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鬼道伐謀
鬼道伐謀 連載中

鬼道伐謀

來源:google 作者:江油肥腸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殷寒月 蕭逸安

【爆燃玄幻:鬼道+女帝+權謀+爭霸】北境世子蕭逸安,還未出生便被人施法下咒,生死關頭,老祖宗只能給他娶一陰妻續命,可怎料這陰妻竟是前朝開國女帝!什麼陰謀陽謀、什麼絕世高手,在媳婦兒面前不值一提!展開

《鬼道伐謀》章節試讀:

鷹嘴關外三十里,

一羊腸古道上,一老一幼拄着樹枝拐棍一瘸一拐,一前一後的走着。

「世子,能否等等老易,老易年齡大了,實在走不動了。」

說著,老易便有氣無力的倒在路邊,大口的喘氣着。

蕭逸安也尋了一塊石頭,坐了下去,疲憊道:

「挨千刀的賴小虎跟我說前面有一個驛站,走了一天一夜,硬是連驛站的影兒也沒見着。」

「驛站?」易大師立刻蹦了起來,快步來到蕭逸安身邊問道:

「世子,你讓老易陪你遠足拉練,增強體質,驛站是什麼意思?」

蕭逸安癱軟在地上,生無可戀道:「老易啊,本世子有不得以的苦衷,才跑出來的,連累你了對不住啊。」

「哈?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世子偷聽到宮裡來的宦官和父王商議,讓我去尚京城做質子……您說本世子能不跑么?」

易大師呆愣在原地,哭喪道:「那咱們怎麼不騎馬跑呢?也不至於受這罪啊!」

蕭逸安撇了撇嘴,道:「騎馬目標太大。」

易大師悵然道:「那世子打算去哪裡呢?」

「遊歷江湖,仗劍天涯。」

話音一落,易大師趕忙調頭往回走。

「易大師」蕭逸安趕緊叫住易大師,委屈巴巴道:

「你忍心丟下本世子么?本世子手無縛雞之力,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咱北境可就斷傳承咯。」

易大師仰天長嘆,道:「那就往東走吧,記得東邊有一小鎮,

咱們在鎮上避避風頭,也好。」

木蘭鎮,

百年前還是一個村子,自從村裡走出一個當朝一品將軍,

木蘭村就變成了現在的木蘭鎮。

何況木蘭鎮地處鷹嘴關和桃花塢這條商道之間,眾多商人在這裡開市通商,

才讓木蘭鎮這個地方比一些小城還要繁華許多。

可在繁華的木蘭鎮中,有一處酒館卻門可羅雀,除了一些背着人命的江湖走客能在裏面喝上兩杯以外,

其餘百姓商客見這酒館都是繞着走的。

而此時,酒館門口來了兩位衣衫襤褸的……乞丐。

「老易,其他酒館都沒位置了,但這家不二酒館,生意……卻不怎麼好啊。」

老易摘下兜帽,面色沉重,道:「這家酒館,陰氣極重,現已陽春三月,可這裡卻透骨的涼。」

蕭逸安皺了皺眉,擔憂道:「難不成是家黑店?」

「不好說」

「但不知道怎麼的,我總感覺有一絲歸屬感呢」

說著,蕭逸安邁步向酒館走去。

易大師看着蕭逸安的背影,皺了皺眉,趕緊跟了上去。

酒館內

一把開山大刀扛肩上,半臉刺青的禿頭大漢正與一臉虯須的中年男子在一張圓桌前兇狠對峙着。

只聽那禿頭大漢朗聲道:「蒙州血屠門吳所謂,沒請教……」

虯須客冷哼一聲,答道:「雲州城黑虎幫堂主雷崗,怎樣!」

禿頭大漢眼角一抽,狠聲道:「你剛才吐骨頭,吐到我碗里了,什麼意思!」

虯須客也是壓抑着滿腔怒火,喝道:「誰讓你吃個飯吧唧嘴,影響老子吃飯了!」

禿頭大漢冷哼一聲,道:「嫌我吧唧嘴,那你有脾氣別拼桌,自個兒開一桌啊!」

這時,一長相彆扭的店小二一瘸一拐的跑了過來,面向虯須客詢問道:

