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回到大明,我只想退休養老
回到大明,我只想退休養老 連載中

回到大明,我只想退休養老

來源:google 作者:胖子溜掉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溪 王若萱

林溪糊裡糊塗的來到大明,厭倦了前世的內卷,立志二十五歲就要退休養老於是,林溪趁着大明資主義萌芽的風口,開始了瘋狂的創業創收,然而各種打壓也隨之而來,且見看林溪能不能實現實現自己的退休宏願!展開

《回到大明,我只想退休養老》章節試讀:

大明嘉靖四十一年秋,

江南行省寧國府涇縣,

青弋江。

林溪正坐在船頭有一下沒一下的收着漁網。

「溪兒,溪兒……」

林溪感覺自己都要睡着覺了,突然聽到有人叫他!

茫然向船尾看去,原來是爺爺指着縣城的方向在叫他。

「你快看那邊,很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爺爺擔心地說。

林溪連忙站起來轉身向縣城方向看去,只見沿江的官道上密密麻麻的的擠滿了人,還亂鬨哄吵吵嚷嚷的。

連城西碼頭也擠滿了人,還有不少船隻正準備在碼頭靠岸。

「不知道哦。」林溪仔細傾聽了一會也沒聽清楚人群在嚷什麼。

「要不要靠過去看看。」爺爺好奇心特重的問了一句。

「隨你咯!」林溪無所謂的回了一句。

爺爺手上動作很快,不一會船就調好了頭直接向著城西碼頭駛去。

隨着船慢慢靠近,人群吵嚷聲和陣陣銅鑼聲也傳了過來,

「倭寇來了,走難了!」

「你大爺的,快走開,讓我們過去。」

「倭寇來了,趕緊走啊!」

「倭寇來了,你們快點走啊……」

「啊,救命啊!」

「啊,快走啊!」

「快點快點,讓開,讓開……」

吼叫聲、催促聲、謾罵聲、哭泣聲,各種聲音不絕於耳,概括起來就是倭寇來了。

林溪一聽倭寇來也是緊張了起來,馬上把手上的漁網一扔,然後對爺爺說:「爺爺,聽着像是倭寇來了,城裡的人都出城去避難呢。」

「那趕緊收拾一下,我們去碼頭那邊接他們過河。」爺爺馬上做出抉擇,手上撐桿的力道也加大了許多。

此時的碼頭等待靠岸的船隻又多又亂,林溪的船無奈只好在碼頭外面等待。

突然林溪想起了城中的未婚妻王若萱,自己的未來老丈人十天前摔斷了右腿,現在還走不了路。

「爺爺,我未來老丈人和若萱不知現在怎麼樣了,我得去城中看看。」林溪焦急地對爺爺說。

「那你小心點,別走碼頭了,游水過去。」爺爺也反應過來了,馬上吩咐道。

「那我去了。」林溪一躍入江,用盡全力快速向江邊游去。

林溪很快就上了岸,穿過出城的人群,馬上跑向城裡。

人群在林溪身邊哭喊着飛快的跑過,林溪突然看見一個提着銅鑼正在邊敲邊喊的人向著自己的方向跑過來。

待此人近到身邊的時候,林溪一把拉住了他,緊張的問道:「大哥,倭寇從哪個方向來?有多少人?」

那人被人拉住了,愕然了一下,看見是一個緊張的濕身少年就釋然了,快速的道:「南邊來,不知道多少人呢,你趕緊出城躲難去。」

「城裡不更安全嗎?」林溪無知的反問了一句。

「大老爺讓我們通知城裡老百姓出城躲難呢,你覺得城裡安全嗎?」那人沒好氣的回道。

「你們趕緊走吧,倭寇那是什麼人,燒殺搶掠,殺人不眨眼的。」說完就甩開了林溪的手,然後繼續敲鑼喊話去了。

林溪心中暗罵:「狗官,不知道抗敵嗎?城裡難道就一定守不住嗎,非要出城!」

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麼。

「沒有城牆,我*,縣城沒有城牆!」林溪憤怒的跺了跺腳。

林溪非常無奈,只好馬上向著城西北五柳巷跑去。

早上開門迎客的店鋪都關上了門,街上的人也慢慢少了起來,偶爾還有幾個人奔跑着出現在街道上然後又奔跑着消失了。

事態緊急,林溪決定抄近路,於是閃進了城西的巷子中,繼續往城北走。

林溪緊張的在巷子走着,此時估計大部分人都已經出城去了,城裡已經開始安靜下來了,偶爾只能聽到一兩聲哭喊聲,更多的是詭異的安靜。

林溪終於來到了五柳巷未來老丈人家。

剛想推門進院,突然「哐啷,砰」的一聲傳來,嚇了林溪一跳,。

就聽見王若萱聲哭着說:「爹,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趕緊走,不要管我。」接着未來老丈人王選的聲音也傳出來。

