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加班勿語
加班勿語 連載中

加班勿語

來源:google 作者:葉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濤 現代言情 陳澤

「澤哥,你看清楚沒?我沒擠進去!聽說圓珠筆都把脖子插透了,打印機上都是血,天花板上都有噴出來的血點子!」大潘滑動椅子,靠到旁邊,低頭小聲說道「可真tm刺激!澤哥,你知道死的是誰不?」「我見過,但想不起來叫啥名了我就記得……他老是穿藍色格子襯衫,經常拿着老幹部茶缸子,年紀輕輕就地中海了……」展開

《加班勿語》章節試讀:

大潘滑動椅子,靠到旁邊,低頭小聲說道。
可真tm刺激!
澤哥,你知道死的是誰不?
我見過,但想不起來叫啥名了。
我就記得……他老是穿藍色格子襯衫,經常拿着老幹部茶缸子,年紀輕輕就地中海了……大潘一拍大腿:?


卷王死了?
一提卷王,我腦子嗡的一下子,也想起來了。
卷王叫李保國,堪稱平庸的奮鬥者的典型。
常年在晉陞與晉陞失敗之間徘徊。
是一年晉陞六次失敗的紀錄保持者!
唉,這回好了,以後群里能清靜不少,大拇指我可真是看得夠夠的了!
你說是吧,澤哥?
每次上面說加班,卷王總是第一個用大拇指點贊表情包回應。
並且拉着大家一起下水。
此人的工作強度,堪比兩個大活人外加一條狗。
他又不是我們技術部的程序員,但是年紀輕輕的,那頭啊,比大潘都禿。
我覺得,人都死了,還嘲笑幹嘛。
我沒接大潘這個話茬。
嘭——文印室的方向,陡然又傳來一陣悶悶的爆炸聲!
緊接着,便是一團黑煙飄了出來。
我的對面,小趙激靈一下蹦了起來,眼淚刷的下來。
我擦,這怨氣這麼大?
把打印機干炸了?
大潘嘖嘖打趣,拖着椅子滑了回去。
我感到心臟跳得厲害,像是被一根繩吊著,一下一下的往上抽。
啪——就在這時,整個公司的燈,突然全部黑掉!
所有人的電腦屏幕,也都跟着滅了!
啊!


