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鬼道仙途
鬼道仙途 連載中

鬼道仙途

來源:google 作者:山林野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山林野馬 都市小說 雷禹傑

雷禹傑因車禍意外去世,遇見神秘老頭得授修仙訣以鬼魂之體,凝聚三才之氣,成就鬼仙之軀當他尋找到肇事司機復仇時,才發現事情遠不止他想像的那麼簡單地下迷窟,藏龍山脈,天頂雷劫…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命運捉弄?還是人為安排?在鬼神宗唯一傳人以及絕世小鬼王的幫助下,雷禹傑憑藉日益強大的實力,一點點將籠罩在身上的迷霧撥開御萬鬼,踏仙途,南天門外,諸天神佛皆要避其鋒芒展開

《鬼道仙途》章節試讀:

身上斷裂的骨頭除了帶來疼痛感之外,倒也不影響行動。

當雷禹傑站起來時,體內的鬼靈之氣自行按照鬼仙決的行功路線自行運轉,所過之處,斷裂的骨頭漸漸開始修復,直到完好如初,疼痛感也漸漸減弱。

看着無名指上的那一枚戒指,雷禹傑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將其摘下。

鬼仙訣第一轉沒有練成之前,還得靠這枚戒指來維持正常人的身體,以便達到隱藏鬼軀的目的。

吞噬了那麼多魂魄,從那些零散的記憶碎片當中,也了解到了一些生前不曾聽說過的事情,那些有道之士,可不是現在的他能夠應付得了的。

雷禹傑沒有小鬼王那麼變態的實力,就只能乖乖的藉助戒指的功能,隱藏好現在的身份。

「樓下還有好多魂魄,你再幫幫我唄。」

「弟弟,你幹嘛要吃那些沒用的東西啊?」

雷禹傑看了一眼正對着鍵盤敲得火熱的余元闊,默默拉起小鬼王的手,朝着下一個樓層走去。

吸收人之氣,是因為練功所需,而生吞魂魄,是賈老頭要求,具體是什麼原因,雷禹傑也沒去深想,只覺得就應該這麼做才對,就像是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一樣。

他沒有對小鬼王解釋什麼,只是領着小鬼王一層一層的攝取魂魄,然後一口一個的吞入腹中。

六、五、四、三、二、一。

整個過程下來,除了收穫了諸多記憶碎片之外,也在最後一層時,在小鬼王不厭其煩的指導下,雷禹傑終於學會了如何攝魂取魄。

一棟辦公大樓,將近百條生命消逝,全然沒有在雷禹傑的心裏留下絲毫的不適之感。

雷禹傑摸了摸臉頰,感覺好像哪裡有些不對勁,又好像沒有哪裡不對勁。

那種感覺,恍如生前着急出門上班,出了小區上了地鐵,駛離一大段路之後,忽然驚覺:家裡那扇門,我臨走時到底是關上了?還是沒關上?

「我這是怎麼了?」

雷禹傑喃喃自語間。

余元闊滿面春風的從樓上走了下來,將墨鏡一戴,抖了抖身上的風衣。

「有覺得哪裡不對勁嗎?」

人有活人死人,魂也有生魂死魂,而雷禹傑所吞的那些魂魄,正是介於生與死之間。

正常情況下,吞下這種魂魄非但沒有什麼益處,反倒是會生出許多麻煩。

鑒於大小鬼的特殊性,所以在一開始時,余元闊也沒有阻止,其目的也是想看看,空有鬼王氣息而無對應實力的大鬼,究竟能夠自主進化到什麼地步。

「帶我去找龍之氣,我要修鍊。」

天地人三才之氣,獨缺地之氣。

雷禹傑的內心,隱隱有些激動了起來。

「呃…」

小的是那樣,大的是這樣,上輩子究竟是造了什麼孽,才會養出這麼兩個不是東西的東西!

余元闊的情緒瞬間變得低落。

想要藉助龍之氣修鍊,那就必須得先尋找到龍脈。

龍脈,是指起伏的山脈,古代風水術中有「地理五訣」,分別是:覓龍、察砂、觀水、點穴、立向。

《撼龍經》云:「大率龍行自有真,星峯磊落是龍身……龍神二字尋山脈,神是精神龍是質。」

龍行飄忽,即所謂神龍見首不見尾,山脈亦多起伏逶迤,潛藏剝換。

風水堪輿,尋龍探脈,此道極深,余元闊也只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想要在這樣的時代,精準的找到可供修行的龍脈,那就必須得找一位風水高人才行。

找人倒是不難,只是會比較麻煩一些。

余元闊猶豫了一會,看着一大一小兩隻鬼王,認真且嚴肅的問道:「你們會乖乖聽話嗎?」

余萬聖扭頭看向萬禹傑,後者點點頭。

見此,余元闊鬆了口氣,拍了拍胸脯,嘿嘿笑道:「好,聽話,那咱就不去找那什麼龍之氣了,我給你煉百鬼丹吃。」

雷禹傑目光漸漸迷離,嘴角扯出一抹冷笑,彎腰將小鬼王抱在懷裡,揉了揉可愛的小腦袋。

「一會我把你扔到那傢伙的背上,你使出吃奶的勁,往他脊椎處狠狠砸上一下,準備好,我數到三…」

余萬聖頻頻點頭,摩挲着拳頭,臉色掛着奶凶奶凶的表情,心中則是思量着:吃奶的勁…那應該是多大的勁?

余元闊手掐法印,惡狠狠的道:「你敢扔我就敢念咒。」

「你敢念咒我就敢扔…」

「你扔啊…」

「你念啊…」

二人相互僵持不下。

余元闊聽着犯困,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困了?困了就睡會,暫時先饒過那個傢伙…」

雷禹傑將小鬼王抱在懷裡,強行將小鬼王的腦袋按在肩膀上,像是哄小孩睡覺一樣,輕輕的拍着背,嘴裏哼起了搖籃曲。

「算你識相,你走前面去。」

「瞧你那怕死的樣,丟人。」

「趕緊走,別廢話。」

小鬼指定是不會錘死他,但有了大鬼的慫恿,保不齊真會從他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余元闊絲毫不敢有所放鬆警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着了暗算。

一人兩鬼上了的士,一路上大眼瞪小眼,氣氛極為壓抑,弄得司機師傅心驚膽戰,呼吸都不敢大聲。

花柳巷。

一個光聽名字就能讓人浮想翩翩的巷子,在這都市當中,但凡稍有成就的成年男人,就沒有不知道這個地方的。

花街柳巷,眾多嬌艷名姬,楚館秦樓,無限風流歌妓。

花柳巷裡有花樓,那裡是男人的天堂,天堂允許遠觀,想要近臨也行,那得需要門票,從幾張到幾百上千上萬張不等,消費只有下限,沒有上限。

能想到的這裡都有,想不到的這裡還有,只要是親身臨近過一次的正常男人,就沒有一個能夠抵擋得住裏面的誘惑。

不僅僅是溫柔鄉、英雄冢,還是銷金窟、無底洞。

余元闊早年間也曾來過一次,在這裡他結識了一些道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體會到了什麼是男人極致的快樂。

用道上的話來講:花樓不是一座樓,而是一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裏,可以做許多平時想做,而又不敢去做的事情,其中也包括一些對於常人來說很是殘忍變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