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運,扮演鍾離,隊友焰靈姬
國運,扮演鍾離,隊友焰靈姬 連載中

國運,扮演鍾離,隊友焰靈姬

來源:google 作者:蠟筆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焰靈姬 都市小說 鍾離

資源匱乏,禁地降臨!詭異猖獗,人心難測各國將選出兩位選手征戰禁地,奪取國運這不僅是與禁地詭異的碰撞,更是一場世界洗牌之戰在這個群雄並起的時代,帝王卻只有一人!「此世群魔諸神並起,我雖無意逐鹿,卻知蒼生苦楚」「只願蕩滌四方,護得浮世一隅……」「天動萬象」鍾離俯瞰着蒼茫大地,身後的天空中飛出一枚如星辰般閃耀的隕石!此刻,詭異哀嚎,敵軍倉皇「契約既成,食言者當受食岩之罰」……說書人醒木一拍,娓娓道來「誰能想到當初不被人看好的鐘離選手,竟是如今的岩王帝君,武神大人呢?」聽罷鍾離微微一笑,默默起身離開座位,隨即聲音傳來「助理,付錢」展開

《國運,扮演鍾離,隊友焰靈姬》章節試讀:

500多個寶箱一共開出兩百多枚屬性丸,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道具。

E級屬性丸比F級要好上許多,在力量速度等方面的提升基本穩定在6-10點。

和焰靈姬平分後鍾離一共獲得127枚屬性丹,雖然幾點屬性值鍾離看不太上,但量變會引起質變。

全部吃下後鍾離能明顯感覺到實力大進一步,扮演系統和禁地沒有衝突,他一人可獨享兩份提升。

「扮演進度增加1%,目前進度為9%。」

「等級提升至19級,天賦1-普通攻擊等級提升,當前等級為2級。」

鍾離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抹喜色,果然戰鬥才是提升進度的最好方式。

等級到達20級後將會進行第一次突破,屬性不僅能大幅提升,還可以解鎖一個新的天賦。

若自己沒記錯的話,解鎖的天賦應該是懸岩宸斷。

【懸岩宸斷:處於玉璋護盾庇護下的角色護盾強效提升5%,該效果至多疊加5次,持續直到玉璋護盾消失。】

「很快了。」鍾離呢喃。

焰靈姬盤坐在一旁,還在默默消化着藥力,有鍾離守在身旁,她感覺無比安心。

「眉似遠山不描而黛,唇若塗砂不點而朱,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容想必也不過如此吧?」鍾離望着她輕聲說道。

