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檔1983:寵妻養崽當富翁
回檔1983:寵妻養崽當富翁 連載中

回檔1983:寵妻養崽當富翁

來源:google 作者:天道酬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秀靜 都市小說 陸崢

【都市年代重生+奶爸+單女主+事業暴富!】睜開眼,陸崢回到了老婆被堂哥冤枉破鞋的當天上輩子陸崢信了堂哥的話,老婆不甘受辱跳河自殺自從之後,陸崢悔恨終生這一回,陸崢直接抄起板磚砸向堂哥!先廢了堂哥,再把自己那對假父母弄進監獄!看着美艷動人的老婆和聰明伶俐的女兒,陸崢默默發誓,這輩子,他一定會好好對待她們後來,陸崢接受採訪時,記者問到他是怎麼做到,創建如此宏大的商業帝國?陸崢的視線穿過眾人,看向台下的妻子和女兒,一家人相視一笑展開

《回檔1983:寵妻養崽當富翁》章節試讀:

「堂哥,你是不是喝醉了,你別這樣,我是林秀靜,是你弟妹啊……」

林秀靜驚慌失措的聲音傳到陸崢的耳朵里。

陸崢只覺得頭痛欲裂。

怎麼回事?他怎麼好像聽到了林秀靜的聲音?

林秀靜不是在1983年就已經死了嗎?而且,是他害死她的!

每每一想到此處,陸崢就心如刀割。

儘管他後來已經坐擁幾千億的財富,是華夏國財富榜前列的富豪,可他始終都沒辦法再去愛任何一個人。

因為他最愛的人,已經死了。

是他逼死了她……

直到死前,陸崢都一直在懺悔,如果可以回到過去,他一定要好好的補償他的妻子,林秀靜。

陸崢還未從劇烈的頭痛中清醒過來,又聽見一個男聲說道:

「我知道你是林秀靜,是我那個廢人堂弟的老婆。秀靜啊,你說說你,長得這麼水靈靈的,難道你就甘願跟着陸崢這個廢物過一輩子?

鎮上的三歲孩子都知道長大不做陸崢,你怎麼就不為你自己想想呢?你看看我啊,我可是紡織廠的組長,吃商品糧不說,每個月的工資都能有大幾十塊,不比陸崢那個廢物強多了?

秀靜,要不你就跟了我得了,跟了我,我保管讓你頓頓吃上肉,咋樣?」

這是他堂哥陸嶸的聲音。

「不咋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就算陸崢他再混再沒用,那也是我男人。我跟着他哪怕是吃糠咽菜,也不稀罕你的肉!

既然你沒喝醉那就趕緊給我滾,我家不歡迎你這種沒皮沒臉的人,今後都別來了!」

林秀靜一開始以為陸嶸喝多了,認錯了人,現在知道他壓根就沒安好心,當下冷了臉要趕人。

陸嶸冷笑:「好啊林秀靜,我給你臉你不要,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什麼叫做我這種沒皮沒臉的人?我看是你不守婦道,紅杏出牆想要勾引我吧!

你等着,我這就去告訴陸崢,讓他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破鞋!」

說著陸嶸氣勢洶洶地走出來,推了推喝得爛醉的陸崢:

「陸崢,你快好好管管你老婆吧,她連我都想勾引,真不知道平時背着你跟多少男人搞到一起……」

陸崢原本感覺頭跟要炸了一樣難受,只能聽到說話聲,怎麼著都睜不開眼睛。

此時被陸嶸這樣一推,陸崢這才一下子睜開了眼睛,也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

八十年代的泥瓦房,簡陋狹小的房間,一片狼藉的飯桌,傾倒的酒瓶,以及陸嶸那張讓人想要來上一拳的可惡嘴臉。

林秀靜從廚房裡跟了出來,她身上還圍着圍裙。

剛從廠里下了班就趕回來給陸崢做飯,自己都來不及吃上一口,又被陸嶸調戲,現在還要被陸嶸冤枉她是破鞋。

她又委屈又怕陸崢聽信了陸嶸的話,張口解釋:「我沒有……」

可上輩子的陸崢是怎麼做的呢?

