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久成寵:紈絝霆爺他開始走心了
婚久成寵:紈絝霆爺他開始走心了 連載中

婚久成寵:紈絝霆爺他開始走心了

來源:google 作者:黃蓮的味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心寧 現代言情 莫政霆

[先婚後愛+寵妻+甜寵+勢均力敵]一紙婚約,使兩個不同性格的人交織在一起冷心寧「愛上你是意外」莫政霆「那你就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意外」人的感情就是這樣,它會不知不覺潛入你的心中,冷心寧以為自己已沒了愛的勇氣,可是卻因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而動心而沉淪莫政霆原以為自己傷的夠深,不會再愛,可不曾因為遇到她,因利益而起,卻因愛而落幕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切勿上升真人展開

《婚久成寵:紈絝霆爺他開始走心了》章節試讀:

那人不但沒鬆開反而靈活地躲過用巧勁一把扯過心寧抱住心寧的腰身,低頭就準確無誤的碰上了心寧的紅唇,莫政霆也不知怎麼了,竟然情不自禁在這女人的倩影進門那刻想抱住,進而*上那誘人的唇

心寧沒掙扎也沒回應,自己已經藉著外面的月光看見這人是誰了,3個月來一直出現在各大娛樂頭條的莫公子

心寧感覺到口中的酒味,不自覺地就覺地就有點討厭,雖然不難聞,但是心寧不喜歡

莫政霆*了一會兒怎麼也攻不開心寧的牙齒,恨恨地咬了心寧的下唇一口,這女人是不是認出自己了也不掙扎也不回應的,簡直就像一塊木頭,掃興

莫政霆其實沒喝醉,只是今天被老爺子壓着回來住,心情不爽

心寧看着停下來趴在自己肩頭的人,一副要倒不倒的樣子,冷冷開口「撒完氣了,就起開」

莫政霆猛地抬起頭彎腰與心寧對視,一個1米八八個頭的男人,足足高出一米六八的心寧一個頭,心寧也沒怕他,瞪了他一眼,把包放到門口柜子上,換鞋進屋,徒留莫政霆自己在那風中凌亂。

這女人什麼眼神,嫌棄討厭,試想想誰敢嫌棄自己,哪個看到自己不是主動貼上了,誰能得到自己的吻,不知好歹,這女人一定眼瞎外加感覺遲鈍

莫政霆腦海中不由浮現阿影那天說的話,少奶奶真的不同,莫政霆摸摸自己的唇,確實有點不同,夠無情

莫政霆也走向客廳坐在沙發上望着回房換衣服的那個小女人,聽說這女人比自己小八歲,點燃了一支煙,放到口中深深吸了一口

心寧換衣服出來就聞到了煙味,便往廚房走,邊說「您要吸煙請到陽台去抽」

心寧現在確實不太想討好這個惡劣的男人,一個奪走自己初*的花花公子,那張嘴不知道*了多少人

要讓我們霆爺聽見了,肯定反駁,誰說的,站出來,看我不揍他

莫政霆從小到大誰敢說自己,這女人今天晚上從進門就沒給過自己好臉色,誰給的膽子

心寧剛燒上水就覺得被人從後面掐住了腰

心寧抽了口氣,這男人是有毛病吧

心寧本來就生氣加了班還沒飯吃,自己一進門就被他強*,說讓他去陽台抽煙怎麼了,這次不想保持自己的教養了

心寧拽着莫政霆的手「放開」

男人和女人力量就是懸殊,心寧越拉扯莫政霆掫得越緊,湊到心寧耳邊自來熟地說「怎麼,我親愛的老婆,覺得這些日子老公我冷落你了,嗯?」

莫政霆並沒有等來暴躁的跳腳而是變了語調的應答「是啊,莫少爺,作為新婚妻子得不到您的寵幸,心中可難過了,要不今晚,現在補償我」

莫政霆聽到這樣的話,還是頂着一張嚴肅而冷漠的表情中說出,猛地放開她

心寧看着莫政霆放開自己,更是給了莫政霆一個白眼「您要覺得您的父親強迫您回來您有氣,請您別沖我撒氣,您不想給我您父親要求的,就請現在出去等着」

心寧自顧自地說著,同時語氣也放得輕了些接著說「您先出去等着吧,我給您熬了醒酒湯,一會兒煮了面您可以再吃點」

莫政霆走出去坐到了最近的餐桌邊

這個女人真有一雙看穿一切的眼睛,父親強迫自己回來應該不是這個女人的意思,她似乎不喜歡自己,好像是被迫的,莫政霆想到這,這樣不是更好嗎,這不是自己想要的嗎,那自己為什麼不開心呢,他起身走向沙發躺下,這酒的後勁有點大,自己的頭有點發脹

