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灰燼中
灰燼中 連載中

灰燼中

來源:google 作者:皮小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皮小姐 許蔚 都市小說

愛與恨的身後是座荒蕪廢墟,斷壁殘垣皆是過往破開現實的迷霧,才能看見灰燼中的點點星光我愛你,不要恨我展開

《灰燼中》章節試讀:

一覺睡醒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腦袋漲疼,感覺像是要炸裂一樣,只是還沒到那個臨界點。整個房子就一個人的感覺十分的不好,躺在沙發上看着窗外閃爍的路燈,彷彿自己會就這樣一個人一直到老,一種發自內心的孤獨和空虛油然而生,伴隨而來的還有恐懼和慌亂。摸了把臉,突然想起答應吳夢的事,看了下手機都五點過十分了,急急忙忙的洗了個澡,挑了件陳諾的純色白T恤搭條牛仔褲,然後又拿了五百塊錢,就出門了,這時吳夢的電話也剛好打來。

「好阿,莫陽,我在校門口等了你快半個小時了,你是不是真打算放我鴿子」剛接電話就聽到那頭吳夢憤怒的咆哮。我看了下手機上的時間,其實剛好才五點半。

「沒有,我身體有點不舒服,睡過頭了。再說這不剛剛才五點半的嘛,哪有你說的等半個小時」我解釋道,畢竟吃白食遲到還是有些理虧的。

「你身體怎麼了,要不我陪你去醫院看看吧,對不起,我剛剛不該吼你。只是我記得是約的五點,所以我以為你不來了,才着急的……」吳夢關切的問候了一聲後,輕柔的解釋道,後面說話聲音越來越小。

「我看你是着急見老情人哦,至於我,沒事的,小問題,耽誤我吃大餐是小,耽誤你見老情人就不好了」我笑了笑給她開了個玩笑。

「滾吧,王八蛋。還有心思調戲本仙女,我看你也是沒病」她沒好氣罵了我一句

「行,我馬上滾來見你,你在學校門口等着,我馬上就過來了,先掛了哈」

「好,那你快點」掛了電話,我在街上攔了個的士就往她們學校趕去。由於正好是下班高峰期,原本十多分鐘的路程用了整整半個小時才到。路上的時候她給我發消息說在學校對面巷子里一家叫『貳玖拾』的奶茶店等我,我下了車便朝那個奶茶店走去,遠遠的便透過玻璃窗看到了她,今天她破天荒的穿了一條白色的裙子,腳上還穿了雙高跟鞋。一改往常調皮不羈的形象,顯得十分文靜淑女。我走進奶茶店,發現裏面裝修的挺別緻的,不像一個奶茶店,光源是比較昏暗的復古路燈,而牆就是在灰白的水泥牆上貼了很多陳舊泛黃的海報。這樣一個復古的店裡,卻隨意擺放了幾張五彩斑斕的圓桌,上面放着各式各樣的卡通擺件,在這裡顯的有些格格不入,但卻有一種異樣的美感。就像一個二十四五歲的人既有時間沉澱下來的安寧,又有一種十八歲時生機勃勃的活力和熱情,也許這就是老闆所表達的意思吧,希望能在沉穩的年紀拾起十八歲時的激情。

吳夢一個人坐靠窗戶的桌子,我向她走去的時候,發現她正憤憤的盯着我,我都彷彿能看見在冒火花了,手上還在不停地攪拌着杯子里的奶茶,而桌子上已經擺了兩個喝完的杯子了。我順手拿過她手上的奶茶,然後拉開她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喝了一口她沒喝完的奶茶,感覺太甜了,齁的我直咳嗽,不知道現在年輕人怎麼都愛喝這玩意。

「喝這麼多糖份高的東西,不怕長胖阿,小心以後沒人要」我原本只是隨意的提一嘴,沒想到她在桌子下狠狠地踢了我一腳。

「要你管,如果不是你遲到這麼久,我會喝這麼多嘛,如果沒人要也有你的責任」她低下頭看手機不再看我。我卻被她那一腳踢的齜牙咧嘴,疼的說不出話來。

「有那麼疼嗎,我又沒用多大勁,看你裝的」她看我半天沒說話,抬起頭打量了我一下,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這他媽不是廢話,你今天穿的什麼鞋你不知道阿,以前是平底的我也就忍了,今天穿雙高跟鞋還踢」我揉了揉腿,撩起褲腳發現小腿上已經有了淤青。

