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歡樂次元聊天室
歡樂次元聊天室 連載中

歡樂次元聊天室

來源:google 作者:隨風快樂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地球意識 都市小說 風余

本人看書無聊,打算開本,寫多少算多少PS:簡概風余:嗯↗哼↘,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小圓仙貝:誰再說我的變身特效不到五塊,我就用我手裡的工具錘敲開他的腦袋風余:啊對對對,現在材料漲價了可以超過五塊,滑稽.jpg見子:好害怕,怎樣才能擺脫鬼怪風余:看見商城裡的奇蹟盒子沒,買下來,打開它,臉上露出惡鬼般的笑容,大聲念到,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泡泡:終有一天,我要撕碎這片充滿孽障與閘種的星空本文無女主,歡樂小夥伴,快樂一家人展開

《歡樂次元聊天室》章節試讀:

「所以你想要說什麼?」

奧巴代亞突然一臉警惕的看着對方,突然感覺到這個叫做風余的青年身上的氣勢突然發生了改變,如果說之前的氣勢給人一種這傢伙像是個高校里總想找樂子的壞小伙。

那麼現在,坐在鐵霸王里的那個傢伙,渾身散發著就像是陰暗地窖里拿出來的陳年奶酪般惡臭的邪惡氣息,就宛如邪惡的魔王降臨了一樣。甚至能感覺到那個傢伙連帶着鐵霸王都散發著一種帶有文字般的恐怖氣勢。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ゴ

「我想說的是,這是一場試煉噠,一場只有戰勝了過去的不成熟的自己的試煉噠。人,只有戰勝過去不成熟的自己才會獲得成長。才會深刻懂得自己所擁有的覺悟,你難道不這麼覺得嗎?」

聽到這樣回答的奧巴代亞此刻的臉上一臉嚴肅,心中更是慌得一批。那種壓迫感,彷彿身處於生物面對最本質的龐然巨物的不可名狀的巨大壓迫感,讓他甚至不敢大聲說話。

「所,所以你想要表達什麼?」

「吼↘吼↗,你,是在問我?問我這個Surplus Wind,問我這個風余的覺悟?」

「不過,既然你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好了」

「人類的讚歌,就是勇氣的讚歌。所謂覺悟,就是在黑暗無垠的荒野上開闢出一條光明大道。」

「覺悟者,恆幸福」

「而我surplus wind的目標自始至終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勝利,然後愉悅。其他什麼一概不重要。」

說完,風余突然從鐵霸王里鑽了出來,然後通過群紅包收了起來。

奧巴代亞看到這一幕,先是一愣,然後警惕起來,但發現風余穿着戰甲走路有些吃力,又一點點的非常費勁將戰甲脫掉扔的滿地都是後。隨即陷入了狂喜。但臉上依舊不動聲色的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要與我公平一戰嗎?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還很有紳士風範這種優秀的高貴品質。」

「不,我只是想要拳拳到肉的毆打你直到把你打到哭出來為止。」風余此刻一臉堅毅的看着奧巴代亞緩緩說道。

「哦?你想要毆打我這個老人,毆打我這個上了歲數的人嗎?還真是不懂得尊老啊。既然如此那你還得靠近一點,萬一我轉身逃跑呢?畢竟我還是經常有健身的。萬一你追不上豈不是很丟臉。」

「那我就靠近你,然後替那些因你而遭受苦難的人們歐拉到你哭為止」

看着不斷靠近過來的風余,心裏樂開了花。他緩緩掏出了藏在身上的手槍然後指着風余。突然大笑道「現在,你就去死吧。該死的黃皮猴子。」

「呀咯,你這個充滿如同下水道里的老鼠屎一般惡臭的唧唧(老頭)。現在我就算把你打哭也不會停手了,西~奈!White Snake」

「給我歐拉他到哭都哭不出來為止」

「了改」

與此同時,同一時刻,不遠處突然衝出來一個粉頭髮的少女,穿着一身如同**初中校服類似的運動服套裝。胯下騎着一隻像兔子又像貓的白色生物。手裡高舉着一把工坊用的粉色工具錘。脖子上還卡着一張不知道哪裡來的床單,整個人像是小孩子過家家裡扮演的老將軍一般,向著奧巴代亞極速衝去,速度快得宛如一道閃電。

看着距離奧巴代亞只有五米的風余,臉色頓時緊張了起來。洗麻噠,苟群主快要得手了。突然喊到「丘比,解體彈射。」「收到,卡密。」

然後小圓前輩與她的丘比瞬間分離,丘比在地上一路滑行。而小圓前輩則在空中前滾翻然後轉體三周半瀟洒落地。

然後踩到了風余亂丟的戰甲零件,啪嘰一下摔倒在地,手裡的鐵鎚連帶着慣性使然的床單一塊飛了出去。嘭的一聲狠狠砸在了風余的頭上,成功擊暈。

而白蛇的拳頭也狠狠的砸在了奧巴代亞的臉上,將其一拳打暈了過去。

而滑行的丘比也精準無比的撞在了白蛇的肚子上。「噗哈」白蛇被撞得一口黃水吐了出來。同時替身的反饋也讓風餘一口膽水吐了出來。

霎時間,場面一度十分安靜。就連樓頂的風兒彷彿都停止了喧囂。

而腹部的疼痛讓風余,意識有了些清醒。但精神卻有些無法再支撐替身了。

看到倒地不起的小圓前輩,丘比,與奧巴代亞。他終於是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fuhahahhahaha,勝利終究還是屬於我surplus wind噠,過去是,現在是,未來更是。啊哈哈哈哈,賽高尼high鐵鴨子噠!!」

