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HP之這個女主在吃瓜
HP之這個女主在吃瓜 連載中

HP之這個女主在吃瓜

來源:google 作者:櫻花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暖月 櫻花朵 現代言情

[乙女向+團寵+番外固定CP+非後宮]李家大小姐莫名其妙成為了霍格沃茨的第一個借讀生,幸好哈利波特的世界才剛剛開始不影響她看戲吃瓜傲嬌自大的白金小龍,堅強害羞的可愛男主,溫柔腹黑的青梅竹馬,跳脫活潑的壞壞雙子,當他們在她身邊重寫霍格沃茨的故事時,吃瓜女主終於不舍的放下了手裡的瓜李暖月抹抹嘴:為了朋友們的命運,沒鼻子大魔王,我來鋼你了!!展開

《HP之這個女主在吃瓜》章節試讀:

斯萊特林的休息室內此時已經擁擠起來了,剛才級長通知了大家,他們的院長斯內普教授要來訓話,所以衝出去的米里森非常幸運的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哦,梅林的褲子啊,她的髮型非常……奇特,不是嗎?」潘西一臉看好戲的笑容。

「我想肯定不是最近流行的樣式」達芙妮跟着嘲諷起來,米里森的家族不如潘西和達芙妮家族,所以她們二人都是毫不留情的嘲諷全開。

「發生了什麼?」一個滑膩冰冷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黑色長髮的教授黑袍滾滾的走進了休息室,那雙毫無情緒的雙眼冷冰冰掃過眾人,又看向還在哭叫的米里森「現在你可以閉嘴了,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眾人被斯內普震懾住,面面相覷都不敢說話。

「教授,非常抱歉,是我的錯」清脆的聲音在樓梯處響起,只見一個漂亮如同洋娃娃般的黑髮黑眸女孩,抱着一隻巨大的貓站在那裡,眼中都是笑意,彷彿懸浮着星辰「米里森的寵物貓威格爾似乎很有領地意識,但很可惜它在戰鬥中失敗了,米里森想用一個石化咒幫助她的寵物,但我的貓沒有辜負斯萊特林的名號,她打敗了米里森,哦,只是結果並不是很好看對嗎?」

「噗嗤」德拉科首先憋不住笑了出來,作為巫師竟然輸給了一隻寵物,還是在拿着魔杖的情況下,這簡直是本年度斯萊特林最大的笑話。西奧多也是眼帶笑意的看着裝作一臉無辜的女孩,這種表情她似乎很擅長。

斯內普在看到女孩的臉時怔楞了一瞬,眼中竟然浮起一絲類似懷念的神色,但很快這絲情緒就被他掩蓋起來,聲音依舊是冰冷的如同滑動的蛇類「那麼米里森小姐,你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嗎?」

米里森碩大的身軀縮在沙發的角落裡,只是不停的小聲哭泣,她真是太丟人了!

「既然如此,那麼這場可笑的決鬥就到此為止了」斯內普似乎對於米里森十分不齒,完全不收斂的吐出毒液「希望米里森小姐以後多多努力學習,畢竟你不能指望你的所有對手都不如一隻寵物貓~」

下面的小蛇們忍不住再次發出笑聲,米里森恨不得把自己縮到沙發縫隙里去。

「好吧,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想說的了,也不想歡迎你們來到我的學院,對於廢物和沒有腦子的傢伙來到斯萊特林,我十分確定他會後悔出生到這個世界上」斯內普再次冷冷環視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小蛇們「尤其是,當你們為斯萊特林扣分的時候」

「去做你們該做的事情吧,做個真正的斯萊特林,為薩拉查斯萊特林增光傾盡全力」斯內普冰冷的聲音讓溫暖的休息室都降低了幾個溫度。他再次看了看笑眯眯的女孩,轉身走了出去。

「斯內普教授真是超級可怕,怪不得他一進來那些學長們都馬上噤聲了「潘西小聲的對達芙妮道。

「我能預感到未來的七年有多難熬了」達芙妮也是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我倒是覺得他是位可敬可愛的教授」李暖月回想起書中的情景,心愛的女人被校園霸凌他的男人搶走,並且還因為這個男人死在了伏地魔手裡,當他看到心愛女人的屍體時那會有多麼的心痛,斯內普的感情在莉莉死去的時候恐怕就一併消失了吧,李暖月微微輕嘆口氣總結道「嗯,其實教授還是很帥的。」

「哦,梅林的鬍子,你是在說笑話嗎?」可愛?帥?潘西寧可覺得黑湖裡那些趴在她寢室玻璃上的章魚可愛,也不願意把這些詞和她們的院長掛在一起。

德拉科也在邊上抽搐嘴角,他同意斯內普教授是個可敬的人,畢竟斯內普還是他的教父呢,但是可愛?帥?呵呵噠……

「從以前開始我就覺得露娜你的審美眼光和普通人不同呢」布雷斯的桃花眼帶着醉人的笑意,他的語氣永遠是那種輕浮的調調,好像時刻要和你**一樣,可以想像再過兩年這個傢伙在學院的殺傷力會有多強大,估計連學姐們都會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你是在誇你自己嗎布雷斯,因為我覺得你也非常不錯呀」李暖月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布雷斯扎比尼家族屬於中立偏黑的家族,布雷斯的母親結了七次婚,是個非常有錢有魅力的寡婦,也許是因為母親感情上的放縱讓布雷斯對所有的女人都產生了一種不信任感,他對於女士非常禮貌紳士,全然不拒絕任何女人的示好,也沒有愛過她們中的任何一個人,說白了就是海王渣男!

「被你這麼說我很榮幸」布雷斯抬手似乎想握住她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卻有人更快一步的將她手腕拉起並往女生宿舍的方向推去

「你不累嗎?趕緊回去睡覺吧,明天就是院長的課了」小龍王子似乎非常不喜歡李暖月和布雷斯接觸,直接將幾個女孩子都趕回寢室去了。

「德拉科,我從來不知道你喜歡多管閑事」布雷斯對於男人總是缺乏耐心和風度,他的家庭並不比馬爾福差,只不過他不是很喜歡像德拉科那樣出風頭所以也根本不會懼怕對方的家族實力。

「我只是告訴她們該休息了」德拉科似乎懶得和布雷斯鬥嘴,轉身直接走進了寢室。

「哦,我們的小龍王子很不正常了」布雷斯嗤笑着對西奧多道。

西奧多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拿起桌子上的書跟着走回了寢室。

布雷斯聳聳肩「嗯,看起來除了我,你們都不正常了」倍覺無聊的他也懶洋洋的走回自己的寢室了,一場莫名的風波就這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