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侯門棄妻:我在京城風生水起
侯門棄妻:我在京城風生水起 連載中

侯門棄妻:我在京城風生水起

來源:google 作者:心寬如海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平安 江若芷

無法無天的江若芷被父親送入部隊,沒想到一次演習中意外墜落懸崖,穿越了穿越也就罷了,竟然被訂婚,還未及笄的她急匆匆被送進京城沖喜,誰料林府突然掛白,她這個沖喜新娘沒了用處,被准夫婿拋棄在街頭!不哭不鬧的她趁亂親自上門退婚,開始玩轉京城,一次仗義執言中,被前未婚夫的紈絝五叔看上,這這這是要鬧哪樣?展開

《侯門棄妻:我在京城風生水起》章節試讀:

作為買主,自然有權決定她的去留,對這種白蓮花,她可沒工夫磨牙,手裡的摺扇刷地展開,輕輕搖着,「城南慈濟院還缺人手,這位姑娘就去那裡幫工吧。」

淡淡的口吻是不容置喙的決定,楊巧姑愣了,慈濟院是官府開在城南貧民窟的救濟站,裏面收留的都是孤兒,大多還有殘疾,他們尋親未果的時候就住在慈濟院旁邊的院子里,對那裡的情況很是熟悉。

去了那裡,不但和榮華富貴無緣,還要天天伺候那些什麼都不懂的孩子,累死累活不說,還會被管事姑姑打罵,她,她不要去那裡!

直覺告訴她,這位年輕的小公子不好惹,還是她看上的男人溫和些,「噗通」一聲跪在林平安面前,「公子,小女子會女紅,還識字,可以服侍公子的,還請公子行行好,不要送小女子去慈濟院!」

沒等林平安說話,江若芷冷笑一聲,「如果沒有我們出手,你現在已經進樓子里服侍男人了,只是讓你去慈濟院幫助孩童,已經是天大的幸事,怎麼,你還挑剔上了?」

「就是,若是沒有這位公子出手,你已經成了窯姐兒,這麼大的恩德你不報答,還嫌棄上了,什麼時候賣身還可以挑地方了?」

「她哪裡是挑地方,她那是挑主子,沒看剛開始孫公子要買下她時,一臉的狐媚樣兒嗎?一抬頭,發現人孫公子比較富態,就嫌棄上了,要不然能惹的孫公子要把她送去樓子里嗎?」

「哎呦呦,這世道啊,明明是想攀高枝,偏偏說不能辱沒父親的名聲,真要是為父親名聲着想,就去找份工做,在大街上自賣自身,就應該想到這種下場!」

這世道就這樣,你若是自賣自身,只要有人買,你就得賣,至於幹什麼,都是主家說了算,她這哪裡是做牛做馬啊,分明是想進府當主子享福!

林平安不知道先前那段,現在聽百姓你一言我一語的,終於明白自己遇到什麼人了,瞪起眼睛看向依然苦苦哀求的女子,恨得咬牙切齒!

「聽到沒有,你就是進了樓子,也是你自己的選擇,怨不得任何人,怎麼,我這個花了錢的,還決定不了你的去處?要不要我這就去請孫公子出來,毀了這個交易?」

楊巧姑膽子再大,也是小縣城出來的,百姓的議論她聽見了,可她不能往心裏去,目前能救她的,只有這名五爺了。

哀怨的目光一直落在林平安的身上,眼淚噼里啪啦往下掉,嗚咽聲響起,「公子,五爺,小女子願意服侍您啊,還請給小女子一個機會。」

自以為楚楚可憐的神情,以為會得到男人的憐香惜玉,卻看不出他的忍耐已經達到極限。

本就是一根筋的林平安,怎麼可能搶功?他已經看出這個女子另有目的,如果真的是被欺壓,他就算拼了這條命也會行俠仗義,奈何自己熱血的俠義差點成了笑話!

百姓們的議論同樣到了他耳中,竟然被這麼個女人算計,真是陰溝裡翻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怎麼可能搭理她?

「慈濟院雖然辛苦,但那裡可是為朝廷做事,還是功德無量的事情,還望姑娘守住本心。」

本姑娘的本心就是入府為妾,從此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

楊巧姑是個心高的女人,家裡從小就給她定下了親事,只是土裡刨食的農戶,沒啥前途不說,還窮得要命,憑她這副花容月貌之姿,怎麼也是大戶人家的妾室姨娘,丫頭僕人一大堆才是,怎麼可能嫁給那個窮鬼?

