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黑暗亂世:我以武功獵殺邪魔
黑暗亂世:我以武功獵殺邪魔 連載中

黑暗亂世:我以武功獵殺邪魔

來源:google 作者:愛做夢的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段蒼 愛做夢的熊

【系統+邪物+肉身強化+武功】天雲王朝,社會動蕩既有詭異邪物殘害生靈,又有妖人冒充聖賢禍害人間穿越而來的段蒼獲得獵殺系統不僅殺死邪物就能強化身體,還能獲得獵殺點快速學習武功,一條通向無敵的道路在他腳下就此展開....展開

《黑暗亂世:我以武功獵殺邪魔》章節試讀:

-------------------------------------

第二天清早,段蒼早早起來去了對面的七殺武館。

和石林一樣,岳山也給了他一本小冊子,上面記載着七殺刀法的修鍊方式與各種注意事項。

段蒼拿到秘籍後,沒有久留,和石岳二人約好了日後再聚,便前往了衙門。

「老石,往日你可是對傳武的那套規矩最為講究的,怎麼捨得將武學傳給那小子,還刻意慫恿我也將七殺刀傳了出去,可別告訴我僅僅是為了與我鬥氣...」

等段蒼走後,岳山不解地問着石林。

他對石林非常了解,對方可不是為了爭一點意氣就會視祖宗規矩如無物的人。

「咦,沒想到你這榆木腦袋也還有開竅的一天?」

石林故作驚訝地看着岳山,隨後一副高瞻遠矚的樣子緩緩道:

「實話告訴你,我看這姓段的小子年紀輕輕實力便達到了一流之境,如此天賦恐怕要不了幾年就能成就先天。

到時候我們兩人的武學他怕是看不上眼了,不如趁其羽翼未豐時先提前投資,日後說不定能收穫一份驚喜。」

「你就這麼看好他?像他這樣有點武學天賦的人咱們可見了不少,別說成就先天,能不能在這個世界活下來都還兩說呢。」

岳山對於石林的話不置可否。

「呵呵,昨晚我也是你這般想法,當時傳給他武學不過是一時心血來潮罷了,可今日我已經確定先天不過是此人腳下的第一步罷了。日後能走到哪我也看不清。」

石林想着今日早上看見段蒼時對方手腕皮膚上露出的如玉石一般的光澤和紋理,顯然是一夜之間段蒼的磐石身已經有所成就。

「我懷疑這小子恐怕是身具靈種之人......」

「嘶--你是說他有可能成為修士?」岳山倒吸一口涼氣,終於知道了石林為何對段蒼如此看重。

他和石林年輕時在外闖蕩聽前輩說過,這世上有一種人身上具有一種叫做靈種的東西,這種人最大的特點就不管學什麼武學都進度飛快,甚至能短時間內達到普通人一輩子才能成就的境界,更有人說身負靈種的人能夠成為修士。

「若真是如此,那和他之間的關係可不能簡單就結束了,以後還得多走動走動。」岳山默默想着。若是段蒼真能成為修士,自己又能抱上這條粗腿,以後身家性命可以說再也不用擔心了。

正在趕路的段蒼自然不知道石林二人心中的想法。他雙手提着兩個裝着頭顱的包袱,疾步而行,越靠近臨安縣衙,他心裏越是驚訝。

縣衙所在的正氣街,向來是臨安城內最乾淨最整潔也是治安最好的街道。然而今日街道兩邊的店鋪竟然都被毀得只剩殘垣斷壁,各種建築物的廢料殘渣散落在街道上,一些差役打扮的人正在清理街道。

「看這架勢,昨晚衙門這邊應該也發生了戰鬥,只是不知道結果如何?」

段蒼想着昨晚的遇到的羊頭邪物以及它嘴裏說的話,猜測衙門也遭到了襲擊才導致無人去救援虎踞街上的武館眾人。

「前面的人站住!你手裡提的什麼東西,打開讓我看看。」

突然一個清冷的女聲從段蒼身後響起,將他叫住。

段蒼轉過身去,發現身後不遠處站着一個身穿黑色錦服的年輕女子,衣服的正面用金線綉着一隻狀如猛虎的猛獸,看起來凶威十足。

她的身材高挑,腰間系一把長劍,頭髮向後梳着一個單馬尾,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臉上戴着一隻鳳凰翎羽樣式的半邊面具,遮蓋住了左臉,露出的右臉上肌膚白皙,一隻丹鳳眼透着獨特的神韻,整個人看上去英氣十足。

「在下段蒼,正有要事趕往衙門,不知閣下如何稱呼,叫住在下所為何事?」

段蒼並沒有因為這女人的無禮而生氣,他看這女子所穿衣服透着不凡,貌似是官府的人,可他的記憶中沒有對應的官職與這種衣服相配,因此先保持一個謙遜的態度試探一番。

「我讓你打開手裡的包袱,說那麼多廢話幹嘛?」女子口中帶着不耐煩的語氣,向著段蒼逼近。

聽見對方帶着傲慢的語氣的話語,段蒼臉色冷了下來。雖然他不想節外生枝,可麻煩已經找到了頭上。

「閣下莫非是官府的人,既然如此和我一同前往衙門便知道我手裡提的什麼了。」

他做着最後的讓步,眼前女子咄咄逼人的態度讓他不爽,不過他不想因為這人耽擱了他的正事。

「我是什麼人你待會就知道了,我問你,你左手提的包袱內的邪物是從哪裡來的?」

「你怎麼知道...」

段蒼聽見女子的問話,心裏一驚,他左手提着王遠化為狼人後的頭顱,右手則提着王遠所殺的兩名女子的腦袋。兩者用厚厚的布匹包裹,尋常人絕看不出裏面有什麼東西,這女子竟然能一口道出他所提之物,着實讓人驚訝。

「還不打開包袱!光天化日之下莫非你還想拿着這邪物去害官府之人?」眼前一身英氣的女子繼續斷然地對段蒼喝道。

她有秘法能察覺出邪物的氣息,剛剛段蒼經過時她心生感應於是叫住了段蒼,見段蒼一直不肯打開包袱,懷疑段蒼心虛準備做些見不得人的事。

隨着女子的大喝,原本在街邊進行清理的差役們也緩緩圍了過來,這個女子說來還算他們的上司,眼見上司有事,他們都過來助威。

「你既然能猜到我這手中所提事物,想來不是凡人,那給你看看又何妨?」憑着女子的穿着以及她嘴裏的話語,段蒼對她的身份已經隱隱有了猜測。

看着四周靠過來的差役,段蒼索性解開了包袱,反正自己來衙門也是要和他們打交道的,不如現在就先將事情說明白了。

隨着段蒼將包袱打開,一顆猙獰的狼頭出現在眾人眼前,那狼頭長滿了青色毛髮,體積有尋常野狼頭顱的三四倍大小,更讓人吃驚的是,狼頭的眼眶內的一雙眼珠已經不見,只有些乾癟的碎肉殘留在其中,周圍的差役們都此景嚇得連連後退,生怕這怪物突然暴起傷人。

「各位莫慌,這邪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它原本是我師兄,昨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