他的確信了陸嶸的話,認為林秀靜瞧不起自己,背着自己跟別的男人亂來,還敢勾引他堂哥!

他非但沒有聽林秀靜的解釋,還狠狠打了她一頓,罵她『不要臉、犯賤、破鞋』。

再加上陸嶸的故意敗壞,林秀靜勾引男人的事情,就這麼傳了出去。

鎮上老到八九十歲的老頭老太,小到三歲的孩子,都知道林秀靜是個破鞋。

每回看到林秀靜,都會對她指指點點。

林秀靜實在聽不下去這些侮辱的話,終於在一天將女兒寧寧託付給廠里同事,讓同事將女兒送回娘家之後,直接跳河自殺了。

上輩子直到後來陸嶸醉酒,將這事當做笑料說出來,陸崢才知道事情的真相。

是他錯怪了林秀靜,害得老婆自殺,自己妻離子散,女兒一輩子都不認自己這個親爸!

他當時就直接上手廢了陸嶸的一條腿,但又有什麼用呢?死去的老婆也回不來了啊。

但沒想到,老天有眼,可能是他這些年掙了錢不停地做慈善,老天才給了他這次機會,竟讓他再次回到1983,老婆還沒有出事的這一天。

一切都還來得及!

這次,陸崢沒有將拳頭對向林秀靜,而是抄起墊在桌角下的那塊板磚,狠狠地朝陸嶸的頭上砸去。

「去你媽的,你他娘的調戲我老婆還冤枉她?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這個雜種!」陸崢朝陸嶸臉上吐了口唾沫。

陸嶸被打懵了,他怎麼都沒想到,平日里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個的堂弟,竟然敢拿板磚打他!

頭上的劇痛和流下來的血提醒着他,這事是真的,陸崢剛剛真給了他一板磚。

「陸崢你他媽的瘋了,你敢打我?誰調戲你老婆了,我沒調戲,明明是你老婆不守婦道勾引我,啊——」

陸嶸話剛說了一半,又被陸崢狠狠踹了一腳。

陸崢:「勾引你?憑你也配?嘴裏再噴糞,老子今天直接廢了你信不信?」

陸崢長得高大,有股子力氣,反觀陸嶸要比陸崢矮半個頭,一臉虛相。

陸嶸被陸崢一腳踹到了牆邊,看着陸崢狠戾的表情,竟嚇得直接尿褲子了。

他信了陸崢的話,今天他要是再敢嘴硬半句,陸崢真敢廢了他,只能求饒道:

「陸崢,我錯了,但我不是故意這樣的。我那時今天喝多了酒,有點醉了,你原諒我這一次,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原諒他?

陸崢是絕對不可能原諒的。

但他也知道,要是真把陸嶸弄死了,他也會被抓去槍斃。

老天好不容易給了他一次重生的機會,他應該珍惜,用來好好的補償老婆和女兒,而不是為了陸嶸這種爛人,把自己搭進去。

至於他們之間的賬,以後慢慢算唄。

所以陸崢看着像條狗一樣哀求的陸嶸,說道:「要我放過你?行啊,向秀靜道歉。」

陸嶸忙不迭點頭:「是是是,應該的,今天是我不對,我應該道歉。秀靜啊,真對不住,實在是我今天酒喝多了,請你原諒我!」

「陸嶸你要不願意道歉你就直說,我直接廢了你得了。你這他娘的叫道歉?給我跪下!」陸崢怒喝道,「還有,秀靜是你能叫的嗎?」

他手裡的板磚還沒放下來,頗有一種你今天要是敢不道歉,我就再給你幾板磚的架勢。

陸嶸咬了咬牙,朝着一旁嚇得面色煞白的林秀靜,撲通跪了下去:「我錯了!請你原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