心寧端着醒酒湯出來就看見已經倒在沙發上似乎是睡著了的莫政霆

心寧也沒什麼同情心,直接上前把醒酒湯放在茶几上,用手推了兩下莫政霆「喝了酒別這樣睡,喝了醒酒湯明天起來會好受點」

心寧說完轉身離開

莫政霆睜開眼看着走向餐桌的女人,心情複雜,從來沒人會關心自己舒服與否,包括她

心寧坐到餐桌邊後看着莫政霆坐起身,盯着那碗醒酒湯沒動

心寧吃了一口面「喝完了,這有面,你也吃點,吃完我們談談」

莫政霆覺得這女人太不把他的態度當回事兒了,沒喝那碗醒酒湯,自顧自地抽起了煙「談什麼,現在就談」

心寧放下筷子「好啊」

心寧走到莫政霆坐的長沙發邊的單人座坐下「我知道你不願娶我,也不願有那麼多麻煩,只要你貢獻你的米青子就行」心寧開門見山地說

莫政霆沒想到心寧這麼直接的開口,雙腿交疊在一起,慢條斯理地抽了口煙「憑什麼這麼自信,我會給」

心寧看向莫政霆「我沒自信」

莫政霆好笑地看着這個女人「沒信心你還敢和我談」

心寧起身走向餐桌坐好「那您自便吧」

莫政霆「你在耍我玩嗎」

心寧「不敢」接着又吃了一口面

莫政霆掐滅煙,看了一眼那碗醒酒湯,端起喝了,真是酸得要命

喝完他倒覺得自己真的酒醒了一半,起身走到正在吃面的心寧身邊,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心寧手中的筷子掉落在地上

