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好事將知
好事將知 連載中

好事將知

來源:google 作者:說夢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加州 未知 現代言情

——一見鍾情這樣的事情,怎麼會有人相信呢?未知記得見到傅加州的那個夏天,烈日當空,蟬鳴依舊,少年順着微熱的風,走進她的世界......江臨中學轉來了一個女生,據說是一文科生,為愛轉理,手段用盡,瘋狂求愛,故事越傳越大,身為女主角的未知表示自己什麼都還沒有做呢?......「可是你沒有告訴過我」未知鼻子發酸:「眾所周知的事情,我現在才知道」未知仰頭,眼淚順着眼角下來:「這樣有意思?」少年低頭看着她,光潔白皙的眼角有點紅,眼底帶着柔情,傅加州上前一步,想擦掉她還在流的眼淚未知退後一步,眼神堅定:「我和她哪裡像?」傅加州心口一緊,凌厲分明的臉上有些不確定:「像什麼?」未知擦乾淨臉上的淚水,抬頭凝視,聲音喑啞:「沒什麼了」——離開江臨的那天,這個城市下了那一年的第一場雪,未知一個人,和來時很像,雪越下越大,未知仰起頭,雪花化在臉上,很像眼淚,涼涼的……展開

《好事將知》章節試讀:

晚自習結束,未知等人流走的差不多了,才背起書包往校門口去,未知這邊雖沒有斷絕關係那麼嚴重,但這時候轉科也肯定不是好事。

校園裡沒那麼多人了,校門口的各個小攤邊倒是被圍得水泄不通,未知剛從裏面擠出來,就看到了靠路邊停着的一輛賓利。

她伸出手輕輕地敲兩下車窗,車門被人從裏面打開了,未知把書包取下來,坐了進去。

未知有點不安,車子已經開了近五分鐘,溫聞一句話都沒說,前面的司機專註地開車,車裡很安靜,靜的未知的心有點慌,她知道這次有點任性,沒和他說進了理科班,可也沒有打算一直待在理科班啊!未知有點難過,不管是因為什麼,都有點難過。

未知稍微往他那邊移移,兩隻手去拉他的胳膊:「對不起,別生氣了。」

溫聞沒搭理她,未知也有點氣餒,她本來就不會哄人,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拉着溫聞的胳膊輕輕的晃。

溫聞雙眼盯着電腦,手指在觸摸板上來回移動,時不時敲擊鍵盤,好一會兒才開口說話:「未知,你確實不該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未知其實是有點怕他的,再加上是自己做錯了,更理虧,解釋:「哥,我沒有要待在八班,我是想等之後就轉到文科班的,我在八班報名了英語競賽,我想在那考完。」

溫聞不處理工作了,就那麼看着未知,未知被看得有點慫,溫聞看她低着頭,輕輕嘆口氣:「你自己決定,我又不是你親哥。」

「你是我親哥。」未知靠着他肩膀:「我發誓,最晚十一月份,我一定過去。」

夏季的夜晚很靜,透過玻璃從樓上朝下看,什麼也聽不見,溫聞趕最後一班機回去的。

未知,我每天都很忙,沒那麼閑,我希望你能管好自己的事情,這是溫聞走之前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拉開門的時候,外間傳來了很多雜音,未知拉緊書包上的帶子,往電梯走去。

正要走出門時,從前台跑過來一個人,「未小姐,剛溫先生讓我把這張卡給你。」那個人又補充:「你以後想吃飯的時候,都可以來這。」應該沒錯吧,這是個VIP卡呀,那個人想。

未知接過來塞到口袋裡,對着人笑了下:「謝謝。」

即使是夜晚,馬路上還是人來人往,路邊的有個小攤正準備收攤,看到未知走過去,小攤的大媽放下手上的凳子,殷勤地問:「小姑娘,要吃點什麼?」

未知買了烤串,拎着它一時有點迷茫,這個城市是她要求來的,當時溫聞讓她出國的意思很明確,未知還是很感謝他給了自己一個選擇的機會,江臨市是她的選擇,江臨有她印象里美好的記憶。可是現在未知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來了這裡了,所以呢?以後怎麼辦?她嘆氣,到底在期待什麼?