「對不起,我都忘了今天穿的高跟鞋,也怪你,誰讓你遲到這麼久,我都等煩了,你這也是欠踹」她低下頭好像不敢看我。

「我去,姐姐,你這是道歉?」

「嗯,我只是在道歉的同時客觀的陳述事實」

「嗯,我謝謝你了」

「誰讓你一個大男人不守時的,讓我一個女孩子在等你這麼久,你說如果你們公司的客戶會等你這麼久嗎,你的相親對象會嗎,只有我」她白了我一眼,看我的眼神還帶着些許的倨傲

「行,我的錯,我道歉」我竟然被她說的有些內疚了。

「很好,知錯認錯還是好同志,你說你該怎麼做來補償阿」她得意洋洋的抱起肩膀,看着我。這時我才仔細看了看她,今天還化了淺淺的妝,原本就白皙的臉打了點粉,小小的嘴上塗著淡淡的口紅。她本來就長的挺好看,笑起來的時候還有兩個酒窩,露出兩顆虎牙。

「怎麼了,想不出來是吧」她瞧我半天沒說話,其實我只是看着她有些發獃了,為了不被揭穿,只好點點頭。

「行,那我就勉為其難替你想吧,喊你請吃飯買東西,也是難為你,那就把你手機給我用一下吧」她朝我伸出手,示意我把手機遞給她。反正我手機里也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我也就隨她了。遞給她後,就看見她在那鼓搗了幾分鐘,然後就還給我了。

「走吧,他到約好的餐廳了」她站起身來

他們約的地方,離我們所在的地方還是有點距離,出門攔了輛的士,我原本打算坐在副駕駛的,最後還是被她生拉硬拽的拖到了後排。剛上車,就感覺腦袋裡痛意襲來,感覺就像是有人拿着幾十根針輕輕往我頭皮下刺一樣。只好靠着窗戶,眯上眼睛。

「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咱們還是去醫院吧」

「沒事,小問題,就不用去醫院了,我休息會就好」我睜開眼睛。

「那行,那待會到了我再叫你」聽她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又閉上眼睛,準備睡會。

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在一個狹小的地方,周圍一片漆黑,有水滴輕輕落到地上的聲音。而腳下不知道踩的是什麼,軟軟的又黏糊糊的,內心忽然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一股水流從頭頂落下,很快的就淹到了小腿,緊接着是大腿,然後腰,這時我開始慌亂起來,想呼救才意識到自己的喉嚨在哽咽蠕動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我試圖從四周的牆壁往上爬,剛碰到牆壁就發現更令人絕望的事,牆上長滿了青苔一樣的東西,潤滑到我根本找不到借力點往上爬。水很快就蔓延到了胸口,然後脖子,這時我已經放棄掙扎了,我只想水來的大一點,這樣死亡也就來的更快,而我也不用這樣煎熬。水快淹到鼻子的時候,一種前所未有過的窒息感猛烈的襲來,腦子裡慢慢的開始充血,慢慢的開始渾濁,這時我隱隱約約的聽到牆壁的外面傳來一陣小孩的哭聲,不大的聲音,我卻聽出了撕心裂肺的感覺,讓我有一種馬上衝過去抱住他的感覺。我一次又一次的撞過去,卻只是徒然,最後用盡僅剩的力氣撞向牆壁,終於撞開了,水奔涌而出。我看到前面一片光明,有一個兩三歲的小孩背對着我坐在地上,我走了過去剛想過去把他抱起,卻被一頭白色的母狼撞開狠狠的摔在地上。

「喂,醒醒,我們到了」吳夢使勁的推了推我,才把我從夢中驚醒。我摸了摸後背,衣服已經被汗侵濕透了。下車的時候,雙腿已經軟了,如果不是有吳夢扶着就跌地上了。她又再次讓我去醫院看看,我告訴她只是睡迷糊了後,她才挽着我走向這家餐廳。

還沒進門,一個穿白襯衫,戴着副金絲眼鏡的男人快步走了過來,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年齡也不大,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夢夢,你來了阿,快進去吧,菜都上齊了」眼鏡男笑着看吳夢。

「嗯」吳夢只是冷漠的回了一個字。眼鏡男尷尬的笑了笑。帶着我們進去的時候,又沒話找話。「夢夢,你還沒介紹呢,這位是?」「我男朋友,怎麼了」她嘴裏輕飄飄的說出幾個字。卻把我和眼鏡男都驚到了,我剛想反駁,就被吳夢瞪了一眼,胳膊上還被她隱秘的掐了一下。瞬間就打消了澄清的**。眼鏡男這時才認真的從上到下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後就不再說話了,只是走向餐桌。

