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江湖今逢秋
江湖今逢秋 連載中

江湖今逢秋

來源:google 作者:極目楚天鶩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無林 楚風 武俠修真

江湖今逢秋,歌舞起不休秋溟一葉落,涌動萬古幽  楚風姓楚,字秋冥,他非但繼承了祖宗的姓氏,同時繼承的還有先祖冠絕天下的輕功,無與倫比的盜術,令潘安黯然的容貌,風流、機智、應變更是一樣不少他甚至還學會了武林四大家族中陸家的指法,西門家的劍法總之,楚風就是天選之子,武林寵兒,下一代武林劍盟盟主的候選人之一 當今天下,沒見過楚風的人或許很多,不知道楚風的人卻絕對沒有!不論男女,不論老幼,不論地域,不論階層,只要你不是傻子,不,即便是傻子,在被人欺負過之後,也會十分驕傲地站起,蹭一把鼻血,大聲喊出:「我二哥是楚風,我叫他收拾你們!」結果,當天晚上便真的就會有人去收拾他們盛世繁華,江湖中久未有大事發生,楚風的故事似已遠去,但你會發現人們仍舊樂此不疲的談論着楚風,談論楚風的武功,談論楚風的容貌,談論楚風那些年做過的事情展開

《江湖今逢秋》章節試讀:

這是一個捏泥人的攤子,像這樣的攤子前面往往都會聚集着一大群的小孩子。可這裡卻沒有,連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個戴着大斗笠的漢子正低頭自顧自的捏着什麼。

古二妮拉着楚風小跑到泥人攤前,被攤子上花花綠綠的造型深深吸引。貨郎張也曾帶着泥人來村裡買,卻少得可憐,一般就是幾個泥娃娃、泥老虎,遠沒有眼前的複雜繁多。這裡甚至還有許多真人的形象,栩栩如生,這真的是泥巴能捏出來的嗎?古二妮大開眼界的同時,目光移到了兩個特別的泥人身上,不由得神色有些慌張了。

「哥,這裡……好奇怪!這兩個小人兒好像丁鐵匠、貨郎張!」古二妮低聲諾諾的說道。

「噢?閣下可是『泥人杜』杜三哥?」楚風微笑問道。

「不敢!在下『泥人杜』,我有兩個不懂事的兄弟前些時日走失,不知幾位可曾見過?」「泥人杜」放慢了手中活計慢慢抬起頭,眼睛直勾勾盯着楚風。

古二妮登時嚇得後退一步,口中發出一聲驚呼。這雙眼睛……竟沒有黑眼球,全是眼白!

「五哥、六哥安然無恙,現在古家村中逗留。」楚風道。

「多謝!小姑娘,這是我剛做好的『鳳求凰』的泥塑,送給你了。」「泥人杜」將手中剛捏完的那件彩色泥塑遞了過來。

古二妮實在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低頭接過泥塑,看時心中高興之極。只見上方是兩隻色彩斑斕的大鳥伴着祥雲追逐,下面是一男一女兩個俊俏人物含情脈脈相攜相依。

「哥,真好看!哥,啥是『鳳求凰』?」古二妮高興地問道。

「多謝三哥,就此別過!」楚風向「泥人杜」拱手道。

「請!」「泥人杜」說出這個字後繼續低頭開始了又一件作品。

「鳳兮鳳兮歸故鄉,遨遊四海求其凰。」

背後響起了「泥人杜」的低聲輕唱。

「哥,那人也是個瞎子嗎?」古二妮問道。

「是的,『市井七俠』中的老三,丁鐵匠、貨郎張的三哥。他們七個或多或少都有些殘疾。」楚風答道。

「奧!我知道了,貨郎張就是個啞巴!可丁鐵匠哪裡殘疾我卻看不出?」古二妮冥思着。

「你自然不會知道,他是足生六指。」楚風淡淡道。

「六指!怪不得,他要不脫下鞋來誰能知道?還有幾人呢?這才說了三個。」古二妮打破砂鍋問到底,他對江湖上的一切事物都感到新奇。

「另外四個是大哥『孫豆腐』,天生的侏儒。二哥『李葫蘆』,是個跛子。三哥『泥人杜』,說過了。四姐『黑紗呂』,應該是臉上有殘,常年黑紗罩面。老五、老六,你也知道了。七弟喚作『菜包子』,是個胖子,尋常的門框他已出不來,每頓卻還能吃上整整兩大籠屜的包子,足有三十個碗大的菜包子!他這種體型,居然是不吃肉的!然而,最令人想不到的卻是他的輕功。他要是拼起命來,我都追不到的!」楚風顯然對他們的事情很了解。

