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後娘難當我靠養崽洗白了
後娘難當我靠養崽洗白了 連載中

後娘難當我靠養崽洗白了

來源:外網 作者:秦九月江清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九月江清野 都市言情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後娘難當我靠養崽洗白了》章節試讀:

江清野大步流星的走過去。
把三寶扒拉開,垂眸看着秦九月的水桶。
小少年黢黑的眸子忽然呆住。
魚。
好多魚。
在水桶里烏壓壓的一大.片,江清野有些懷疑這個毒婦是不是把小河裡所有的魚全部抓了回來?
秦九月雙臂環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江清野,嘴角上揚,浸着淺淺淡淡的涼涼笑意。
江清野吞了吞口水。
腦子裡充滿了糾結。
按說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不可以出爾反爾,可是要讓他在毒婦面前學狗叫,還不如殺了他來的痛快。
三寶輕輕的拉拉大哥的衣角。
完蛋了。
他和大哥要給毒婦學狗叫了,這簡直太丟臉了。
江清野低頭看向三寶,眸光一亮,腦海中忽然閃過一抹狡黠的神思。
一把拉過三寶,「好嘛,願賭服輸,我抓的魚少,我輸了,讓三寶學狗叫,三寶叫兩聲就把我的那份給代替了。」
三寶:「……」
小傢伙不情不願地看着秦九月,「你聽好了,我只叫兩聲哦,汪汪——」
宋秀蓮衝著秦九月討好的笑笑,「九月,你是怎麼抓到這麼多魚的啊?」
秦九月隨口說道,「大概是它們知道上游有兩個真傻帽在抓它們,它們不想被傻帽兒抓住,就成群結隊的跑來下遊了。」
自知理虧的江清野狠狠的瞪了秦九月一眼,倒是罕見的沒有開口說話。
眼看着天色已晚。
宋秀蓮帶着他們回家,「走,回家,回家給你們做魚吃。」
一家人撇下稻穀就往回走。
村裡就是這樣。
不管是割稻穀割麥子,白日攤開曬在場地上,主人便該幹嘛幹嘛,時不時過來翻一翻即可,沒有人偷的。
江家。
秦九月認認真真的挑選魚出來,「這是鯉魚,這是草魚,這是黃鱔,這也是黃鱔,怎麼那麼多黃鱔啊……」
連續摸出了二十多條後,秦九月隨意掃了一眼,正好看到一團黑不溜秋的黃鱔之中,看到了一條頭小肚子大,脊背上泛着淺淺金銀光澤的魚兒。
她驚喜的摸出來,小心翼翼的托在雙手之中。
這條魚也就一斤重,趕不上一條小黃鱔,可是它的價錢卻是黃鱔遠遠達不到的,這是野生軍魚,也叫光倒刺䰾,一般喜歡生活在水質清澈湍急,沙粒為底的江河中,對水質的要求極高,也就導致野生菌魚的數量很少,價格自然而然的高。
在她生活的年代,一條一斤重的野生軍魚,足夠能賣到幾千塊錢。
蹲在旁邊的小姝兒,小小的手指輕輕的指了下,「娘,這一條小魚長得比其他小魚都漂亮,和娘一樣漂亮呢!」
小糰子嘴上抹了蜜似的。
旁邊的三寶時不時的看一眼,明明心痒痒的厲害,卻口是心非的跺着腳說道,「小妹變成了一個小叛徒,好氣哦!」
宋秀蓮把秦九月用叉子叉死的幾條魚煮了魚湯,用的是昨日秦九月煮魚湯的法子來做的,的確湯汁濃白,魚肉鮮嫩可口。
水開以後,宋秀蓮抽出了幾根粗壯的木頭,插在鍋底下的爐灰中熄滅,小火慢慢的煮着,白色的小泡泡咕咚咕咚的貼着鍋邊起了又炸,她蓋上蓋笹,走到了院里。
秦九月抬起頭,看着宋秀蓮問道,「我明日可以去鎮上嗎?」
宋秀蓮點點頭,輕聲細語的說道,「當然可以,不過九月,你想要去鎮上做什麼呀?」
雖然她覺得秦九月這兩日變好了,但說實在的,還是對於秦九月不甚放心,唯恐這是她想要逃跑的緩兵之計。
秦九月指了指木桶裏面的魚兒,「這些魚太多了,吃不了,我打算拿到鎮上去賣掉,賣了銀子買點其他東西。」
家裡什麼都沒有。
她在灶房轉了一圈,除了蔥姜蒜和鹽巴,就沒有任何調味品。
得虧現在的食材都是野生的,滋味兒好,不然再好的食材也烹飪不出香氣撲鼻的味道。
聞言。
宋秀蓮點點頭,「那好,等下吃了飯,我去西邊告訴一下郭大哥,讓他明日去鎮上的時候拉上你。」
老郭頭今年五十多歲了,去年給兒子蓋房子的時候,從屋頂上掉下來,斷了一條腿,幹不了重活了,就買了一輛驢車,每日送村民去鎮上,賺上幾個跑腿錢。
秦九月說了聲好。
小姝兒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亮亮的,「娘,可以帶寶寶一起去鎮上嘛?」
秦九月挑眉,「小姝兒想要去鎮上?」
小糰子嗯噠嗯噠的重重點頭。
她還沒有去過鎮上呢。
二伯娘家的盼弟姐姐經常說她是一個土老帽兒。
宋秀蓮抱起小姝兒,「吃了飯再說,小姝兒,你先去找二哥說說話。」
小糰子哎了一聲。
邁着兩條小短腿,踉踉蹌蹌的跑到屋裡,小奶音甜甜的從屋裡傳到院子,「二哥哥,寶寶來陪你啦,咦,大哥哥也在~」
江清野正坐在炕上和老二說著這個毒婦的反常,「她真的抓到了好多魚,滿滿的大半木桶,我打眼那麼一看,少說也得有三十條,你說奇不奇怪?
而且她都拎回來了,讓奶燉了三條大肥魚,要是擱在以前,她把魚放生都不可能給我們吃的。」
老二眯了眯陰鷙的眸子,聲音沙啞的說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明日不是要去鎮上嗎?你要一起去,看看她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江清野嗯了一聲,「我本來也是打算要去的,畢竟小姝兒這個小笨蛋非要一起跟着,萬一要是小姝兒被她帶到鎮上賣了那就糟糕了。」
奶呼呼的小糰子哼了一聲,小手托着小臉蛋,「寶寶不是小笨蛋。」
江清野伸手戳了一下小糰子的腦門。
輕飄飄沒什麼重量的小糰子瞬間向後仰倒,「大哥哥!」
江清野冷哼一聲,「你這個小叛徒,她就給了你一個好臉色,你就巴巴的跟在她屁股後面當了小跟屁蟲了。」
嘴上雖然這樣說著。
可江清野還是小心翼翼的把小糰子抱到自己懷裡,「沒有摔到吧?」從小腦袋一直仔細的看到小腳丫。
確定小糰子沒事後,把人往老二懷裡一塞,「給你,我去劈柴了。」

《後娘難當我靠養崽洗白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