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皇上,我們私奔吧
皇上,我們私奔吧 連載中

皇上,我們私奔吧

來源:google 作者:葉落繁華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楹 龍城

偶然之下,花楹得到了穿越的機會,和表弟扶蘇穿越到了一個架空王朝在那裡花楹終於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龍城歷經波折,他們重新相識、相知、相愛……風起雲湧,就像心中的愛意不減半分展開

《皇上,我們私奔吧》章節試讀:

「白檀,你把這些送到父親那邊去」,說著花楹便把手中的禮品遞給了白檀,而後向自家房中走去。

海棠、海月看到花影便迎了上來。

「賬本都對的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問題?」花楹問到。

「回小姐,一切都好,已經整理好放到您的房裡,等您過目。」

「好的,辛苦了。給你們帶了一些東西回來。」轉向白芨,說道:「把東西都拿去分了吧!然後你們都去休息,晚些再過來候着。」說完便回到房中。

除了目前朝堂上的局勢,朝中似乎沒有什麼大事件。也就除了主事林海一事。但這件事有刑部或者大理寺在負責,怎麼也不會輪到扶蘇。那到底是為什麼呢?不等花楹思索片刻,答案很快就找上門來了。

未時剛過,扶蘇便過來了。沒有大張旗鼓,從側門悄悄的來到了花楹院里。

「楹兒,明日我就要去靖州了,去辦事,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你要照顧好自己」,扶蘇撇了撇嘴。

「靖州?可是為了林海一事?」

「是的。皇上派我和辛夷前往靖州,暗中調查到林海主事的案件,並且找到林海查到的證據。為了趕在敵人之前,我們得儘早過去。」「就不能陪着你了。」最後一句扶蘇噎在了喉里,沒有說出來。要剋制點,不能那麼著急,慢慢來,不然會嚇到她的。畢竟情感不是一下能轉過來的。扶蘇想着。

「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去吧。好好辦事,還天下百姓一個朗朗乾坤。」

「我一定會的。就是捨不得,明明我們在這相認才不到兩天,就又要分開那麼久。」

「沒事的。我們時間還長的很,以後還有時間慢慢聚。不過你此去靖州,怕也是困難重重,你要小心、不要大意,謹防有人狗急跳牆,要平安歸來。如果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儘管傳信回來。」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也要在京中好好的,等我回來。」

扶蘇不方便在女子別院待太久,兩人匆匆聊完便分開了

【翌日】

「小竹子。扶蘇他們何時出城?」龍城此時在御書房踱步,慢悠悠的開口。

「回皇上,明日酉時。」小竹子恭敬的答道。

「我們去送送他們吧。」龍城說道。話落,已經有人下去準備了。

小竹子也低着頭淡笑,他知道皇上不需要他回答,只管跟着去做就好。

天色漸漸變暗。扶蘇,辛夷已經準備出發了。簡裝出行,扶蘇只帶了一名隨身侍衛,趁着夜色喬裝打扮一番,悄悄的出了城門。此時的龍城在一家別院的二樓。目送着扶蘇出了城。在他心裏,扶蘇辛夷是值得任用的新一代臣子,就看這件事情上他們完成的怎麼樣。是任用還是大用,一切都看他們的能力來決定。

「小竹子,你覺得他們倆能辦好這件事嗎?」

「陛下覺得能那便是能的。能入得了陛下眼的,必是有能力的。」小竹子笑着答道。

「你呀,這些年馬屁拍得越來越順溜了。」

小竹子低下頭也不反駁,就只是淡笑。皇上從皇子到現在,的確是越來越好了。各個方面都提升了一大截。更重要的是待我們這些下人,也跟以前一樣,格外的優待。馬屁拍的更是自然,隨心些。

「好了,走吧。我們再去逛逛。」

「陛下,天色不晚了,咱們該回宮了。」小竹子勸道。

「無礙。」說罷便徑自下樓去了。

小竹子無奈的撇了撇嘴角,趕緊跟着下去。陛下各方面好是好了些,就是玩心太重。

城門另一邊的閣樓上。

「小姐,扶蘇公子已經走遠了。我們趕緊回府吧,不然老爺他們該擔心您了。」

「嗯,是該回去了。」花楹淡淡的說道。

心裏不擔憂扶蘇是假的。但他總有他的路要走。作為姐姐的只能是支持,而不是挽留。

天色已晚,路上的行人也漸漸的少了。回府的路上,經過熱鬧的主街之後,還要走幾條比較偏僻的小道。其實也說不上是偏僻,主要那幾條道路都是大戶人家的府邸 、別院,沒有什麼人敢往那邊去晃悠,故而行人稀少。

看着前後無人的街道,白檀心裏漸漸害怕起來。「小姐,我們走快些吧,我感覺這裡不太對勁,我有點害怕。現在沒有什麼人,萬一有壞人就麻煩了。話本上都是這麼寫的,一到夜黑風高的時候,人煙稀少的時候一般都會有壞人出現。」

「別胡說,能有什麼事,放心吧。走過這條街就到了。」其實花楹心裏也有一點點擔憂,畢竟電視劇上也是這麼寫的。穿越這種事情都能發生了,那狗血的黑衣人的刺殺環節未必不會出現。但花楹很快就調整過來了,拉着白檀大步往前走。

眼看就要走出這條街道了。突然躥出六名黑衣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花影往後看了一眼,沒有人。確認他們攔的是自己。便開口質問道:「你們是誰?攔住我們想要做什麼?」

幾名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沒有答話。立即上前動手抓住二人。眼看手就要抓住花眼的肩膀。此時又趕來一個黑人,把欲對花楹動手的黑衣人打開了一米遠。隨後就一對六,跟那些黑衣人打鬥在一起。。後來的那麼黑衣人武功更為高強,很快制就服了六人。

此時龍城帶着小竹子從另一邊出來,對着花楹詢問道:「姑娘,你們沒事吧?」

「沒事,多謝公子出手相救。」說著便和白檀低着頭對着龍城行了一個謝禮。

那名黑人結束完戰鬥後對着龍城頷首行禮後,便又退到了暮色之後。

方才花楹還是低着頭,此時把頭抬起了時不禁愣住了。眼眶瞬間泛紅,心裏澀澀的,像在被人撕扯着。此時整個人都沒有反映過來,也沒在說話,就這麼盯着龍城看。眼淚已經控制不住了,吧嗒的往下掉。龍城站在對面不知所措,這個局面倒是沒有想到。也不知如何是好。

白檀趕緊上前給花楹遞上帕子,「小姐,你怎麼了?可是被嚇到了?」白檀着急的詢問道。

花楹此時心裏悲喜交加,怎麼會這麼像呢?怎麼能這麼像呢?她等了整整八年的人吶,這八年里,思念不曾減少過一分。突然間一個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了。他是誰?會是她的龍召嗎?他還記不記得我?現在能不能認出花楹身體里的我?

此時龍城再次開口問道:「姑娘,你沒事吧?不如我送你們回去,路上也安全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