「我走不了了,但是你可以,你不能留在這裡,倭寇可不是什麼好人,快走!」

「爹,我不能留下你不管。」王若萱泣不成聲。

「都怪我這身子,你要是帶着我那就是害了你,你趕緊走吧……」

「你快走,我不能害了你……」王選氣餒的說。

林溪聽着這個對話腳步不自覺就停下來了,人生真是有好多人和事難以割捨啊。

林溪用手大力的拍門:「」若萱,快開門!」

房子里的對話停了下來。

「是林大哥,林大哥來了!」王若萱聽了一臉高興。

裏面馬上傳出了開門的聲音,門打開了。

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露出了臉來。

女孩着了一身灰色麻衣粗布長裙,裙裾上綉着點點梅花,用一條布腰帶將纖纖細腰束住。肌膚白晰,眉若輕煙,清新淡雅,杏眸流光,挺翹的鼻下是點粉色的櫻唇,性感中帶點小憨厚,這張容顏算不上傾城傾國,可是看上去卻是舒服,甚至越看越好看。

雖然已經是老熟人了,但林溪看見了還是有點着迷,愣住在門口。

「林大哥?林大哥?」女孩問叫了林溪兩聲。

可林溪一副豬哥樣,居然沒有一點回應。

「林大哥!」王若萱也是服了,每次都樣,於是大喊了一聲。

「哦,嗯,啊……」

「啊,對不起,若萱!剛看見你又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人,失態了,失態了!」林溪趕緊收起豬哥樣然後用借口掩飾自己的失態。

「沒事,沒事趕緊進來幫忙。」

「好的,好的,沒問題!」

林溪隨即進了門,進來之後是一個不大的小院子,正對面就是房門,門口處一個中年人正躺在一張躺椅上。

林溪馬上向中年人打招呼:「王伯父好!」

王老爺子好像還有點生氣,淡淡的對林溪說:「倭寇來了,你還進城幹什麼?」

「我怕你們出城不方便,所以過來幫幫忙。」林溪客氣地回道。

「既然這樣,那你就趕緊和若萱結伴離去吧。」王老爺子望着林溪焦急的說。

「不行,我不會拋下你的。」王姑娘急了,馬上插嘴說。

「你!你又不是不知道爹的情況,你要是強行帶着我走,那肯定是都走不成。」王老爺子有點生氣,但也是十分無奈。

林溪一邊聽着他們對話,一邊觀察了一下王老爺子,看他臉上氣息和身體狀態沒什麼問題。

「伯父除了腿傷還有情況?」林溪打斷了對話問道。

「我想背爹走,但是又不夠力氣,他怕我耽誤了出城就執意要留下,讓我先走。」王若萱無奈的說。

林溪聽了也是頭大,別說是王若萱就是自己這副十四歲的小身板也不一定能夠背多遠。

「要不我們在附近找輛板車拉着伯父走吧!」林溪建議道。

「我找過了,附近的幾條巷我都一家家的找過了,沒有任何能用的車!」王若萱攤了攤手無奈的說。

感受到城裡越來越安靜的氣氛,林溪知道不能再這樣拖下去了。他甩了甩頭,努力的想了一下。

「拆床,用床板,我們拖着老爺子走!麻煩若萱你去找條繩子,方便我們綁住床板做拖繩。」

林溪說完就跑着進了屋,然後進了西邊的房間去拆床。

不一會他就拖着一張一人寬的木板出來了,此時王若萱也找到了繩子。

林溪把床板放地上,用繩子綁住了木板的一頭,看了一下感覺少了點東西。

「再去去拿兩張被子出來!」他對王若萱說。

「好!」

王若萱從東、西房那裡分別取了一條被子出來遞給林溪。

林溪將一條被子鋪在床板上。

「伯父,對不起了,情況緊急,你要不走,若萱也不會走。這種情況,我只能用強了。」說完就過去把王選公主抱起來放在床板上。

王選也意識到現在的情況,況且多了個人幫忙說不定還真能逃出去呢,所以就沒有抗拒。

「好,好,好,我配合你們。」

順利的讓王選躺在床板上,然後用剩下那張薄被在王老選大腿處將他和床板捆了起來用作固定。完事後,林溪扭頭對王若萱說:「還有什麼要收拾的嗎?沒有就出發了!」

說完就站過去床板有繩子那一頭,將繩子斜挎在肩上準備出發。

王若萱在躺椅邊上拿起了一個包袱,綁在身後:「沒有,可以走了!」

「好,那我們出發!」林溪挺直腰板把床板一頭拉了起來,然後就拖着這個簡易的擔架率先向門外走去。

王若萱也背上包袱也跟了上去。

《回到大明,我只想退休養老》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