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鬼滅:哭柱的反殺之我可是純愛
鬼滅:哭柱的反殺之我可是純愛 連載中

鬼滅:哭柱的反殺之我可是純愛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青花魚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錆兔 鶴田真理

主角:原創女主x錆兔/慢熱配角:鬼滅眾ps:人物ooc/劇情/看情況/是甜的/我的文必須要甜嗚嗚嗚/內含搞笑因素一切都是在冥冥之中自有註定總是熱愛深夜趕稿子做畢設的某某不乖大學生,日積月累之下,終於在某一天厄運降臨在她頭上想像過眼睛一閉一睜世界就變樣子了情況嗎?想像過穿越到異世界本想做着米蟲生活結果居然是個高危世界嗎?想像過在新世界安頓好之後突然想起來這是個她曾經看過的二次元漫畫世界嗎?生於和平時代戰五渣的少女該如何才能順利成長,如何才能拯救她在這個漫畫世界裏的出場即守寡的家人!鶴田真理,畫圖真理,人生真理!試問,只掌握一門削筆技術的我真的可以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嗎???跪求金手指,跪求大佬帶!努力生活,身體健康,一切安好這是真理醬的人生真理,但是事實總是有着曲折離奇的走向嗚嗚嗚我只是個削鉛筆的讓我怎麼去殺鬼啊啊啊,弱小無助可憐.jpg少女啊,當一名純愛戰士吧,畢竟...會超常發揮噠!本文又名:《如何才能將BE改成HE》《真理小姐的兔子先生》《論看了一半鬼滅漫畫被刀傻了之後穿越到這個世界該怎麼辦》展開

《鬼滅:哭柱的反殺之我可是純愛》章節試讀:

快樂的聚餐結束後是日復一日的修行,鶴田真理上午先是跟着大部隊做着相同的基礎訓練和練習着揮劍姿勢,下午重複着上午的。

剛開始確實很吃力,但堅持住還是可以的,在夥伴們默默的鼓勵與陪伴中,鶴田真理努力跟上了每日的訓練課程,殊不知只是剛剛開始。

在她剛開始訓練的這一周,也只是從後山訓練回來的孩子們在木屋休息一下的調整而已,這裡的訓練量很大,非常大,一切都是為了使自己變強,每天鱗瀧老師都會改進每個人的訓練進度。

沒過多久,年長一點幾個孩子在做完訓練,便會準備一點午食就分散在狹霧山的各處,獨自修行着,鱗瀧老師隨後會到每一個孩子那根據其不同的特性安排特訓的內容。

前去特訓的是以鶴子為首的年長三人組,他們是在為半年後的最終選拔做準備,鱗瀧老師會很嚴格的訓練他們,並會為他們準備祛災面具保用他們安全。

要問為什麼鶴田真理會知道這些,就是那個沒有多少眉毛的、扎着刺頭朝天辮的、送她鵝卵石的、每次都會在她訓練快結束時給她上演滑稽表演和各種吶喊助威,說著各種他自認為有趣的玩笑逗着鶴田真理,彷彿有說不完的話的黑球!!

沒錯,已經生無可戀的鶴田真理決定使用阿春姐稱呼其的愛稱。是的,沒有任何歧義,真的是愛稱,笑。

而總是跟在自家兄弟旁邊的清秀小哥小次郎,只是會任由其兄長玩鬧,或許在他看來這也是對妹妹的喜愛,隨後就會在鶴田真理結束訓練後給她遞上乾淨的毛巾和水,就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讓人如沐春風。

不到一周的功夫,鶴田真理已經與這個織部兄弟由最開始行為的不理解和想躲避到現在坦然接受,還會鬥嘴開玩笑,其中發生什麼就不便詳述了。

「黑球,你這個笑話已經講過好幾遍了,換一個。」訓練結束的鶴田真理謝過小次郎的毛巾和水,有氣無力的、翻着死魚眼盯着面前蹦噠的少年,語氣森然道。

被嚇了一跳的黑球條件反射的向後一跳,撓了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色厲內荏語氣不足地嚷嚷着,「啊啊,小真理~你怎麼可以叫我黑球啊˃⌓˂,春他們這樣叫就算了,為什麼不叫我一郎大哥啊~叫一郎師兄也好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明明我也比你大兩歲…為什麼小次郎就可以被你叫師兄…嗚嗚嗚嗚哇哇…師兄我好不甘心啊啊啊….」

