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姻大決戰
婚姻大決戰 連載中

婚姻大決戰

來源:google 作者:雲上月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上月明 葉子蘭 現代言情

女主遭遇了背叛她下死決心不離婚,意欲拖死小三後來許多事情讓女主明白,拖死小三也等於是拖死自己女主果斷做出一個舉動,換來了自己開掛多彩的人生成了婚姻大決戰中的勝利者展開

《婚姻大決戰》章節試讀:

李梓晨家的小區花園:新華小區。

假山有着茂密的森林,有小小的人工瀑布,隱約聽到潺潺流水。假山頂上有個仿木涼亭,李梓晨和李雪眉坐在石凳上,享受着黃昏帶來的片刻安寧。

李雪眉看着落差不大的瀑布,不經意問:「哎,對了,梓晨,你媽是幹什麼工作的?」

李梓晨愣了一下,她沒到會有人問這樣的問題,好在她是個開朗的性格,倒也能做到坦誠,她如實回答:「我沒有媽媽了。」

李雪眉驚:「啊?」

李梓晨苦笑:「我爸也不要我了。」

李雪眉又一驚:「啊?」

李梓晨心裏藏不住痛苦的:「她又娶了一個女人,不,是嫁給了另外一個女人。」

李雪眉大大的同情:「那你一個人過嗎?」

「不是,跟奶奶過。奶奶對我很好。」

後山公園。

「寶貝,知道嗎?媽媽就是想讓你們明白,不管爸爸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人,媽媽都不會放棄你們,媽媽一定要讓你們過得幸福!」

「媽媽會努力地工作,努力地掙錢。沒有爸爸,我們也一樣要把日子過得快樂充實。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是帶着使命來的,有的人一直記住自己的使命是什麼,有的人根本不去記,慢慢就變樣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像爸爸就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了。」

江歌歪着臉問:「他還可以變回從前嗎?」

江夢謠也問:「對,還可以嗎?」

葉子蘭盡量輕鬆地笑笑:「這個不是由媽媽來回答的,寶貝。等周六咱們再打電話問爸爸,好嗎?親自聽他回答。」

葉母忍不住重嘆口氣。

倆孩子點頭同聲:「好。」

葉子蘭提醒:「但不知爸爸是怎麼樣的想法,咱可先在心裏作好兩種準備哦。如果他不想也不願變回從前,我們就再也不去想他,從此,我們就一心一意讀書,一心一意過沒有爸爸的日子哦。明白嗎?」

江歌點頭:「明白。」

江夢謠:「知道。」

葉子蘭拍拍兩個小傢伙的肩膀:「其實,沒有爸爸也是可以過得開心幸福的。你看媽媽有哭過嗎?有怨過嗎?媽媽不想哭更不想怨,因為,那樣做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人要學會聰明,要懂得分瓣什麼對自己更有用更有價值。而不是為了賭氣去爭贏一此價值不大的東西,更不要去強求索取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的東西。所以,如果爸爸不願回來,我們就痛快地放棄他。好嗎?」

江歌堅定地:「好,必須的!」

江夢謠贊成:「對,必須的!」

外婆感動了,她心中好佩服女兒的教子方式。

葉子蘭:「只要心中有陽光,人生就充滿光明。好了,咱們趕緊上山頂,要不看不到日落了。」

倆孩子來了精神:「走,看日落。」

一家人往山頂進軍。倆孩子在前面小跑。

葉母:「子蘭,媽佩服你。換別人,可能都只有哭哭啼啼埋天怨地的份了,你倒好,卻活成了女漢子。」

葉子蘭:「媽,如果我不活成一棵樹,孩子將來又怎麼可能會成為一棵樹呢?我可不希望他們將來被成為別人腳下的小草!」

葉母:「是呀,為母則剛,此話不假。只是真的真的太難為你了。」

葉子蘭無奈:「誰讓我偏偏遇上了呢?」

山頂,圍站着許多等看日落的人。

葉家四口選了個理想的位置。

殷紅的太陽像紙畫的大圓,正輕漂漂地往山背上滑落。最後沉沒的半秒鐘,大家發出了陣陣呼叫。

太陽一沉沒,天就成了暮色。景光燈陸續亮了起來。人們陸續開始下山了。

風帶着松柏的味道拂過每一張臉。

江歌邊走邊說:「做個太陽也蠻辛苦的,去哪都要光明磊落。」

外婆驚喜:「喲,我們江歌說話都帶成語了。」

葉子蘭:「他會認字就開始看成語故事了。」

江夢謠有點不服,也想要表現一下自己,便說:「彼此彼此。」

外婆不解:「彼此彼此?」

江夢謠得意解釋:「干一樣的事,叫彼此彼此。」

「哦。」外婆開心大笑起來。

葉子蘭笑:「夢謠意思是她跟哥哥一樣,也是會認字就開始看成語故事。」

古鳳凰住的是別墅。

別墅門前是個大花園裡。

古鳳凰趁着天沒黑,在各種各樣的花簇前賞花觀景。

江濱走近她,說道:「鳳凰,葉子蘭給我發了信息,問我周六可不可以跟倆孩子見面或者視頻。」

古鳳凰在一棵牡丹前停下指尖拂花,頭也不抬:「你的意思……?」

江濱:「我的意思不重要,重要是你的。」

古鳳凰仍然目不斜視,手觸香花:「我不可能因為誰,而更改已定行程。」

江濱:「那看合適的時間,再視頻吧。」

古鳳凰的身影又轉移到了一架鞦韆邊。

江濱尾隨其影,與她一起坐在鞦韆上。

兩個份量不輕的身體,把鞦韆壓得有些沉,盪起來顯得笨又慢。

古鳳凰冷漠地:「我不希望那倆孩子成為我們的拌腳石。」

江濱:「我實在不明白,葉子蘭到底想耍什麼陰謀,怎麼就突然拿孩子沒事找事呢?」

古鳳凰冷笑:「狗急總是要跳牆的。

回到家。葉子蘭發現兒子悄悄在日曆上作了標註。背著兒子,她偷偷翻開了日期。那一天正是星期六,葉子蘭明白了,兒子心裏一直裝着爸爸。突然,她心酸酸的想落淚。

夜深人靜。整座城市幾乎都安靜了下來。

月光爬上窗檯,落在床上。江夢謠穿着小短褲小背心睡著了,葉子蘭輕手輕腳進去給女兒肚子搭上件小毛巾被。

另一個房間,葉子蘭同樣輕手輕腳進去,江歌突然翻個身輕聲喊:「媽媽。」

葉子蘭壓低聲音:「你還沒睡呀?」

江歌低低的聲音:「我剛上廁所回來。」

葉子蘭吩咐:「那趕緊睡吧。妹妹早打呼嚕了。媽媽去睡了,啊。」

「好的。晚安,媽媽。」

葉子蘭退回到自己的房間。

葉母與女兒同睡一張大床,藉著月色知道女兒回來了,便說:「子蘭,你也快睡吧,天很快就亮的。」

葉子蘭邊上床邊說:「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