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魂穿:現代金融男玩轉大明帝國
魂穿:現代金融男玩轉大明帝國 連載中

魂穿:現代金融男玩轉大明帝國

來源:google 作者:採桑葉的孩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秦風 諸葛翎

「詐屍啦!秦家小兒詐屍啦?」現代金融精英連續加班猝死,秦風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在棺材裏面,從棺材裏面破土而出後,發現自己居然穿越到了明朝天啟年間看着家徒四壁的家庭,操勞成疾的老娘,面黃肌瘦的小妹,還有一條骨瘦如柴的田園犬,秦風毅然的承擔起了養家的責任為了一紙婚約,秦風只身前往京城,結識了人生中的貴人,從此斗權貴,入中樞,迎娶心上人而此時,建奴突然扣關......展開

《魂穿:現代金融男玩轉大明帝國》章節試讀:

「張先生,你有事就說吧,我要是能幫到你就儘力幫。」

秦風剛剛拿了人家一百多文錢呢,能幫就幫吧。

見秦風如此熱心,老張神情一喜。

「老師,你聽聞最近臨縣鬧饑荒的事情了嗎?」

秦風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開什麼玩笑,自己昨天才從土裡蹦出來呢,哪裡知道這些。

原來今年連續低溫天氣導致全國性的糧食減產,這大明朝時有饑荒發生,造成大量流民。

這宛平縣靠近順天府,今年也發生了糧食大幅減產的情況,導致糧價達到了五兩銀子一石,平時風調雨順年間一兩銀子可以買到兩石糧食,足足漲了十倍。

這天啟年間的稅收本身也是極少,而且大部分都丟到了遼東牽制建奴去了。

所以這次臨縣糧食危機,上頭下了死命令必須平息糧食暴漲問題,知縣大人連夜召集全縣的糧食大戶籌措糧食調往臨縣,這不今日知縣大人親自到了王家村王員外家裡商議籌措糧食一事。

「這知縣大人來找員外老爺調集糧食去臨縣賑災是好事情啊,為什麼先生如此表情呢?」

秦風從老張話里話外聽出來了,無非就是朝廷怕激起民變,從各縣調糧食去臨縣賑災嘛,這沒什麼問題啊,說明這天啟皇帝也不是什麼昏庸之輩啊。

「老師,你有所不知啊,這些官府名義上藉著朝廷調令籌集糧食,實際上是劉備借荊州,有借不還啊,很多縣的官老爺還藉此大肆斂財,自己做起來糧食生意,不然糧食怎麼漲到五兩一石呢。」

原來如此,這明末後期貪腐成風, 特別是魏忠賢和客氏狼狽為奸 ,天啟年間被搞得烏煙瘴氣,民怨沸騰。

「先生,你需要我做什麼?」

秦風大概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這位老張是為主家王員外分憂呢,自己也不能袖手旁觀,這麼多活生生的人等着吃飯呢。

「老師,您大才,要是能為主家解決這次危機,那王家上上下下感激不盡啊。」

這老張說著又要跪拜,弄得秦風一陣頭疼。

這古人說事就說事唄,沒事跪來跪去幹什麼 。

你擱這拜堂成親呢。

秦風連忙扶起老張,思索了一會,這問題倒也不難解決,關鍵是看這知縣老爺是什麼貨色了。

要是和其他縣的老爺一樣,一丘之貉。

那秦風也無力回天了。

「行,先生前面帶路,我去會會這知縣老爺。」

秦風之所以答應的如此爽快,是有私心的,事情不管能不能解決,但是在知縣面前露一下臉總是有好處的。

王家少爺見秦風願意幫助爹爹,也跟着起鬨要和秦風一起去見縣太爺。

老張沒有說什麼,看着秦風,示意秦風做決定。

秦風點頭示意 ,引來王家少爺一陣歡呼。

三人穿過走廊,向著王家大堂走去。

大堂外面不斷有下人端着各式各樣的菜肴往大堂裏面走去。

秦風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怎麼把正事給忘了。

拉住老張在耳邊說了幾句。

「老師,您放心,我這就安排人送吃食去家裡,絕對不讓師姑餓到。」

「對了,記得帶一根豬大骨回去,讓狗東西也改善一下伙食。」

「老師真是心善之人啊,連家犬都照顧的如此周到,學生佩服。」

老張越加認為自己拜師秦風是英明的事情,老師連自家狗都這樣疼愛,將來對自己還不得傾囊相授啊。

老張叫過來一個下人吩咐了幾句後,帶着兩人繼續往大堂趕去。

王管家此時正站在大堂外面招呼着眾人上菜,每一道菜品經過都要仔細檢查一遍,生怕出了差錯給王家帶來無妄之災。

見賬房老張帶着人朝大堂走來,嘀咕道:「這老張過來幹什麼?秦風怎麼還沒走?莫非是因為柴火錢老張覺得貴了?」

「老王,我有事情和你講。」

老張拉住王管家走在一邊,給人一種鬼鬼祟祟的感覺。

「我說老張,不就是因為秦風的柴火我多給了20文嘛,至於還這樣興師動眾嗎?今天是什麼日子你不會不知道吧,孰輕孰重不明白嗎?」

秦風一聽王管家的話,暗道果然是故意提高了柴火價格,自己和這位管家素未謀面,為什麼要如此幫助自己呢?

秦風往前一步,施禮。

「多謝王管家了。」

「行了,秦風,你一個讀書人跑出來砍柴估計也是遇到難處了,我和你父親當年也算有幾分交情,也只能幫到這裡了。」

王管家一副冷冰冰的語氣,似乎不想和秦風過多說什麼。

「老張,你剛才說有事情和我說,趕快說吧,我這裡忙着呢,今天來了不少大人物,我可得邊上好生伺候着。」

「老王,老爺最煩惱的那件事我老師可以解決,你快帶我們進去見老爺。」

「你老師?誰啊?京城那齊老夫子?他來咱王家了?在哪裡?快快有請啊。」

王管家也知道賬房老張有個京城的老夫子老師,老爺最近為了這個糧食催收的事情心力交瘁,此時聽賬房老張將自己老師叫來,也是顯得非常興奮。

「我老師是秦風。」

「……」

王管家當場愣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老張,再瞧瞧秦風。

「胡鬧,老張你這幾十歲的人白活了,秦風就一個童生能做你老師?等他考上秀才再說,行了,我沒時間和你在這裡胡鬧了,一天天的老的老的不正經做賬房認什麼老師,小的不好好讀書跑去砍柴,我先進去了。」

老張一把拉住王管家,佯裝惱怒。

「老王,你這狗脾氣急什麼,你聽我給你說完,是這樣的……」

王管家的表情極為精彩,不屑,疑慮,震驚到合不攏嘴。

「秦風,那雉兔同籠你真的七歲就會了?還有三種解法?你能解決老爺的糧食問題?」

「王叔,這是秦風哥的答案和解題過程,你看看。」

王家少爺搶在秦風面前搶答,將答題遞給了王管家。

這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王管家看了整個解題過程後,徹底相信了老張的話。

一臉冀望的看着秦風。

秦風見此,也不再端着,一臉笑意的看着王管家。

「王管家,老爺這個事情其實不難,只不過…..」

秦風話還沒說完,感覺身體已經自動漂移了起來。

王管家拽着秦風的胳膊直奔大堂裏面。

留下一臉獃滯的老張和王家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