「咕嚕嚕……哥!」

說到吃的,古二妮的肚子又在叫了。這叫聲似也傳染,一直跟着的「柴刀」五人的肚子也都陸續叫了起來。

「幸好,驢馬鋪子離此已經不遠,咱們快些將這馬兒買了。」楚風笑道。

「哥,你來過?你咋知道驢馬鋪子在哪裡?」古二妮問。

「哈!草料和着驢糞的味道我在城牆外邊就聞到了,這個味道很特別。」楚風領着眾人牽馬大步走去。

「我咋啥也聞不見呢?」古二妮使勁嗅了嗅。

「哥,你說這人咋這能,泥巴也能捏得這麼好看!我也沒少玩了,咋就捏不出來呢?哥,他看不見咋給它上色呢?」古二妮一路跟一路問。

「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楚風停下道。

「啥啊?」古二妮問。

「你簡直就是一隻小家雀兒!」楚風神秘地說。

「嗯?」古二妮愣了一下。

「自打進城你這嘴啊就沒停過!哈!」楚風大笑。

「哥,你還沒告訴我他看不見,是咋上色的呢!」古二妮不在意,繼續追問道。

楚風無奈搖頭道:「這顏色也是有味道的。顏色是由不同的東西製成的,有用山石,有用草木,都會有其獨特的味道。就像誰也不會將驢糞的味道聞成烤羊腿的味道一樣!」

驢馬棚的味道果然不如烤羊腿的味道好聞。

「老闆,快來看看吆!來大買賣了!」楚風站在驢馬鋪子外吼道。

「哎……,莫要再嚷!驚着我家驢兒!」一個夥計打扮的人擺手說道。

「我說,看看我這馬兒,正宗西域的大宛良駒……」楚風已在吹噓。

「莫要再言,咱們這裡不收馬兒!」夥計沒好氣地說道。

「這不是驢馬鋪子嗎?」楚風詫異道。

「不是驢馬鋪子難道還是你的家?」夥計並不想給這群花子般打扮的人好臉色。

「既是驢馬鋪子,卻為何又不收馬兒?」楚風並不在意夥計的態度。

「你若不瞎看看咱這棚里可有一匹馬兒?」夥計道。

「你這人怎麼說話來!」古二妮一旁不幹了。

楚風拉回古二妮,笑道:「果然是瞎了,竟然沒看到這裡沒有馬,連一匹都沒有。」

「你在街面上可曾見到有一匹馬?」夥計道。

「也不曾見!」楚風道。

「我們這裡出門都是雇驢車的,誰家有銀子也不會拿來雇馬車的,就連城裡首富劉太爺也是不會雇的。」夥計道。

「所以,你們收了馬也雇不出去,空拿飼料養着,穩賠不賺!」楚風接道。

「正是!所以你們是要走了嗎?」夥計道。

「正是!少不得要找個剝皮賣肉之所便宜給賣掉。」楚風說著轉身欲走。

「慢着!幾位的馬是哪裡來的?」夥計盯着楚風問道。

「你既不買我的馬,又管我馬哪裡來的作甚?」楚風聽出了些意思,心中暗覺好玩。

「你可知咱家東主是誰?」夥計道。

「哦?是誰?」楚風問。

「『無敵太歲』劉寶兒可曾聽過!」夥計道。

「嗯……,不曾。」楚風還當真仔細想了想,搖頭道。

「看你們都是生面孔,想來也是不知咱家『無敵太歲』的厲害!我家東主那可是劉太公家的公子,也是城主大人的侄子,城中治安就都歸他老人家管轄。這馬,連咱家太公都不捨得騎,憑你們這些花子也配騎馬?我看定是偷來無疑。你們莫想逃走,我家東主馬上就到!」夥計已伸手抓住了楚風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