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後,暴戾司爺在我懷裡嬌滴滴
婚後,暴戾司爺在我懷裡嬌滴滴 連載中

婚後,暴戾司爺在我懷裡嬌滴滴

來源:google 作者:慕拾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司劭霆 沈佳涵 現代言情

【女攻+爆寵+搞笑】傳聞海城商業帝王司劭霆暴戾如狂,邪惡如魔鬼,令人聞風喪膽她上古時代女戰神重生,什麼敵人,什麼渣渣,在她面前一律粉碎性毀滅在沈佳涵面前,他故意擺出一副冷傲不馴的姿態,每天想盡各種辦法擺脫她,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滾出他視線而她,不急不躁,專治各種不服某日……「涵涵,我錯了,原諒我吧」某人跪在搓衣板上,一副可憐兮兮的小表情「原諒?不存在,你就給我好好跪着吧」此後,每天晚上司爺都舉着家法跪在搓衣板上……「涵涵,我願屈服在你的家規之下」展開

《婚後,暴戾司爺在我懷裡嬌滴滴》章節試讀:

司家老夫人的熱情是沈佳涵沒有想到的,她是個很直接的人,喜怒哀樂都放在臉上,一點心機都沒有。

韓清雅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女孩,長得白白凈凈沒有一點瑕疵,大眼睛晶瑩剔透,雖然個子不是很高,但身材極好。

這是哪家的閨女,長得真漂亮。

「哎呀,我家劭霆說有了女朋友,我都不相信呢,沒想到今天真的給我帶回來了。」

「一直想要拜訪您,就是沒有機會,今天聽到劭霆說帶我回來,激動的我飯都沒吃下去。」

呵呵——

司劭霆差點就冷笑出聲來。

什麼叫沒吃下去?那麼一桌子東西全被你一個人吃了。

你可真敢裝。

看在媽媽那麼喜歡她的份上,司劭霆沒有拆穿她。

「那一會兒多吃點,這該死的混小子也沒有告訴我你愛吃什麼,我就隨便做了點家常菜。」

剛剛在餐廳的時候,她就發誓一定要把人間的美味都吃一遍,不能白白來這人世間走一趟。

「您做什麼我都喜歡吃。」

切——

季婷婷白了沈佳涵一眼,這種土妞也配嫁到司家來。

就在韓清雅和沈佳涵在聊天的時候,司恆和司浩言回來了。

「爸,大哥,你們回來了。」司劭霆打了招呼。

司恆知道今天是司劭霆帶女朋友回來的日子,所以和司浩言趕緊趕了回來。

「你女朋友呢?」司恆輕聲問道。

司劭霆感覺自己在家裡一點存在感都沒有,知道今天他帶女朋友回來,父親和大哥專程從分公司趕回來。

拉着沈佳涵給家裡各位挨個介紹,沈佳涵看得出來,司家是個有規矩的家庭,他在父母的面前也很拘束。

「這是爸媽。」

「爸,媽。」

「這是大哥,大嫂。」

「大哥,大嫂。」

司浩言剛要說話,韓清雅就拉着沈佳涵一起來到餐廳,因為剛剛她說都沒有說好飯,不能讓兒媳婦餓着。

這司浩言和司劭霆是同父異母,兄弟之間差了十三歲,司浩言的生母去世,司恆娶了個比自己小十五歲的老婆,韓清雅二十歲就生了司劭霆。

因為喜歡韓清雅的緣故,司恆對這個小兒子很上心,但也很嚴格,培養出來之後接管了司氏集團總裁一位。

而這個大兒子,被他發配到了分公司去做市場部總監。

從而大嫂季婷婷十分的不滿,總是在家裡挑事,司浩言很孝順,不管父親做什麼他都沒有怨言,因此一直被老婆罵窩囊廢。

吃飯的時候沈佳涵盡量裝的淑女一點,但這些吃的都太好吃了,她真的好想在這裡呆一輩子。

吃完飯之後司浩言和季婷婷就回家了,他也知道這裡沒有人喜歡他們,所以就先走了。

韓清雅一直拉着沈佳涵給她講司劭霆小時候的那些糗事,她和司恆都特別的喜歡沈佳涵。

「小時候他拿着痰盂套在頭上,結果拿不出來了,要不是你爸爸及時回來,他就沒氣了。」

「哈哈哈,真的嗎?太搞笑了,痰盂是什麼?」

韓清雅一下子被沈佳涵這句話給問愣住了,她尷尬的看了司恆一眼,司恆覺得不知道也很正常啊。

「我們家劭霆已經年紀不小了,你們什麼時候結婚?」

「噗——」

剛喝進去的水,立馬噴了出來。

司劭霆沒想到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就提出來結婚了,他趕緊持反對意見,結果被父親的一個絕殺眼神給嚇了回去。

「結婚的事情還沒有想過,我父母雙亡,到現在我都無家可歸……」

「閨女,這個你不用擔心,只要我這個傻兒子能夠娶到媳婦兒,一切都是我來辦。今晚上你們就住在家裡,房間我早就給打掃好了,明天咱們就商量領證的事情。」

結果還不等司劭霆反抗,韓清雅就把他們兩個推進了房間里,今天最好是能懷上孩子,這樣他那些個狗屁傳聞就都不復存在了。

這個房間很大,沙發,床,電視,冰箱應有盡有。

「喂,你別以為我爸媽喜歡你,你就可以成功的嫁給我,我根本就不喜歡你,明天你就給我走人。」

今天的沈佳涵已經忍耐到極限了,這要是在崑崙有人敢這麼跟她說話,他早就沒命了。

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是她的小能量包,但也不能慣着,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誰是大王,誰是小鬼。

她一把將司劭霆從沙發上拽了起來,狠狠的扔在了床上。

「咚」的一聲悶響,摔的司劭霆渾身疼痛難忍。

司氏夫婦在門外聽到了這個動靜,都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笑的合不攏嘴。

「玩的真猛,估計今年咱們就能抱上大孫子了。」說完,兩個人悄悄的離開了。

而房間里,沈佳涵將司劭霆的雙手固定在了背後,雙腿被死死的綁在了一起。

司劭霆到現在都想不明白,一個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小丫頭片子,怎麼力氣這麼大,他想要大喊但生怕把爸媽給喊過來。

想要求饒卻覺得這樣很沒面子,他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束縛着。

「你想幹什麼?」司劭霆問道。

「幹什麼?我已經忍耐你一天了,警告你,以後再敢這麼跟我說話,我打廢了你。」

話畢,她抻出司劭霆腰間的皮帶,對摺之後,向他的臀峰處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皮帶打在皮肉上的聲音很大,但這個房間很隔音,只要不在門口仔細聽都聽不到。

「啊。」

沒想到堂堂司氏集團總裁竟被一個小丫頭片子打了屁股,他羞的臉都紅了,想要掙扎卻絲毫動彈不得。

沈佳涵好像是一點都沒有解氣,連着在他的身後打了二十下才肯停手,今天這是第一次,教訓一下就行了。

鬆開。

司劭霆得到了解放。

他嚇得趕緊從床上蹦起來,身後着火燒一樣的疼,他一臉憤怒的表情看着沈佳涵。

「怎麼,沒打夠?要不要再來一次?」

司劭霆感覺很奇怪,剛剛打他的時候那麼用力,但絲毫在她的表情上看不出疲憊來。

滿腹的委屈啊,但不敢輕易表露出來,便抱着被子去沙發上睡覺了。

今天把這小子給揍了一頓,心裏舒服多了,她必須要把自己的後路想好,再去給父母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