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詭世異道
詭世異道 連載中

詭世異道

來源:google 作者:樓拾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樓拾衣 洪亞周 都市小說

【都市】【異能】【詭異】【腦洞】靈氣詭世,險象環伺塵寰紛爭,百態競相人有善惡,妖或正邪沒有穿越,沒有系統只有小老道在線撒野展開

《詭世異道》章節試讀:

第二天,天剛亮洪亞周就來到圍牆邊。

圍牆附近的林子里霧蒙蒙的,屍體已經被運走了,草地上的血跡並不多。

「洪老師你好,我是案件的負責人,昨晚實在是誤會了,非常抱歉。」

現場的一個老**走過來和洪亞周握了手,說話的語氣很是誠懇。

雖然老**並不清楚洪亞周的真實身份或者有什麼深厚背景,但他似乎是忌憚着什麼。

作為案發現場第一嫌疑人的洪亞周,沒有經過任何審問就被原地釋放了,着實讓這位經驗豐富的老**也有些咂舌。

洪亞周看着似乎有些發獃的老**說道:「沒關係,特殊情況嘛。對了,兇器找到了么?聽說你們在附近找了一夜。」

老**指着幾米外的一處草叢,「找到了,在那邊找到的。」

「可以給我看下么?」

老**向旁邊的年輕小**示意了一下,小**遞過來一個塑料袋。

洪亞周拿過袋子看着裏面的黑劍,伸出手摸了摸,心裏就有了答案,之後將袋子又還給了小**。

他沒有將自己的發現告訴這些**,或許是覺得他們沒辦法理解其中的緣由,也或許是覺得他們並不一定關心真相,畢竟他們只是普通的**。

「如果有什麼新的進展麻煩也通知我一聲。」

「沒問題,洪老師。」

談話很快就結束了,洪亞周率先離開了現場,**們則繼續進行着相關工作。

這件事情迅速的在網上傳開了:品學兼優的貧困學子為何變成痴情殺人狂?

輿論的壓力讓K大快速的響應了起來,使用任何可能的手段進行了公關。

三令五申嚴禁學生在網上談論這件事,有些發帖的學生甚至接到了莫名其妙的恐嚇電話。

各種專家、教授又相繼發聲,一時間各種美國槍擊案的節奏如潮水般出現在眾多媒體的頭條上,話題的熱點又慢慢的被引導到「在校大學生心理健康問題」上。

各種自媒體也吃起了人血饅頭,鋪天蓋地的心理健康雞湯文、雞湯視頻瞬間就就搶佔了公眾的視野。

而K大的這次事件理所當然的被火速的壓了下去,不得不感嘆資本的力量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他們根本不考慮公眾想知道什麼,而是考慮公眾只能知道什麼!

也許往後的時間裏事件仍然會在學生中存在一些影響,尤其是那些目睹血腥現場的學生。

比如黃靈這個無辜的學生,甚至已經住進了醫院,內心的創傷導致她的精神出現了一些異常。

但是時間總會沖淡一切,K大也終將恢復往日的祥和。

……

很快**的調查結果出來了:兇手畏罪自殺!

教工宿舍里三個男人聚到了一起。

「啪~」

庄言將一張報紙拍在了桌子上,氣憤的說道:

「干,不讓我們言論自由就算了,竟然還鼓吹小日本,這些媒體都是雜種么?」

「誰說不是呢,還說什麼小日本勇斗兇手救下十幾位學生,放屁。」路一弘也隨聲附和道。

「在我印象中,小日本只會殺人,根本就不可能救人,****」

庄言似乎對報紙上的新聞異常的反感,直接腌臢的罵了起來。

「蒐子就是蒐子,不要抱有任何期望!鞠着躬往你家門口倒核廢水這種事他們都能幹的出來,虛偽的利已主義人種。」

洪亞周嗤笑了一聲,罵日本人他向來都是信手拈來。

路一弘拍了拍氣頭上的庄言說:「有一說一,確實救了文楠,不過他要是早點出手的話或許那個貝斯手也不會死。」

「你是說藤田健太一直在場?」

洪亞周有點吃驚的問,這個信息他們之前沒有說,自己一時疏忽竟也沒問過。

「他從我們身後飛上舞台的,那時候出口都堵滿了人,他不可能是事發後從禮堂外擠進來的,肯定是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真以為他那麼好心啊?」

庄言越說越激動,揮拳往牆上懟了一下。

「這樣么?難道他在現場沒有出手,是為了確認什麼?或者單純就是看戲?」

庄言和路一弘有點疑惑的同時問道:「什麼意思?」

「我的猜測,他可能是想等兇手多殺幾個學生,然後多一些信息確認那把黑劍的詭異能力,出於某種原因又急着出手救下了文楠。」

「還好那把黑劍讓**收走了。」路一弘慶幸的說。

「真是**收走那倒好了,想的太天真了。」

「不會吧?兇手不是用那把黑劍自殺的么?」

「兇手是不是自殺不確定,但那把黑劍是確確實實的被掉包了。自殺的人能把劍扔出幾米外嗎?所以這裏面還有很大問題。」

洪亞周想到這裡就有些心煩意亂,不停的揉着頭髮,最關鍵的地方還是出問題了。

路一弘聽到這個信息頗為吃驚,「警方對外公布的信息里沒有說這些啊。」

「這些信息公眾永遠也不可能了解到,更別說整個事件的真相了。」

庄言好像想起了什麼,又問道:「對了洪老師,小路發給你的現場視頻你看出什麼了嗎?」

「沒有,拍的太不清楚了,看不清藤田健太用了什麼招式擋下那道劍風的。不過後來他又把兇手踢進後台,我猜是因為他不想在眾人面前出手,想去後台解決掉兇手。」

「難道是為了隱藏身份?」庄言若有所思的做了一個假設。

「應該是,我甚至懷疑是他故意放走兇手的,然後又回到現場和你們待在一起,這樣就洗脫了掉包黑劍的嫌疑,而那個山崎寺遠則在外面做好了接應。我估計那黑劍就是從亭子里飛出來的東西,他們也許就是沖這個黑劍來的。」

「肯定是那個娘娘腔小日本調包的,他肯定也是異人。」庄言咬着牙齒罵罵咧咧的說道。

「話是這麼說,沒有證據,難道你現在要衝進他們宿舍搜查么?」

「也不是不行,我和老莊可以偷偷去他們宿舍找一找。」

「算了吧,太危險了,尤其是那個山岐寺遠,我的感覺很不好,你們離他遠一些。如果真是他們乾的,也一定做好防備了,萬一他們狗急跳牆搞出點國際問題就更麻煩了。」

「那怎麼辦?」路一弘急的突然站了起來,好像自己的東西被搶了一樣。

「一步一步來,他們應該不會急着離開學校,不然前兩天就走了,或許還有什麼其他的動機也說不定。」

「洪老師,如果真打起來你有把握贏么?」庄言一臉關切的看着洪亞周。

「不好說,那兩個人藏得太深。好在我也沒有暴露實力,他們應該也不知道我會些什麼。不過我猜測那兩個人里有一個也會用關於火的能力,兇手的屍體有被火燒過的痕迹。」

洪亞周的話,讓房間里突然變得很安靜。

庄言和路一弘明白,如果現在不退出這場紛爭,那之後他們將有可能會面對不可控的危險,甚至喪命。

「對了你們倆的導引術練的怎麼樣了?」洪亞周轉移了話題,他想打破這該死的安靜。

洪亞周剛說完,庄言又興奮的接茬道:

「洪老師,我好像會使用靈氣了!」

《詭世異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