「爺,要不,小的給您單開一桌?低消給您算個八折?」

虯須客自知囊中羞澀,開不起單桌,

只得壓下滿腔的怒火,坐了下去,埋頭喝酒。

禿頭大漢見那虯須客退了一步,也不好咄咄逼人,也坐下埋頭吃肉了。

「小二,你家有什麼特色菜推薦么?」

店小二循聲看去,只見一老一少正坐在桌旁招呼着自己。

趕緊跑了過去,嘴裏也沒閑着,答道:

「兩位爺,咱們家特色推薦,醬爆鴨子,烘烤羊腿,四季八珍,東坡肘子肉,您看需要點些啥?」

蕭逸安想了想,問道:「你們家的鴨子是本地的還是外地的?」

店小二招牌式微笑道:「爺,您說的是醬爆鴨子還是滷水鴨子?」

「醬爆鴨子」

「醬爆鴨子是本地的鴨子」

「那滷水鴨子呢?」

「滷水鴨子也是本地的鴨子」

「……」

蕭逸安看向鄰桌的一盤羊腿,向店小二問道:

「你們這烘烤羊腿是正經羊腿不?」

店小二答道:「這腿肯定是羊腿,至於這羊正不正經,小的就不清楚了。」

蕭逸安不想再和這店小二說話了,因為他的肚子已經在抗議了。

「醬爆鴨,東坡肘子,烘烤羊腿,趕緊上來吧。」

店小二點了點頭,提醒道:「還差三兩銀子,您看還需要來點啥?」

「啥意思?」

「爺,咱們單桌低消十兩銀子」

「這麼貴?」

「爺,您要覺得貴,咱可以和其他人拼桌……」

蕭逸安環顧左右,發現別人都凶神惡煞的看着自己。

「額,再來兩壇女兒紅吧。」

酒菜上好後,一老一少便是一陣風捲殘雲。

就在兩人準備開酒填縫時,一把開山刀重重的落在兩人桌前,

半臉刺青的禿頭大漢滿臉橫肉的笑道:

「兩位,吳某口渴,來討兩杯酒喝,以後出去可報我蒙州血屠門吳所謂的名號。」

說著,禿頭吳就要伸手去拿酒。

但他沒想到的是,原本手到擒來的一壇女兒紅,卻掏了個空。

只見那壇女兒紅早就被蕭逸安抱在了手裡,一臉挑釁的看向禿頭吳。

禿頭吳見這廝在戲弄自己,心中一怒,抄起桌上的開山刀就要向這廝砍去。

「爺,您別動手啊」只見店小二一瘸一拐的跑到禿頭吳的身邊,一把將禿頭吳的腰給抱住了。

禿頭吳本就看着店小二不順眼,被這店小二一阻攔,心中邪火直往腦門上竄,當下一個肘擊,擊向小二的腦門兒。

眾人見此,紛紛驚呼,不忍直視,心中斷定,這店小二小命不保。

就在眾人將要呼之欲出時,店小二的腦袋被禿頭吳一個肘擊,轉了一百八十度,臉朝後,

畫面極度殘忍。

可沒想到,店小二眼軲轆一轉,臉又自己扭了回來。

眾人又是一陣驚呼,如此情景,也把禿頭吳給嚇到了,

當下又是一肘擊打過去,店小二的半邊臉整個的凹陷了下去,可他的嘴裏還是不停的阻止禿頭吳動手。

如此一幕當真是嚇壞了眾人,紛紛驚叫着見鬼似的往酒館外跑去。

「你們……你們還沒給錢呢……」

一面容姣好的大嬸,搖晃着美人扇從櫃檯後面跑了出來,向逃走的客人怒罵道。

見眾人一溜煙跑走後,大嬸才將目光看向那禿頭吳,

大嬸眼中一亮,沖禿頭吳伸手道:

「爺,一共一百二十兩銀子,謝謝您嘞。」

禿頭吳瞪大了眼睛,眼神里驚懼中帶着不可置信,他看向的地方正是大嬸身後,

大嬸身後,面戴黑色紗巾,身形高挑的妙齡少女。

禿頭吳彷彿看到了死亡,感覺到了極度的冰冷,還有那發自內心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