心寧驚慌地摟住莫政霆的肩「你幹什麼」

莫政霆挑眉說「你不是想要嗎」

接着道「我喜歡用最自然的方式」

這次換心寧慌了,推搡着莫政霆不斷湊近的俊臉,說話第一次結巴「你、你…起開」

莫政霆看着變慌張的小女人心裏才平衡些,接着緊緊抱着心寧,壞笑着說「剛才是誰膽大的又是勾引又是談條件的,嗯?」

心寧又推搡了莫政霆一下,沒推動,也就沒再推,撇開臉

莫政霆不準,將她放到地上,用手掰過心寧的小臉「害羞了」

心寧的臉更紅了「給我一點時間」

莫政霆越來越覺得這個女人有趣了,明明剛才是睿智的女人,現在又變傻了

莫政霆自顧自地想着,笑出聲

心寧被這笑聲驚醒,這男人在報復自己剛才讓他不爽,是嗎

猛地推開他,冷冷地看着他「滿意了嗎」

莫政霆又回歸那一副痞痞的樣子「滿意,很滿意我小老婆害羞的模樣」

心寧把自己煮的食物挪到離男人遠的地方,彎腰撿起地上散落的筷子,去廚房重新取了筷子繼續吃起來,心寧是真的餓了

莫政霆似乎看着冷心寧吃的香自己好像也餓了,也端起那碗面吃了起來,畫面詭異的和諧

吃完飯,心寧沒回房,被剛才莫政霆鬧得有點害怕

莫政霆洗完澡見心寧遲遲不回房,心裏更是樂開了花,這女人不會是害怕的要在客廳睡吧,莫公子真的猜對了

因為這麼偌大的公寓只有一間房可以睡人

但是心寧現在還在盯着播放的電視劇神遊:自己回房間還是不回,失去這次機會,應該就不會有了

就在這時心寧的手機響了,心寧看到號碼,一點都不想接,任由其響,卻不想被出來想看看心寧的莫政霆聽到

莫政霆故意藉機說「冷心寧,你不接電話,幹嘛呢,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

心寧不想和這個男人吵架,心寧知道這豪霆公寓是出了名的隔音效果好,他不出來怎麼會聽到

莫政霆又看到冷心寧無視自己,幾個箭步走到沙發邊拿起手機接起,快到心寧沒搶到

剛一接通按下免提就聽見一道女聲傳出「冷心寧為什麼莫氏還是注資了一個億,剩下的4個億哪去了」

心寧奪回手機關掉免提冷冷地說「這是你騙他們的代價,我有說過一定會幫你們拿到那4個億嗎」

冷太太語塞「你」

不等冷太太說什麼,心寧繼續道「我想您的女兒的未婚夫會樂意幫你的」

冷太太「冷心寧,你是覺得嫁到了莫家你就翅膀硬了是嗎,你不過是他們家的工具而已,你沒用了他們一樣踢開你」

這些話都被站在一旁的莫政霆聽得一清聽得一清二楚,因為即使關了免提,但是莫政霆離心寧很近

心寧冷笑「哦,這不用冷太太費心了,還是多想想怎麼拯救冷勁松吧」

說完掛斷了電話

心寧瞥了一眼莫政霆,莫政霆也看向她有點不好意思,接了不該接的電話

莫政霆剛想說什麼,就見心寧提腳走向房間,莫政霆轉身說「喂,你去哪」莫政霆是真怕這女人受打擊想不開,可是莫公子想多了,心寧一會兒又出來了,手裡搬着被子

通過這通電話,心寧徹底不想掙扎了,自顧自地按自己的想法辦事,不討好誰也不想再因為自己心中那點所謂的善良做鬥爭,現在此時此刻自己現在只想做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成為自己的人,只為自己活一會兒,剩下的明天再說吧。

莫政霆看着這個徹底無視自己的女人,心中有剛才有的憐憫瞬間消失,轉換成了火苗,就有了接下來的場景

莫政霆一把連被子和人抱起,就往卧室走「陪我睡」

心寧因為手腳都在被子里,只剩下兩隻呆萌的眼睛瞪着莫政霆,莫政霆看着這雙驚呆的眼睛,竟然覺得這個女人此時此刻的樣子可愛極了

莫政霆把人放到床上,心寧立馬滾到床的另一邊,莫政霆緊跟着上來,鑽進她的被子,長臂攬上心寧的腰腹,強迫她躺好,厲聲說「睡覺」

心寧是一動不敢動,莫政霆也感覺到了自己懷中人的僵硬,自己今天一定是抽風了,做了太多破格的事情了

莫政霆想着嗅着心寧身上發出的清新的茉莉花香味,攬着心寧腰的手不由又緊了幾分。

心寧背對着莫政霆側躺在他的懷中,他近的,自己的後頸都感覺到了他的一呼一吸,心寧知道他不會做什麼,慢慢地她也沒了開始的緊張,身體放鬆下來,自己第一次睡在一個男人懷裡,說實話有點不舒服

心寧知道莫政霆沒睡着,冷靜下來的她,開口問「你不想問我什麼嗎」

莫政霆近地湊到心寧的耳邊,帶着不懷好意的說「還不困」

接下來室內一片安靜

兩人都以為這一夜不會好過,卻都睡得出奇的好

清晨,心寧先睜開眼,那一雙健壯的手臂還是牢牢地裹着自己沒有動過,心寧輕手輕腳地拿開莫政霆的手重新為他蓋好被後下床

心寧走後,床上的人就動了,睜開眼翻個身,其實在心寧在自己懷裡動的時候他就醒了,只是想看看這個女人要做什麼,所以沒動

莫政霆沒想到的是自己抱着這個女人睡的這一晚睡得出奇的好,沒有失眠沒有做噩夢,也沒有藉助藥物

莫政霆為了演好自己懶作有遊手好閒的花花公子,閉眼又睡了過去

莫政霆再醒過來已經沒有人了,莫政霆穿件睡袍走到餐廳沒看到餐桌上放着自己期待的早餐,挑挑眉果然最毒女人心,接着拉開冰箱準備覓食就看見一個盤子下壓着的便利簽

簽上寫着:你自己放到微波爐加熱一下再吃,電飯鍋中有粥,昨晚你喝酒了,建議你最好喝一點。

莫政霆嘴角上揚的拿着手中的便利簽在手中轉來轉去,順便把盤子放到微波爐中,又稱了一碗粥

心寧在去公司的路上接到了自己秘書的電話說是冷氏集團的冷太太在她辦公室等她,該來的還是要來了

心寧一踏進辦公室就看見冷太太正在那悠然地喝着秘書泡的茶,看見心寧進來了「你的秘書泡的茶還不錯」

心寧徑直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坐下「我想司徒家也不會沒有這點錢」

冷太太聽見心寧說司徒家,臉色陡然變得難看,因為最近剛發了司徒家的小兒子要和阮家千金聯姻的報道,這是誠心讓自己難堪

其實心寧是真的不知道這一回事兒,她最近真的很忙也沒關注這方面的消息

冷太太猛地放下茶杯,發出砰的一聲「冷心寧,你這是在諷刺我嗎,你也別得意」接着冷靜下來接著說「如果我要是現在,在這說你是冷家的私生女,你說你的那位項總裁會很樂意給我們投錢你說是嗎」

心寧沒說話只是眼睛看着這個什麼都能查到的女人

冷太太站起身撂下一句「我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如果下個月還是等不到注資,我就只能求助項總了」

說完就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走了

心寧想一個月就算自己有天大的本領也生不出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