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連載中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姚書瑜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姚書瑜 賀承逸 霸道總裁

姚書瑜以為嫁給賀承逸就是一輩子誰知新婚第二天她就莫名其妙地躺在了青梅竹馬的床上,並被老公抓了個正着十個月後,她生了個男孩可親子鑒定和賀承逸沒有血緣關係姚書瑜苦苦解釋賀承逸卻滿目冰冷:姚書瑜你覺得我是相信你的滿嘴謊言,還是相信這張白紙黑字的親子鑒定呢?他恨她怨她,把她困在身邊日日夜夜的折磨她直到有一天,姚書瑜帶着孩子逃了,賀承逸也瘋了真相也逐漸浮出水面展開

《賀少別虐了,夫人她要再婚了》章節試讀:

「阿逸,你終於接我電話了…… 」
帆帆今天在幼兒園被小朋友推倒,傷到了戴耳蝸的那邊耳朵,進手術室前一直哭着要爸爸……
姚書瑜連給賀承逸打了好幾個電話,他終於接通了。
「我說過這個時間點不允許你打擾我。」他的語氣里夾着一絲不悅。
現在是晚上的七點半,正是賀承逸在外面玩樂的時候。
他們之間確實是有過這麼一個不成文的規定。
賀承逸每個星期帶一個禮物給孩子,姚書瑜不管賀承逸的私生活……
可是姚書瑜聽到電話那邊很安靜,並不像是在外面玩。
姚書瑜望着病床上左耳包紮着,臉色蒼白的好像一張白紙的帆帆,她的整顆心瞬間緊擰在了一起。
帆帆的耳朵並不是先天失聰的,而是兩歲的時候,一次高燒,當時因為姚書瑜和賀承逸吵架了,他將自己和孩子關在了房間里,不讓任何人出現照顧他們母子倆。
最後因為沒有及時送醫院,而引起的中耳炎症,然後又因為孩子太小,免疫系統發育不成熟,導致了左耳失聰。
為了帆帆醒來能見到爸爸,姚書瑜此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深吸一口氣:「阿逸,帆帆左耳受傷了,他剛做完手術,你…… 」
姚書瑜的話還沒有說完,賀承逸便不耐煩的直接打斷她後面的話。
「錢我會給你打賬戶上,別再煩我!」
賀承逸的話沒有半點感情,姚書瑜卻覺得無數把刀刃狠狠的刺在了她的心頭上。
她知道他這樣說,不過是在敷衍和羞辱她。
而他這樣的態度,已經持續了五年了,即便如此,姚書瑜的心還是會忍不住的疼。
賀承逸比姚書瑜大一歲,是她的學長。
兩人在大學相識相知相戀,一起度過了美好的大學四年。
那時候學校的人都知道賀承逸是帝都首富賀氏集團的繼承人,巴結和喜歡他的人簡直是數不勝數。
可賀承逸卻在新生活動上,一眼就喜歡上那個活潑開朗的姚書瑜。
之後的時間,他製造着各種巧合和她相遇,漸漸的兩人就走到了一起。
加上當時的姚家在帝都也算是有些實力的,兩人也能說是門當戶對了。
所以大學一畢業,賀景帆就跟姚書瑜求婚了,並且在半年後兩人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婚禮。
當時姚書瑜真的覺得自己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系吧,所以她的人生才會如此的順風順水。
可直到新婚第二天,她所有的美好都在頃刻間破碎了。
那天本來她是要和賀承逸度蜜月的,但是因為公司臨時有事,兩人的蜜月推遲了。
然後她的好閨蜜趙欣然就組局說,慶祝姚書瑜成為他們這個小團體里第一個結婚的人。
那晚本來一切都正常,姚書瑜不喜歡也不會喝酒,直到突然有人勸着姚書瑜喝酒,說大學四年她也從來都沒跟大家喝一杯,說她不給他們面子。
這時候的趙欣然還是幫着她說話的,還大方的說,替姚書瑜喝。
大家便又起鬨,替喝得三杯起。
趙欣然當時已經喝了很多酒了,姚書瑜不忍心,便還是決定自己來喝這一杯。
誰知道姚書瑜喝了這杯酒之後就漸漸的不省人事。
後面再醒來就是被賀承逸撞到自己和從小一起長大的蘇凱赤身**的躺在同一張床上。
姚書瑜一直都以為是自己酒量不佳,所以才會和蘇凱一起出現在同一個房間里。
而賀承逸就算再愛自己,也無法接受自己「背叛」了他這件事。
姚書瑜忍着頭疼想解釋,賀承逸卻根本不給她這個解釋的機會,轉身就離開了,這一走就是一個月。
並且不給姚書瑜任何解釋和聯繫上他的機會。
而一個月後,姚書瑜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姚書瑜知道賀承逸是愛自己,甚至是想去相信自己的,不然也不會出了那事,他還從來都沒提過離婚。
只是當孩子出生……賀承逸抱着孩子去做親子鑒定的時候……
賀承逸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他們之間就再也沒有當初的溫情和浪漫了。
姚書瑜當時也不是沒想過要離婚,可是她堅信自己那天和蘇凱什麼都沒有發生。
她堅信這個孩子是她和賀承逸的,她不想自己的孩子還這麼小就沒有父親。
她相信總有一天,謎團會解開的。
過往的種種宛如散不去的濃煙,籠罩着兩人,賀承逸怨自己可以,但姚書瑜希望他對孩子能夠寬容一點。
「阿逸!我不是來找你要錢的!」姚書瑜的嗓音微啞,「帆帆今天在幼兒園受傷了,他想要見你,他已經一個星期沒有見到你了,你看今天可不可以…… 」
「沒空。」
賀承逸根本就不等姚書瑜將話說完,好像聽她說話是一件特別折磨和浪費時間的事情。
這兩個字還尤其的冷漠,一下就將姚書瑜給拍進了身後的懸崖深淵。
她的腦海里不禁浮現出賀景帆左半邊小臉被血水染紅,哭着問自己:「媽媽,我不是爸爸的孩子嗎?我是野種嗎?」
想到這個畫面,姚書瑜整顆心臟都抽痛了下。
如果賀承逸今天不來,帆帆一定會特別特別的失望和難過,也許還會覺得幼兒園裡的老師和同學說的都是真的。
這段時間,不知道是哪個家長得知了姚書瑜五年前的事,接着幼兒園裡就傳出了賀景帆是野種的話。
私下老師會八卦,被小朋友聽到了,然後就叫上別的小朋友道賀景帆的面前,嘲諷他是個小野種。
賀景帆一着急想要上去捂住帶頭起鬨的男孩,卻不小心被他身邊的人給推倒了。
放在平時,姚書瑜見他態度如此堅決,也不想說下去了,可是今天她不想讓孩子失望……
姚書瑜深吸一口氣,卑微的求道:「阿逸,你就抽空來看一下,就一下好嗎?不耽誤你太長的時間,帆帆真的需要你,需要你這個爸爸,他今天……」
「姚書瑜!」賀承逸忽然語氣微怒的叫着她的全名。
姚書瑜也嚇得身子一顫,後面的話全都卡在了喉嚨里。
「你不用再提醒我,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