「哦呀哦呀,瞧瞧我看見了什麼?虛弱不堪的群主,與倒地不起的敵人。咩hiahiahiahia。最後的獎勵是我奈亞子噠,一想到這我簡直是high得不行。」鑽腦殼,鑽腦殼。

「呋,踏踏。完美落地,感覺良好。」順手抄起奧巴代亞,打開聊天室的任務目標處理通道扔進去。「哦吼吼吼吼吼,只有到自己手裡的獎勵才是最好的,我泡泡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oh No,我錯過了什麼?我齊格飛,我這個齊格飛·卡斯蘭娜究竟錯過了什麼?那麼大一個奧巴代亞就這麼沒了。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啊!!發出了土撥鼠的叫聲。

「emmm,一臉微妙,看着自己的親叔叔被如此狼狽且搞笑的處理掉。總覺得心情十分複雜。明明吃大獎的應該是我才對」

此時醒轉過來爬起來的小圓前輩一臉獃滯的看着周圍發出了不甘的聲音「nmd為什麼,明明是我先的,尋找目標也好,看群主和奧巴代亞向斗也好,漁翁得利也好,明明都是我先的。為什麼會這樣。」啊!!發出了土撥鼠的叫聲。

「這一切都是群主的錯,如果不是這個閘種亂丟垃圾,我也不會摔倒,如果我不摔倒,吃大**的絕對會是我。好氣呀,氣死偶嘞。我要打這個傢伙一頓,打到他哭為止」小圓前輩一臉憤怒的看着被蓋在床單下的風余。臉上露出了惡鬼般怒極反笑的面容。

「嗯?打群主一頓。我jo得可以」奈亞子一臉邪笑。

「貌似很有意思,我覺得不錯。」猶格泡泡一臉滑稽。

「太好了,我現在就要給這個孽障一頓暴揍,實在是太棒了」齊格飛發出了爽朗的笑聲,一臉的猙獰。

「我覺得不錯,而且這傢伙還偷偷拿我的馬克二去玩,還篡改我的智能管家賈維斯。而且還把我的馬克二扔的到處都是」托尼叔叔露出了成熟男性的快樂笑容。

而還在和床單做着激烈鬥爭的風余,掙扎的更加劇烈了。「該死的,誰家床單啊買這麼大,豈可修。」

聽着周圍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他的內心深處莫名湧現出一股恐懼。那是一種如同熊孩子到處惹事被家長抓到即將面臨混合毆打的恐懼。他的內心在劇烈波動,甚至想要發出波動拳。

終於他的頭從床單中掙扎了出來,而就在此刻,腳步聲也停下來了。他看着周圍的人,心中湧現出一種更深的恐懼與絕望。就像是初中生躲在廁所裡邊抽煙邊看R18的生理健康教育視頻,突然就被一群老師從隔間頂探出頭死死的注視着一般。

一股十分不妙的寒意從腳底板一路通過尾椎骨,順着脊背直達天靈蓋的寒意,直達全身,由外到內,又由內而外。

「你,你們,你們不要靠近我的的身邊啊~!!!(我約了索馬里一起去開羅噠!!(中日雙語))」

「群主喲,撒,來細數你的罪孽吧!看見我手裡的這根物理學聖劍了嗎?我現在就要用它來敲你的腳趾」

「群主啊,風余啊。看見我腳上的硬底女士小皮鞋了嗎?我泡泡今天就要用它狠狠的踹你的屁股。」

「該死的阿余,我饅頭卡仙貝今天就要用我的工具錘狠狠敲你的膝蓋。」

「混蛋風余,我已經將天火聖裁調整到了衝擊模式,在保證你安全的同時,還能讓你感受到如同被浸泡過辣椒水的海膽狠狠砸在身上一樣的痛苦。」

「嗯,作為一個優雅且成熟的精英男士,我就用我40多碼的皮鞋踹你這個傢伙的臉好了」

「你們這群傢伙,ki撒嘛噠。不得不承認,現在的確是你們比較強。我surplus wind現在投降還來得及嗎?我願意真誠的向各位道歉。」

「你覺得呢?你這傢伙讓我差點妻離子散,還要被趕出家門。我可是卑微的宛如一條敗犬一樣跪在兩把天火聖裁上面在西伯利亞寒冷的冬天裏。在大門外整整一個晚上,沒有大衣的那種。」

「而且我還念了一晚上『我錯了,對此造成的傷害我罪孽深重。』才勉強獲得了塞西莉亞,德麗莎還有西琳的原諒。現在她們還經常用看人間之屑的眼神看我。甚至連貝納勒斯那隻寵物都嫌棄我。」

「這都是誰害得,不用多說了。納命來。」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