鬧鬼了!
什麼破公司,老子不幹了,去你媽的吧!
瞬間,一片哀嚎怒吼。
一開始,死人了不讓離開,大家都強忍着。
這下燈滅了,尼瑪沒事都嚇出事來!
黑暗中,我感到有一隻手,胡亂抓摸過來,攥住了我的手!
我也算膽大的了,打小在鄉下長大,晚上我奶給講古今,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我沒少聽。
可這一下,還是把我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澤哥,你再跟濤哥說說吧,讓我回家,我想回家,嗚嗚……我下意識手一緊,捏住了小趙柔軟的小手。
小趙,你別這樣,哥差點被你嚇死!
說實話,現在我腦瓜子也嗡嗡的,一片空白。
即便我不信鬼神信馬列,心裏也發毛得厲害。
莫非,真鬧鬼了?
都他媽安靜點!
打印機短路,空開爆掉了,我推上去就行了,都坐下!
大老闆說了,今晚項目上線,每人發兩千塊**!
一聽這話,原本騷亂的同事們居然真安靜了不少。
啪——隨着供電恢復,再次亮堂了起來,大家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小趙縮回了手,不好意思地扭頭看了看自己的包,掙扎猶豫一會兒,到底還是沒走,又坐了回去。
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能使人忘我,兩千塊是小趙轉正前一個月的工資。
大家木偶一樣重新開機,繼續工作。
澤哥,你看,那人是誰啊?
怎麼一身血從外面回來了?
大潘指着門口的位置。
我扭頭一看,果然,一個人渾身是血,跌跌撞撞的進來。
陸總?
你這怎麼回事?
一個同事驚問道。
陸總叫陸明。
是我們部門的大頭頭!
是我上司的上司!
是真的,那規則是真的!
大家別跑,別跑,都待在這,不能動!
是真的!
說完,陸明一屁股癱倒在地。
萬幸,陸明沒死。
他滿身都是口子,一身的血。
他被人放倒在躺椅上,大口喘息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還好,還好。
這要是一會兒功夫就死兩個人,估計大家都得崩潰。
同事們面面相覷,惶惶不安。
我強作鎮定,先將電腦重新打開。
電腦重新開機後,內部軟件再次彈出了幾個窗口。
無一例外,都是管人力財務的VP發的——所有人:公司出了意外狀況,所有人穩住不要動,會有人處理!
所有人:今晚項目必須準時上線,若有環節出現紕漏,追責到個人!
所有人:考慮到今晚的特殊情況,公司決定給每個12點後打卡的員工現金補貼2000元,其中200元下班後直接發放,其餘金額將分9個月與工資一同打到工資卡內。
所有人:供電恢復後保證有序辦公,嚴禁拍照錄像,禁止將視頻圖片外傳,違者追責到個人!
……嘖嘖,我他媽就知道,上面哪他媽有好人啊?
兩千塊錢還他娘的分期,咋不窮死你哦!
大潘在我身旁小聲咒罵著。
澤哥,走,扎一根去!
太悶了。
大潘說著站起來,示意我出去。
確實,這一來二去,搞得我神經緊張,有必要整一根放鬆一下。
走,挨到12點,明天請五天年假,好好躺平一陣子!
我和大潘路過門口,陸明身上的傷是怎麼來的,我倆有了個大概的答案。
呸!
活該!
大潘吐了口唾沫。
他早就看陸明這個部門大頭頭不爽了。
公司門口往左去,是衛生間和吸煙室。
往前,是走廊和共用電梯間。
往右,是通往樓梯間的防火捲簾門。
我們這些抽煙的人,有時懶得往吸煙室去,也會去樓梯間抽。
正常情況下,捲簾門是不放下來的。
可此時捲簾門不但放下來一半,而且已經被嚴重破壞。
捲起來的鐵片上滿是血跡,地板牆面上也都是血點子。
幾個血手印十分猙獰,拍在牆面上,連膩子都扣下來不少。
陸明剛才應該是想去樓梯間抽煙,被捲簾門砸到了,整個人被卷了進去,運氣好沒死。
我替陸明慶幸。
我看了大潘一眼,低聲道:保不齊,群里說的那東西是真的……澤哥,你可別嚇唬我,新生代三無青年就怕一個窮,我還怕他個惡作劇?
我就隨便說說。
大潘罵罵咧咧:你瞧着吧,那鳥毛規則不是說,吸煙室有危險嗎?
我還偏要試試!
都是狗屁領導玩花活,糊弄員工的!
啪嗒!
大潘叼了根煙,點燃。
忽然,我隱約中好像看到了他腦門上有個紅點,緊接着便消失不見了。
我晃了晃腦袋,只當是眼花了。