越說越委屈的黑球一郎,流淌着鱷魚般的眼淚,跪趴在了地上,手掌不斷拍擊着地面,甚至有要打滾的嫌疑,全然不知自己為何會被這樣對待。

原來,打碎少年的心只需要兩個字。

經過一周的強制洗禮,鶴田真理不由得讚歎小次郎師兄對其兄長的寬厚胸懷。

織部兄弟的事情還是真菰她們看見這倆兄弟十分喜愛她時,才準備告訴鶴田真理的。

他們倆原本的家中是做着販賣布料生意的商戶,在他們10歲的時候,行商途中遭遇惡鬼,父母及他們的幼妹都被殘忍虐殺。織部一郎在和其胞弟織部小次郎在逃亡途中被途經此處的鱗瀧老師搭救,織部兄弟感激鱗瀧老師懇請跟着他學習劍術,隨後拜入他門下。

織部兄弟得知會有年幼的孩子過來,非常期待新加入的鶴田真理,等見到她之後便決定將其視為自家小妹看待,在聚餐的那天兄弟倆一個為了找最好看的石頭一個為了找最美好的花朵而愁爛了腦袋,最後還是被看不下去的大姐頭她們幫忙一起找了。

得知真相的鶴田真理並不會真的對黑球一郎生氣,頂多就是逗逗他,只是沒想到這位大哥是個這麼樣兒的娃子,滿頭黑線。

訓練場地上還有也是剛結束訓練的真菰和錆兔,在默默地看着熱鬧,並習以為常。

【啊喂!不要把奇怪的東西當成習慣啊!!】鶴田真理內心無能狂怒。

這樣的訓練日常一直持續着,同時鶴田真理也得知了「最終選拔」是什麼情況。

那是需要實力得到培育師認可的劍士將會去的藤襲山,參加那個「最終選拔」,那是普通劍士成為鬼殺隊劍士的最後一道關卡。

會有專門的鬼殺隊劍士們經年累月抓捕實力適中的惡鬼關進藤襲山內,由於藤襲山常年盛開紫藤花,那些飢餓的惡鬼被囚禁在藤襲山,作為考生們的實戰對象並以捕殺他們為食。

要想成為鬼殺隊劍士的孩子們只有在藤襲山上存活長達七天,才能夠正式成為鬼殺隊劍士,並根據考生的表現賦予等級,才能選取自己選中的猩猩緋砂鐵,等候鍛刀村鍛造屬於個人的日輪刀,只有用這種材料打造的刀具才能斬殺惡鬼,不然只能拉着惡鬼曬太陽。

雖然黑球一郎有時候看着不太靠譜,但有用的東西還是有很多的。

做着可以增強實力,提高身體素質的修行,每天還可以呼吸山上的清新空氣,用着樹枝塗塗畫畫,還有可愛的夥伴們和嚴格卻不失溫柔的老師,以為這就是她的舒適圈。

想過着米蟲生活的鶴田真理安心下來,殊不知生活並非如此。

平靜的生活直到以鶴子為首的年長三人組前去參加最終選拔的前夕,如果鶴田真理知道將來發生的事情,她還會有這樣的想法嗎,危機慢慢浮現在她的腦海中,只是不知她將會在何時知曉。

同是孤兒的三人組在通過多年修行,最終通過了鱗瀧老師最後設定的課程,取得了認可,得到了鱗瀧老師贈予的刀和狐狸樣式的祛災面具。

黃昏時刻,穿着深色羽織的三人,腰間佩戴着刀,站在木屋前準備向眾人告別。

大姐頭的鶴子將面具斜扣在頭髮上,身旁的阿春也這樣戴着,並攬着鶴子的手臂將頭倚靠在其肩上,兩人揚起自信的笑容,意氣風發地看着他們的同門師弟師妹們。

一直沉默寡言的跟在鶴子身旁的留有中長款刺蝟頭的少年,佩戴着的狐狸面具,有着從額頭貫穿到到右臉頰的紅色紋樣。

「鱗瀧老師,十分感謝您對我們的教導,我們一定會通過最終選拔的,請放心,我們會回來的。」

寡言的少年在臨行前,清冷的嗓音從其面具下傳出。

三人朝着鱗瀧左次進鄭重地鞠躬以表感謝,隨後踏上前往藤襲山的道路。

卻不曾想,依舊是一去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