這家餐廳是家做傳統湘菜的,也是非常合我口味的,畢竟我是地地道道的湖南人。只是因為頭還是有些隱隱約約的疼,所以沒什麼胃口,只是隨便夾了幾筷子菜,倒是坐我旁邊的吳夢一直往我碗里夾菜,時不時的還幫我擦擦嘴。這舉動不止讓坐我們對面的眼鏡男不適,我也感覺到非常的彆扭。所以當她再次把手伸向我的時候,我本能的往後面躲了一下。

「怎麼了?有外人在不習慣我這樣嗎?」她故作詫異的看了我一眼輕柔的問我,然後又把眼神轉向眼鏡男「飯吃的差不多了,說吧,找我什麼事」同一張飯桌上的兩個人,說話的語氣卻天差地別。

「夢夢,我昨天給你說的事,你想的怎麼樣了」眼鏡男也不在乎吳夢用什麼語氣跟他說話。

「康家慶,我昨天就跟你說了,這個事是不可能的,我男朋友對我很好,我和他在一起很幸福,所以你就別在糾纏我了」這時我才知道原來眼鏡男叫康家慶。

「這個男人有什麼好的,看他樣子就是個窮屌絲,他能給你什麼,車房他有嗎?存款他有嗎?」可能是吳夢的話刺激到了康家慶,他開始有些激動。不過他的話也確實刺痛了我,他說的那些我的確沒有。

「這你就管不着了,我是真的愛他,我和你,我們兩個都結束很久了,所以,你還是放下吧」吳夢瞥了我一眼,又看着康家慶淡淡的說道。

「夢夢,你就這麼狠心嗎?你難道忘了我們相愛的那幾年嗎?我是真的愛你,所以再給我次機會好不好?我知道他不是你男朋友,你只是拿他當擋箭牌的」他聲音輕了下來,懇求着吳夢。聽着他們說話,我完全插不上嘴,只有用筷子撥弄着盤子里的菜。心裏卻想起了自己和馮清的點點滴滴,往事只能回味。也許康家慶是挽回不了吳夢了。但是現在有個讓我和馮清破鏡重圓的機會擺在我面前,就看我怎麼選擇了。

「愛我?愛我就是成天翻我的手機,一點信任都不給我。愛我就是背着我和別人上床?我求求你,你別噁心我了。」說著她從我口袋掏出手機,打開了遞給康家慶。

「今天他還在朋友圈給我發了情話呢,誰說他是擋箭牌了。不信你自己看。」這時我才反應過來,奶茶店她那我手機的意圖,原來她早就想到了這些,把我也給套路了。

康家慶接過我的手機,看了好久,然後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氣。過了一會,他把我的手機放在桌子上。站了起來轉身離開,看上去挺失落的。我好奇的是看上去康家慶是真的愛吳夢,只是發生了什麼讓吳夢這樣憤怒,把結局寫成這樣,我剛要開口,吳夢就瞪了我一眼。

「不該問的就別問,繼續吃你的菜,吃好了送我回去」

「額,你用我手機發了什麼,讓他這樣失落」我拿過手機剛要打開,馬上就被她奪了過去,鼓搗了一會才還給我。

「沒什麼,就發了一條朋友圈,我沒刪,你自己看」

「真的?我可不信一條朋友圈有這麼大威力」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愛信不信」她翻了個白眼後,就轉過頭去,不再理我。我打開微信,翻到朋友圈。看到她原來是發了一首詩,還設置了提醒她看,發了這麼久,就零星的幾個人點了贊。也不奇怪,本來就沒什麼朋友,誰會關注我。自嘲的笑了笑,看了看她發的詩。

當有遠方的時候

我想帶你去

海的深沉

湖的平靜

高山連綿

大漠遼闊

都是這山河在

替我傾訴

濃烈又寡淡

當遇見你時

才明了

高山是你

大漠是你

海也是你

湖還是你

天地萬物都是你

原來,你才是遠方

看完,突然感覺心靈有一種悸動,以前的我也是渴望遠方,渴望着去見識這世界的風采。只是最後,卻把自己弄的如此寒酸,困在一個城市的角落,無法逃離。而我的遠方又會在哪裡呢,是什麼呢,這是個難解的問題,我自己都無法探究自己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