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還敢不敢再狗血一點!
還敢不敢再狗血一點! 連載中

還敢不敢再狗血一點!

來源:google 作者:二莫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洲 季竹

兩世情牽換第三次相見心口不一的男人加上古靈精怪的女人周洲「我很想你」大米粥的粥!粥粥...「只要能救他我願意將雙手染紅」展開

《還敢不敢再狗血一點!》章節試讀:

朱小竹摸了摸肚子道:「知道啦小桃,我有點餓你知不知道廚房在哪裡呀。」

小桃無奈的搖了搖頭「小竹姑娘我去幫你拿吧,你在屋子裡等我就好。」

朱小竹眼睛一亮「好啊好啊,拿點肉肉和蔬菜,謝謝你啦小桃。」

在一座聳立的山上,周圍只有這一座山,山上就是彎月教的住所,山腳下、山中腰、以及山頂上都有各種房屋。

如果不是周圍環境太過複雜,這一定不會引人注目的,沒人知道萬月教是怎麼在這麼危險的山上住下去的,當然除了彎月教的人。

山頂上佇立着最大的住所,也就是教主所在的位置,大廳的裝飾多以彎月為主,唯一不同的是教主的椅子上擺放着一隻金豬,與周圍格格不入。

而此時椅子上坐着一位男人,準確的說這個男人戴着面具,只看得見一雙眼睛,深黑的眼瞳讓人無法捉摸,與周身冷清的氣場搭配,讓人深陷其中。

當然了他最大的魅力就是主角光環,但是碰到意外因素可就沒有主角光環了,意外因素就是宿主朱小竹,她本不在這個世界自然就是意外了。

而且因為系統的稀少,世界裏有許多bug只能慢慢修復,就像周洲第一次見到朱小竹一樣,是不可能看見圖像的,這就是個bug。

此時的周洲(大冤種)開口了「本座讓你們查的事兒怎麼樣了。」

聽到這話台下的老的少的都默默地流了一背虛汗,沒人敢說話,更沒人敢不說話,一時間陷入兩難的境界。

這時一位白衣飄飄的男子清了清嗓子正打算用自己迷人的嗓音說還沒找到。

周洲看了看台下的眾人搖了搖頭像是要大赦天下的抿了抿嘴,便率先開口道:「繼續找,都退下吧。」

周洲緩緩的站起了身,上一次的感覺又來了,不過這次什麼都沒看到,只有吧唧嘴的聲音。

周洲「?????」

其實是朱小竹在房間里吃燒雞的聲音。

周洲此刻像一個憨憨一樣,眼神里充滿了大大的疑惑,周洲也是第一次這麼迷茫,接着周洲試探的開口「你是誰?」

這可給朱小竹嚇了一大跳,房間里可就朱小竹一個人,小桃拿了吃的就回去了,大晚上的可別鬧鬼啊,怪不得小桃說不要亂跑呢。

朱小竹咽下燒雞警惕的看向周圍,並沒有人,緊接着又出現了聲音

「上次我在小河裡看到的是你嗎?」

朱小竹「?????」

什麼叫上次在小河裡看到的,我被看光了?

朱小竹大着膽子問道:「你上次在小河邊看見什麼了,你監視我?」

這一說不要緊,給周洲嚇了一跳,其實周洲並不知道能聽見她說話只是試一試,這一試像打開了開關一樣。

該害怕的不是朱小竹,而是周洲身邊的白衣男子,他親眼看見周洲和空氣說話,震驚的按着自己的人中防止自己暈過去。

但是又害怕周洲出事就只能在一旁守着,周洲這個變態還看別人洗澡?太無恥了。

周洲連忙解釋道「誰看你洗澡了,明明是你突然出現在我腦海里,而且我也沒看你洗澡。」

周洲真的是有苦說不出,被安上了流氓的稱呼。

朱小竹聽到沒看到什麼,放心了一點,隨後質問道

「那你是怎麼能和我說話的」

周洲無語

「你有能力與鬼魂聊天嗎?」

現在系統很想大聲喊上一句「周洲、你、是、我、的、神、感嘆號」

朱小竹:「你還沒說你是誰呢。」

周洲:「你還沒說你是誰呢。」

朱小竹:「怎麼沒聲音了。」

周洲:「怎麼不說話了。」

bug暫時修復

小桃聽見朱小竹好像在和誰說話。

敲了敲門問道:「小竹姑娘你在和誰說話」

朱小竹有些心虛

「沒有啊,你聽錯了吧。」

小桃摸了摸頭以為自己睡糊塗了

「好吧,有什麼事您記得叫我。」

白衣男子小心翼翼的看向周洲確定正常之後問道

「教主,您剛剛在和誰說話,是不是腦袋不舒服啊,我去找小啰嗦給您看看?」

周洲撇了撇白衣男子,並沒有理他轉身回了卧房。

空蕩蕩的大廳里就剩下白衣男子,白衣男子感覺身後涼颼颼的,一遍跑着一遍嘟囔着「周洲,早晚有人收拾你,哼」

是夜,晚風漸涼,院子里的紅楓隨風晃動。

今夜周洲竟然失眠了,他覺得與那位女子一定有什麼牽連,也好奇為什麼可以聽見對方的聲音,他一定要找到這個女子…

周洲手腕處的紅線像捉迷藏般若隱若現。

紅楓的樹葉飄進了夢裡,那如火的楓葉連成一片,與那晚霞相互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