聽見鍾離的誇獎焰靈姬頓時亂了分寸,氣血上涌,雪白的臉龐上瞬間爬滿了如晚霞般令人沉醉的顏色。

他怎麼突然誇起我來了?誇得還……挺有水平。

焰靈姬沉寂二十年的心弦突然顫抖了一下。

等等,焰靈姬你在想什麼?冷靜點,不要被他亂了心境。

「鍾離太會撩了吧,我家那口子只會阿巴阿巴。」

「完了呀,女神臉紅了,大家散了吧沒希望了。」

「本來就沒希望,我只是來嗑CP的。」

「怎麼辦,兩邊我都愛,我豈不是瞬間失戀兩次?」

「你男的女的?」

「男的啊。」

「姐妹們把這個同叉出去!」

鍾離倒也是無心的,遇見美麗的事物他下意識就想誇獎兩句。

整理了一下戰利品,絕大部分都是沒什麼用的武器。

他將這些東西放在一邊,等焰靈姬醒來讓她挑選即可。

走出洞穴,望着即將步入黑夜的天色,鍾離漫不經心地走進了樹林中。

「鍾離怎麼扔下焰靈姬一個人跑了?」

「不會想單獨行動吧,這太危險了。」

「難道周圍有敵人?」

彈幕諸多猜疑,卻見鍾離閉上了雙眼,幾秒後突然睜開。

貫虹現身,鍾離將它朝右邊擲去。

頓時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鍾離慢悠悠地走了過去。

「野豬?原來鍾離是出來找吃的。」

「太貼心了,我怎麼遇不上這麼好的男人啊。」

「別說你了,我們男人都想遇見這種男人。」

「多少是有點變態成分在裏面的,不過我也是。」

地上的野豬被貫虹刺穿了喉嚨,掙扎了幾秒便沉寂下去。

金色光點再度在鍾離手中凝聚,形成一層薄薄的岩石薄膜,將死去的野豬包裹。

隨後貫虹隨意劈砍了幾下,便是一堆木柴到手,用同樣的方式再包裹起來。

野豬和木柴懸浮在鍾離身後,由岩元素連接。

「優雅!實在太優雅了!」

「我還以為他會染上一身豬血,原來還有這種操作。」

「又殺野豬又砍柴,他身上竟然沒染上一點髒東西。」

「你們沒發現嗎?鍾離殺了幾百個詭異,身上也沒有一點鮮血!」

「卧槽!我這才想起來!這個男人竟恐怖如斯!」

將野豬帶回洞穴後,焰靈姬也正好吸收完全部的藥力。

作為一個習武之人,對於力量的渴求可謂是達到了極致,不將藥力全部吸收她睡覺都不舒服。

鍾離將野豬和柴火放下,說道:「你來點火吧。」

「……我不是打火機。」

「你可以是,另外戰利品我都整理了一下,基本都是普通的刀劍,你隨便選吧,哦對了。」

鍾離從身後掏出一個黑色圓盤,遞給了焰靈姬。

「這是E級詭異護盾,我不在的時候你可以用它來作為防禦。」

焰靈姬拿過護盾,信息頓時映入眼帘。

【E級詭異護盾:可抵禦E級詭異攻擊,護盾值消耗完畢後將失去作用,再次充能需還耗費6個小時】

「你不需……好吧,你確實不需要。」

自己好像是第三次接受鍾離的東西了,怪不好意思的。

另一旁的武器焰靈姬沒一個看得上的,特殊材質製作的髮髻就是她目前最好的武器。

鍾離利用岩元素將野豬抽筋扒皮,隨後架到火堆上烘烤,全程面無表情且手法嫻熟。

焰靈姬看了看自己召喚出來的火苗,怎麼我的火就沒鍾離那麼聽話能幹呢?

「那個……我跟你商量個事唄?」火焰映襯下,焰靈姬顯得更加楚楚動人,一雙美眸靈動清純。

「你我既有契約之交,那麼凡在契約範圍內的事,都可同我商量。」

焰靈姬搖搖頭道:「不在契約內,我是想說,如果我死了,能不能把我屍體或者骨灰帶出去?」

鍾離沒想到焰靈姬突然會說這種話,反而愣了一下。

原來驕傲的她也會在別人面前暴露自己柔軟的一面,這和那個樂意調侃自己的女子可大不相同。

「當然可以,不過有我在你大可放心,禁地雖然危險,我也會盡全力保護你的。」

焰靈姬笑了,這一笑讓無數人心醉。

「看得出來你很強,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也凶多吉少,我們發過誓,這也算朋友了吧?」

「契約無法界定友誼,無法丈量情誼,但我願意成為你的朋友。」

「你說話怎麼總感覺帶着一股老腔老調,那就說好了啊,你來保護我哦,別反悔喲。」

焰靈姬恢復了平常的語氣,依舊是調侃中帶着一絲真誠。

鍾離點點頭,沒再說話。

「鍾離A上去了!他A上去了!」

「我已經嗑死了。」

「什麼偶像劇,什麼勾八言情劇,在現實的甜蜜愛情面前算個屁!」

「他倆雖然都沒表露什麼心意,但這種相處方式很舒服啊。」

「水到渠成的感情才會嗑得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