紅點應該是他點燃的煙頭吧……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的後脖頸處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吹風。
等我扭頭一看,卻又什麼都沒有……別在這抽啊,走兩步到廁所了,快,趕緊!
其實這個時候,我隱約已經有些開始相信群里的匿名規則了——規則2:禁止在公共場合吸煙!
警告:原吸煙室存在巨大危險,暫不可使用!
我拉着大潘,從走廊往洗手間去,衛生間就在吸煙室對面。
大潘果然偏不信邪,他一抬腳,就邁入了吸煙室內。
哈,澤哥,你就看着吧,屁事沒有,我看小趙都被嚇哭了,哈哈哈。
我停了幾秒鐘,見大潘沒事,我也就沒再多想,邊點煙邊往裡走。
可……嘩啦——一道刺耳聲音響起!
並且,我發現大潘不動了!
他眼睛微微眯着,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
叼在他嘴唇間的香煙,掉了下來。
"大潘?
"吸煙室拐角的鐵皮垃圾桶,正是那嘩啦怪響的來源。
垃圾桶此刻在地上亂蹦,已經完全開裂,鐵皮上滿是血跡。
垃圾桶後面,冒出兩台公司新買的掃地機械人,正在瘋狂亂轉!
速度十分快,快得離譜!
這時,大潘也抬頭看向了我。
澤哥,咱還是走吧。
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古怪。
說著,大潘便想要往外走。
可他上半身剛一用力,整個人便趴在了地上!
大潘的身體中間,一道巨大的傷口,將上下兩段身子都給斷開了!
他下半身,啪地倒在原地。
而上半身,則是奮力地往我這邊爬!
澤哥,拉我一把!
嘶……我疼,疼死了!
哥,救我!
求你了!
一根根白花花的腸子,沾染着焦黃,拖着猩紅,不斷蠕動。
眼前這一幕,瘋狂刺激着我的視覺神經。
到這時,我算是徹底相信了!
公司群里匿名者發佈的規則,是真實有效的!
大潘!
大潘我救不了你,你身子都分開兩半了啊!
我想伸手去拉他,但我感覺雙臂有千斤重,動都動不了。
澤哥,求你了,我太疼了!
你……你幫幫我……大潘奮力用手撐着地面,將自己的上半身給翻了過來。
這不翻還好,看到他翻身後的樣子,我徹底綳不住了!
他脖子往下的位置,被豁開了一道極長的口子!
一直到下半身斷掉的傷口處,胸腔腹腔里的東西,稀里嘩啦地掉了一地!
他滿臉震驚的看着那些臟器,眼睛瞪得渾圓。
陡然,大潘猛地咳了兩下,腦袋一歪,眼睛瞪得老大,梗着脖子,沒了氣息!
我已經嚇得完全講不出話了!
一分鐘前,大潘還在跟我抽煙打趣,現在卻成了一地碎肉!
而我,就跟他隔着吸煙室的一扇門。
他胸前的那條傷口,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撕扯開的,連內里的臟器都受損了。
鮮紅的肌肉組織,黃得跟蜂蜜一樣的皮下脂肪,就這樣朝着我敞開着。
吱吱吱——這時,兩台掃地機械人再次撞到已經碎裂開的鐵皮垃圾桶。
嘭的一聲過後,那鐵皮垃圾桶就像一把菜刀,朝着我劈砍而來。
我知道大潘是怎麼死的了!
我去你大爺的!
我掉頭就跑,連滾帶爬往回沖!
一想起大潘的死狀,我就不禁想要嘔吐。
如果那規則是真實有效的,那麼,現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工位!
只要在工位上熬到12點,這一切就結束了!
我瘋狂往回逃命,走廊里的燈忽明忽暗,盡頭的窗戶不知什麼時候打開了,冷風如手一般在我脖頸上掠過。
這感覺,格外瘮人!
我衝進公司大門,捲簾門下死裡逃生的陸明已經清醒過來,嘴裏不斷重複着:大家千萬別出去,我們已經被鬼給盯上了!
大家千萬別出去!
但同事們的臉上並沒有太多起伏。
應該是也都發現了捲簾門的異常,覺得陸明是被嚇得。
他身上的傷口已經不再出血,而是有點腫脹發白,一條條的,跟紡錘一樣。
腫脹過後的傷口就像是一個個睜開的眼睛,我一眼看過去,就覺得很不舒服。
我沒敢停留,趕緊回我自己工位。
我注意到,文印室的門已經被關上了。
我剛坐下,內部軟件便再次彈出窗口——所有人:當前時間21:00整,規則內死亡額度進度,50%;親愛的打工人,為了你的生命安全,請盡量不要隨意走動,可以吃飯,但盡量保持安靜!

《加班勿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