於是,在對方上門商量婚事的時候,偷偷跑了,半路上遇到同樣一個人的楊大安,對方看她孤身一人,被她編造的謊言欺騙,動了惻隱之心,才帶她來京城投親靠友。

哪知道半路一場大雨,讓他得了傷寒,本就銀兩不多,加上沒有尋到好的郎中救治,才一命嗚呼的。

她一個女人家,在人生地不熟的京城沒有人護着,根本活不下去,還是客棧里洒掃的婆子看她長相還行,就出了這個主意,讓她來到這條滿是鋪面的街道,尤其是古玩鋪子這裡尋找機會,說不定就能換個身份,過上富貴生活。

眼看楊大安只有出氣沒有進氣,手裡僅剩的銀兩也不再給他請郎中抓藥,胡亂弄點藥材煎了給他喝,自己跑去婆子說的那個地方守株待兔。

也是巧,第一次來就讓她看到一個穿着不俗的男子從古玩鋪出來,店裡的掌柜親自送出來,可想而知這人身份不低。

於是,在半路遇到的「爹」咽氣後,急忙找人抬到這裡,有了上述一幕。

江若芷親自訓練出來的偵查員,這裡叫斥候,本事可不是吹得,大戶人家的秘辛都能打探出來,她一個普通的還沒有任何遮掩的民女,還不是小菜一碟嗎?

在她看熱鬧的時候,手下已經把一切都打探清楚了,她是真看不上這種又當又立的女人,就算冤種不是林平安,她也會出手教訓一番的。

看她不甘心還在繼續勾 搭,冷笑一聲:「楊大安,真是你爹嗎?」

楊巧姑大駭,這位公子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那個男人的名字?還有,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不屑,好像在他眼裡,一切秘密都不存在。

能夠從縣城哄着陌生人將她送來京城就不是簡單的女人,楊巧姑意識到願望可能實現不了的時候,馬上冷靜下來,胳膊拗不過大腿,她還是暫時妥協,從長計議吧。

慢慢從地上爬起來,順從地走了。

江若芷若是不知道她心裏想什麼,可就白混了,冷笑一聲,吩咐周毅親自去辦這件事,倒不是她在意那五十兩銀子,而是這種女人真的太沒有廉恥,單純就是看不過去而已,想從她手裡討便宜,呵呵,想得美!

事情已經完結,江若芷還有事要忙,隨意拱一下手,轉身就走,卻在沒走兩步的時候,發現身後跟着人。

回身一看,愣了,「幾個意思?」

別看來到大楚已經有七個年頭,穿着打扮和這裡人無異,可內心還是後世那個張揚高調的江若芷,行事作風一點沒變,就連那痞痞的說話腔調,也和後世一般無二。

林平安被他那幾個意思弄懵逼了,什麼幾個意思?他就一個意思,單純地謝一下這位公子施以援手而已,其他意思,真沒有。

此時還在街上,而且是街心,作為剛才的風雲人物,他們兩個一站定,過往的百姓很自然地把目光再次聚攏過來,看熱鬧的心態不要太明顯。

「那個,在下林平安,剛才多謝公子出手相助,連累公子破費,實是不該,還請公子見諒。」

實是不該?江若芷眨眨眼,原本以為這句話下面應該說,所破費銀兩過後奉上,怎麼他的腦迴路與行事作風不符啊?

既然做了好事,那就好人做到底吧,要不然這不知人間疾苦的公子哥還得闖禍。

那孫耀祖也就是家世上差他一截,這若是換了個人,林平安今天這虧可是吃定了。

手一伸,做出請的姿勢,徑直來到自家鋪面里,在夥計將茶水奉上後,才面向毫不見外左右打量的林平安。

「這位公子,在下有一句話奉上,以後行俠仗義也要搞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就像今天,那個女人明明就是心術不正,你卻不分青紅皂白出手相助,這是給你,也是給你的家族惹來禍端啊。」

林平安幾個一直在京城地界上玩耍,仗着有點身手,很是喜歡打抱不平,栽今天這種跟頭,還是第一次。

有心反駁,可他說的又沒錯,要不是孫耀祖是個商戶,姐姐只是京兆府尹的小妾,今天這件事還真不好辦。

剛要起身再一次鄭重道謝,然而江若芷的話還沒說完,如果上一句話還讓他心存感激,可這句話出來,就讓他無地自容了。

「人活在世上,追求的是利益,只要你能拿出足夠多的銀錢,就沒有擺不平的事兒,可我覺得林公子,不像是能平事的人!」

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剛才自己表現得那麼明顯,他又不是看不出來,幹嘛還說出來?不就是五十兩銀子嗎?回頭就讓人送來,哼!

氣哼哼走掉的林平安,在門口見到笑眯眯的周掌柜的,連最起碼的點頭都沒有,直接走掉了。

被一個還未成年的小子教訓,林平安很是難堪,明明比自己小那麼多,卻一臉的精明相兒,行事作風也很老練,若是不看那張臉,還以為他是自己長輩呢!

臭小子真是無理得很,就算他出手相助,也不能如此教訓他啊?

誰不知道拿錢可以平事?這世道不吃嗟來之食的人他只在書上看到過,現實中可沒有,如今倒好,自己成了第一個。

他只是暫時手頭不寬裕,又不是真的窮,幹嘛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勢?

有錢了不起啊,爺這就回去查賬,說什麼都不能被人小瞧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