沒有影子不是?」
「這說的倒是有那麼幾分道理。
」齊翠兒要去拿灶神的腳步也不動了,她看着荊慕謠姐弟二人在陽光下的影子,壯着膽子就抬腳轉而走向姐弟二人。
這,都有影子,應當就不是那勞什子的髒東西吧?
荊慕謠領着弟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待走過來的齊翠兒確認了他們姐弟二人真是活的後,方才**眼眶,拉着弟弟對着齊翠兒兩人跪了下去。
「還請村長伯伯,伯母替阿謠做主,去問問我家大伯,大伯母,為何要將我與弟弟活生生地釘進棺材中下葬!」
「你放屁!」終於趕來的柳盼氣急敗壞地指着荊慕謠破口大罵,「我與你大伯何時將你姐弟二人活生生下葬了?明明你們都咽氣了,我們才花了所有積蓄給你們買了棺材下葬的!」
荊成頷首附和:「就是,阿謠,你不能不講良心啊!」
荊慕謠眸底飛快地划過一抹冷意,不答反問:「若我與弟弟真的都咽氣了,那如今我們為何還能活生生地出現在這裡?」
「這,這我怎麼知道?」柳盼梗着脖子,「反正給你們下葬那一會兒,你們就是都咽氣了的,全村的人可都看見了,又不是我一個人看見!」
「是啊,當時我也看見了,所以方才見到你們姐弟二人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我才會被嚇了一跳。
」苟富貴實話實說的點了點頭。
齊翠兒沒忍住,白了苟富貴一眼,這柳盼肯定是使了什麼手段,才瞞過了所有人,讓所有人都以為荊慕謠姐弟二人咽了氣,藉以能順利將他們姐弟二人下葬,這二傻子怎的就這般掉進柳盼給他挖的坑裡頭了呢?
果然,柳盼一聽苟富貴贊同了她的話,整個人登時就高傲地昂起了頭,「你聽聽,聽聽,村長都這麼說,那就證明我根本沒有撒謊!」
「倒是阿謠你,你跟你弟弟明明就已經咽氣了,如今是怎麼又活過來的?」
「村長伯伯,那日她突然做了很好吃的湯,說是要給我與姐姐單獨補補身體,可我與姐姐喝完湯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再次醒來便是在棺材中。
」荊慕霖目光幽幽看了柳盼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