走了一會兒,發現眼前的路越來越陌生,好像不是回去的路,未知嘆了口氣,果然不該對自己記憶力盲目的自信。四周大都是一些店鋪,未知沒看到垃圾箱,她把吃完了的串串換到另一個手上,叫了輛車。

不遠處的頭頂廣告牌閃着五顏六色的光,未知被刺得頭歪向右邊,幾個男孩正好從右邊街角的商場走出來,傅加州走在最前面,邁着懶散地步子,徑直走向停在路邊的車。

高適和林更加在後面和一個女生說笑,林更加拉開前面的車門,高適拉開後車門,女生坐了進去。

未知獃獃的站在那,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遲緩了,車子調轉了頭,未知甚至能通過降下的玻璃看清傅加州臉上的表情,他靠在車座上,有些疲憊。應該是疲憊吧,未知低頭咬住嘴唇,胸口感覺像被勒住了。

「加州,你累了?」林更加還趴在窗戶往後看:「剛那好像是未知。」

傅加州皺眉,好像沒聽清:「嗯?」了一聲,靠在後面,臻誠及路邊的店鋪在後視鏡里的輪廓越來越小,看不清人,隨口問:「她在那幹什麼?」

「不知道,就站在那。」林更加。

「應該是在等車。」許零也往後看:「是剛剛穿鵝黃裙子的那個女生吧?我剛也看到了,應該在等車。」

傅加州不知有沒有聽許零說話,他閉着眼仰頭靠在后座上,沒有說話,閃爍的燈光打在車窗上,突出的喉結微微動了下,輪廓深邃的臉上沒有表情。

未知讓司機把車停在巷口,開出租的司機是個大叔,「你一個女孩子,叔給你送進去,沒事不加錢。」

「謝謝大叔,我感覺有點悶,想下來走一走。」有點悶是真的有點悶,未知感覺再在車裡待着,她真的要吐了。

大叔可能真的怕她吐在車上,也不多事了:「那行。」

未知找了個垃圾桶,把提了一路的炸串扔進去,又從包里拿張紙擦手,扔進去。

未知正要從書包里拿鑰匙,玄關處傳來腳步走動的聲音,門從裏面擰開了。

「未小姐,你終於回來了。」何阿姨有點着急:「溫先生往家打了電話,我說沒回來,他說你手機打不通,讓我出去找找。」何阿姨把手上拿起的鑰匙又放回鞋柜上,上前接過未知手上的書包,絮絮叨叨地:「以後可不能這樣了,大晚上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溫先生都擔心死了,手機也打不通,這要真出什麼事,我怎麼……」

何阿姨也在大戶人家裡待過,知道些有錢人家的曲曲繞繞,她不知道未知和溫聞兩個人什麼關係,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說。

未知走過去倒杯水,等嗓子舒服過來了才溫聲說:「我手機開導航開的關機了,沒關係的,等會我去給我哥打個電話。」

未知安撫兩句,拿着何阿姨的手機上樓給溫聞打電話。

「她回來了?」溫聞那邊有輕微的說話聲,應該是剛下飛機。

「回來了。」未知趴在二樓的欄杆上,神情放鬆:「你剛下飛機嗎?」

溫聞沒回答她,電話那頭還是時不時的有對話的聲音,未知又開口:「哥?」

溫聞好像對旁邊說了句什麼,就聽見他的聲音從聽筒傳過來:「最晚十一月,必須回去,未知,不要任性!」

未知剛想回答,就又聽見他說:「我這邊還有事,你早點睡覺。」

未知趕在掛掉電話之前也說了句,你也早點睡覺!然後把手機拿給何阿姨,上去洗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