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花都最強高手
花都最強高手 連載中

花都最強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步驚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為 林羽 都市小說

我不知道英雄是什麼,固然許多人叫我英雄他們稱我林先生我就是我,一個最強都市兵王展開

《花都最強高手》章節試讀:

第三章 兵王也有淚

鐵牛離開後,林羽回到自己的房間,看着貼在牆上的在部隊里的照片,想起曾經的那段歲月,心裏涌過一陣酸味。

三年的時光,你教會我堅毅,教會我刻苦,教會我怎麼做錚錚硬漢,給我留下了最美好的記憶,現在我卻離開了你。林羽想着眼眶一紅,部隊里的生活不斷地湧現在他的眼前。

「珊兒……」當林羽的目光游移到秦羽珊和他的合影照上,心不由一沉。

「明天就去找她!」

次日,天稍稍轉陰,幾卷殘雲在空中馳騁,給人一種灰濛濛的感覺。

「什麼!秦羽珊去了外國!」林羽幾乎吼着出來,他顫微的聲音讓對面的老大媽都震了一下。

老大媽掃了他一眼,本來就要發怒,可看到林羽快要哭的模樣,忍住了,憐憫性地低下聲音,道:「這個姑娘就十幾天前走的,她走的時候,好傷心,說她的希望沒了,未來沒了,我問她怎麼呢,她一直不說,眼睛卻腫的老大,好久才啜泣着說了一句『她要去國外了』,我說,要不要留什麼話下來,姑娘說,算了,再不會有人去和自己完成這個約定了。」

「珊,珊兒.」林羽聽着就哽咽住了,他感覺眼前一黑,看不到光明。她走了,她去外國留學了。

林羽知道,肯定是自己在監獄的那個報道,被立即執行死刑的報道,秦羽珊打聽到時自己,讓她失去了希望,讓她痛心,要不然秦羽珊一定還會在這裡等自己,等自己來娶她。

「為什麼?」林羽仰着天咆哮了一聲,他擒住腦袋,半遵着身體,在悲傷在痛泣。

「你別太傷心了,你應該跟她很熟吧,她是個好姑娘。哎,也沒留個方式,要不然我還可以幫幫你。」老大媽上前勸道,忽然像想起了什麼,道,「對了對了,這個姑娘說,她還有個哥哥,你要不,去找她的哥哥。可能會知道她的消息。」

林羽抬頭朝老大媽看了一眼,表示謝意。可林羽知道,秦羽珊她那個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只聽秦羽珊簡單地講過,知道一個名字,從來都沒見過,到哪裡去找他?

「小夥子啊,要不要留一個信息,說你來這兒來找過她,哪天她要是回來了,我就幫你告訴她。」老乾媽看不得年輕人悲傷的樣子,好心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走的,兒子把我從農村接來,剛好和那個姑娘是鄰居,她把房子鑰匙都給我了,她一回來我立**知道的。」

林羽感激地望着這個熱心腸的老大媽,道:「我叫林羽,如果她回來了,你就跟她說,我等着她,不會離開她。」

「小夥子,你應該和她是情侶吧,你倆也很般配,不要擔心,有情人一定會終成眷屬的。」老大媽安慰着道,「你不要太過傷心了。」

「恩,」林羽忍着沒有將悲傷的情緒宣洩出來,低聲回道,「我會的。」

回去後,林羽找上了鐵牛,眼紅着拉着他去喝酒。

「林羽哥,你怎麼呢?眼眶好紅,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鐵牛看着林羽傷心的模樣,問道,「昨天林羽哥還看你好好的,今天怎麼呢?」

林羽眼光滯留了一會兒,鼻翼呼出沉重的氣,他一手捧起一大碗酒,道:「鐵牛,來,今天你林羽哥要好好醉一醉!」

「林羽哥,你在部隊不是規定不能喝酒嗎?」鐵牛話一脫口,就感覺到問地不合適,就連忙改口道,「呸呸呸,林羽哥,今天你要喝,我鐵牛就陪你喝。你看我,這身板,可是比那三大碗不倒的武松還要強!」

林羽已經喝了一大碗,抹了抹溢在嘴邊的酒水,嚷着道:「不管了,嘿,鐵牛我告訴你,你林羽哥以前在部隊還偷喝過酒呢!鐵牛,你少喝點,你就看着我喝,陪陪我說話,就行!你不能喝醉了,小花還在家等着你,你醉了,她會擔心!」

鐵牛一愣,他沒想到林羽哥想的這麼周到,一拍胸脯道:「林羽哥,你既然叫了我鐵牛出來,就是當我兄弟。今天,你心情不好,我就陪你喝,咱啥話都不說,就喝個痛快!」

林羽心顫動了一下,他盯着鐵牛看了一眼,眼眶一紅,舉起酒杯:「鐵牛,我的好兄弟,干!」

「干!」鐵牛也拿起一大碗,碰了過去。

林羽喝着喝着就哭了出來。他很少哭,這次卻忍不住心裏的痛,放聲哭泣。他想用酒精止住痛,可舉杯消愁愁更愁,越是喝地多,秦羽珊的影子越清晰地浮現在他的眼前。

「林羽哥,哭吧,哭出來,會好點。」鐵牛這是頭一次看林羽哭,他知道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林羽哥才會這麼傷心。

那天,林羽喝了好多好多酒,後來還是鐵牛拖着爛醉如泥的他回去的。醉了的林羽,做了好多個夢,一串連一串,一個夢裡,他和秦羽珊歷經坎坷終於走入了婚姻的殿堂,一個夢裡,秦羽珊和別人結婚了和他再也沒見面。

林羽驚醒了,擦了擦一臉的大汗,呼呼地喘着粗氣。未來,會是怎樣的呢?她的秦羽珊,還會和他見面嗎?

林羽撥了秦羽珊以前的號碼,已經成了空號了,又想破頭皮看秦羽珊還有沒有其他的親人,可想起秦羽珊曾經說過她從小是個孤兒只有一個哥哥的事。

「珊兒啊,你讓我去哪找你?」林羽都有些絕望了,可還是沒有放棄。第二天,早早起床,林羽就去找秦羽珊的朋友們,看能不能從他們那兒得到關於秦羽珊的消息。

「秦羽珊她最近都沒跟我聯繫了,好像離開江海市了吧?」

「秦羽珊啊,不好意思呢,我最近忙着都沒怎麼找她,不知道咧。」

直到碰上和秦羽珊關係比較好的,看見林羽的時候幾乎驚訝地說不出話來,瞪大了眼睛道,「珊珊不是說你已經?」

「沒有,我還好好的。」林羽顧及不了太多了,焦急地問道,「我想制動珊兒去了哪裡。你知道她,去了哪個國家嗎,你有她的聯繫方式嗎?」

「她,她當時都快哭死了,過了兩天,珊珊跟我說,她準備去英國呆上一段時間,靜靜心,再回來。珊珊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地,也沒有告訴我聯繫方式。」

最後的一點希望也破滅了,林羽哽了哽,說不出話來。

「你別太傷心,珊珊還會回來的,要是給珊珊知道,你還活着,她一定會高興死的。」

「謝謝你,如果有她的消息,一定要通知我。我真的很想她。」

「肯定的,你放心。珊珊還會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