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鴻欏伊夢
鴻欏伊夢 連載中

鴻欏伊夢

來源:google 作者:嵐汀小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蘇城 江楠楠 現代言情

因跨越時空的夢境讓兩個本並無交集的人擁有了一段至死不渝的愛情,是誰給了他們這段凄美的千古絕唱,又是誰一路指引他們的情愫?而在愛情和大義之間他們又會怎樣選擇呢?展開

《鴻欏伊夢》章節試讀:

「下午好啊!青青。」「下午好,楠楠!我跟你講啊今天那個帥哥老早就來了。」江楠楠順着青青指的方向看去。「真的是他,以前沒有見到冷蘇城的時候,看見他會砰砰的心跳,可為什麼現在沒感覺了?完了完了,我的花痴病升級了!」江楠楠又開始自言自語了。

「您好能幫我續杯咖啡,好嗎?」「哦,好的,馬上來。」江楠楠端着一杯咖啡,走到了那位帥哥的桌前。「你好,我叫葉修,小姐貴姓啊?」要是放在以前,江楠楠肯定是心花怒放激動不已了,可今天她卻很淡定的說「噢…我姓江,請問您還有什麼別的需要嗎?」「嗯…暫時沒有了。」葉修沒料到竟然有女孩子可以這樣子跟他說話。「哎,楠楠,那個帥哥跟你說的啥?他來了這麼多次了,從來沒有跟我們搭過訕呢!」「他就說…他叫葉…修…好像就是叫葉修吧?」「還有沒有別的了?」「就是問我叫什麼。」「我的天哪,她不是看上你了吧?楠楠,你今天走什麼運了?他竟然跟你搭訕了。你太牛了!」青青瞬間向江楠楠投來崇拜的眼神而江楠楠則似笑非笑了一下。「服務員這邊需要續杯…」「哦,來了來了。」趁機她趕緊溜出了青青可怕的眼神…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久悅」的生意越來越好了。她們又一直忙到了深夜。「哎…呀…我快不行了!我要回去了。我的床在向我揮動着它的小手…」青青拖着疲憊不堪的聲調對江楠楠說「去吧,去吧,你快去吧!路上小心點!」「嗯,拜拜!」今天輪到江楠楠收拾打烊了,她井然有序的做着收尾工作,然後熟練地鎖上了門…「江小姐!」在不遠的路燈下傳過來一個聲音,她扭頭一看原來是葉修,「葉先生,您有事嗎?」「哦,是這樣子的,我的手機好像落到你們店裡了,幸虧你還沒有走,能幫我開下門,我找一下嗎?」「哦,好的!」過了一會兒兩個人一起走出了店「太感謝你了,幫我把重要的東西找到了。」葉修甜甜的給了江楠楠一個微笑。「要不是因為它沒電了,估計我們會找得更快些…」江楠楠也是微笑的回了一句。「這麼晚了,江小姐要一個人回家嗎?很不安全哦,我送你吧!」「哦,不用了,我已經習慣了,再說也沒多遠,真的就不用麻煩您了!」拗不過葉修的再三堅持,他們倆就結伴而行了。

剛走了沒多遠,就聽到「楠楠…」不知道什麼時候冷蘇城來到了她身旁。「江小姐,這位是?」「哦,這位是我表哥!」「表哥,這是我們店裡的老顧客,葉先生。」三個人面面而望。「我怎麼突然感覺到有點冷颼颼?」江楠楠心裏暗暗地嘀咕着,「您好!我叫葉修!」葉修禮貌的伸出了他的手想和冷蘇城打個招呼,可是冷蘇城好像並不領情,居然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剛才我剛鎖完門,葉先生說他的手機落到店裡了,我就回去陪他找了手機,然後葉先生說天太晚了就要送我回家…」為了緩和僵局江楠楠趕緊說。「我不是告訴你了嗎?以後每天晚上我都會來接你的。」冷蘇城上一秒還在一邊輕輕的替江楠楠整理着碎發一邊溫柔的對江楠楠說著,下一秒就一把將江楠楠的身體拉向自己這邊冷冷的看着葉修接著說「就不麻煩葉先生送我表妹了!」「哦,不麻煩,是我應該做的,也是我叨擾在先的。」「那我就先走了。」葉修很識趣的微笑着離開了。「恕不遠送!」冷蘇城看着葉修漸行漸遠的身影,語重心長的對江楠楠說「以後遇到不熟識的男子萬不要再多言了,世道險惡,一個女孩子一定要學會保護自己才行。」「沒有你之前我不也是一個人回家的嗎?我就納悶兒了,自從你出現了那個葉先生也開始跟我說話了?」她繼續嘟囔開了。「我怎麼感覺那個葉先生似曾相識!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冷蘇城帶着疑問的說,「你才來這裡幾天呀?還似曾相識,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我…怎麼可能?」「好了好了,不為難你了,趕緊回家吧,好累呀!」

「噓…有人!」冷蘇城突然警覺起來伸着脖子四處觀察。「你是狗耳朵嗎?這麼安靜的哪有……」「快跑!」話還沒說完冷蘇拉着江楠楠的手迅速的奔跑起來。「什麼情況呀?別跑那麼快呀,我跟不上啊!」「那些黑衣人又跟上來了,我們要趕緊甩掉他們…」「我去,這是什麼節奏呀?累了一天,晚上還要夜跑……」他們倆被迫跑到了一個死胡同「完了完了這回死定了!」江楠楠慌了開着哭腔說。「有我在定護你周全,快躲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幾個黑衣人蜂擁而上和冷蘇城交上了手,「蘇城小心!」正當他們交手的時候,另一個黑衣人想來了一個措手不及從冷蘇城的身後襲擊他,江楠楠發現後立馬用自己的身體去阻擋,結果被黑衣人刺傷了右臂。冷蘇城見狀如猛虎出籠,使出洪荒之力三下五除二把他們全部打跑了。「不是說不讓你過來嗎?你怎麼就那麼不聽話?」他很兇的訓斥着江楠楠但滿眼又都是藏不住的疼惜。「我…我是怕你再受傷!」江楠楠忍着劇痛咬牙擠出來那幾個字,冷蘇城趕緊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口後就抱起江楠楠一躍而起…

「王爺…」「還是讓他跑了?」「是屬下們無能,不過我們傷了他旁邊的小姑娘。」「小姑娘?誰讓你們傷害她的,她傷在哪裡?嚴不嚴重?要不要緊??」那人一聽江楠楠受傷了,頓時就暴跳如雷,「沒,沒多…沒多嚴重…就…刺傷了她的右臂而已。」「刺傷…還…而已…,我說了我要的是冷蘇城的活人,如果再有下次,提頭來見!」這個黑衣人的頭領轉身的那一幕讓人不寒而慄…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