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子,夫人她要去父留子
公子,夫人她要去父留子 連載中

公子,夫人她要去父留子

來源:google 作者:微雨呀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糖 韓世勛

從末世穿越而來的方糖決定要搞事業不要男人,醫術、空間在手,天下我有為了延續香火,方糖想找個長得好看、身強體壯的男人懷了崽,至於男人嘛,地球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無意中救了個弱雞男人,抱住她就不撒手,「娘子,親親抱抱舉高高」弱雞仔,完全不符合她的審美要求,糧食很珍貴的好吧方糖腿一抖,帶去山裡,扔了拍拍手回家,一進門,弱雞仔笑得像朵花,「娘子,我撿了好多蘑菇」全是毒蘑菇,方糖懷疑他是回來報仇的第二次讓老爹出馬,男人回來了,她爹丟了第三次人沒扔掉,還直接被弱雞給拐回了家,坐上花轎入了洞房,釀釀醬醬後,方糖眯着眼看他弱雞仔拋了個媚眼,「娘子,為夫會對你負責的」方糖戳了戳某弱雞的八塊腹肌,「不,本姑娘要去父留子」展開

《公子,夫人她要去父留子》章節試讀:

蔡氏的思緒飄遠,才發現自己不該跟孩子說這些,忙說道,「大人的事情你就別管了,奶相信你能撐起這個家。」

方糖還想問問他們家來洗腳盆村之前是什麼地方的人,看蔡氏累了便打住,趕緊去弄她的藥材。

河蝦放在空間里不會死,她的空間有保鮮功能,活物在裏面會陷入休眠狀態。

關上院門,方糖把裏面的藥材全部拿出來,趁着月色處理好明天曬。

梁寶珠趕緊過來幫忙,「糖糖,我來幫你。」

這麼多方糖一個人確實忙不過來,她剝了一個知母給梁寶珠看,「娘,這是知母,你幫我把它的外皮去掉後放簸箕里,明天拿出去曬。」

蔡氏躺了一會兒也過來幫忙,方糖讓她摘金銀花,自己拿了刀把穿山龍去掉外皮和根須,切成段,放竹篩里。

「奶,娘,明早我還要去鎮上一趟,和百味齋的林大廚約好了送河蝦過去。」方糖手上不停,「河蝦好賣,趁現在還沒開始春種,多賣點錢。」

去鎮上走路要半個時辰,蔡氏發愁,「這麼遠的路,你打算走去啊?」

「我年輕,那點路不算什麼,就當鍛煉身體了。」方糖不覺得困難,「而且蝦我收在那個裏面,沒有重量,走得快。」

蔡氏想起來神仙送了方糖法寶,「那你拿出來的時候一定要避着人,千萬要小心。」

「我快到鎮上的時候拿出來,肯定不會別人發現的。」

蔡氏昨天就囑咐他們不要把這些說出去,怕讓人知道了,有心懷不軌的人來強取豪奪,或是把方糖當做妖怪給燒了。

方糖也擔心被人發現,等她有了錢就買頭驢。

忙了一兩個時辰,剩下不多明天再弄,方糖讓蔡氏和梁寶珠去休息,把地上打掃乾淨,她才洗漱躺下。

這一天過得很充實,方糖躺下就睡著了,生物鐘讓她天蒙蒙亮自然醒來,趕緊去起了蝦籠。

回來的時候,蔡氏站在院門口張望,看方糖回來趕緊幫忙提水桶,「快去洗洗,你娘給你留了餃子,吃了再出門。」

看蔡氏拎着桶進了院子,沒像之前那樣摸索着往前走,方糖激動的跟上去,「奶,你的眼睛能看清楚了?」

「能看清我們糖糖的模樣了。」

蔡氏放下水桶,伸手摸了摸方糖的額頭,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哽咽的道,「讓糖糖受傷,奶沒保護好你。」

「奶,我沒事,這點傷很快就好了。」

方糖盯着蔡氏的眼睛用精神力探了一遍,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高興的抱住蔡氏,「能看清了,真的能看清了。」

蔡氏早上睜開眼睛的那一刻,同樣激動不已,甚至不敢相信她的眼睛能看清東西了,她孫女的醫術太厲害,竟然能把她這個瞎子治好。

「托糖糖的福,我的眼睛能看清東西了。」蔡氏抱着方糖忍不住落淚,她以為這輩子都沒有重見光明的機會,會成個瞎老婆子,沒想到被方糖給治好了。

方糖趕緊給蔡氏擦眼淚,「眼睛還沒好徹底,可不能流眼淚,乖,不哭啊,我們應該開心,要多笑才對。」

哄孩子的語氣,把蔡氏給逗笑了。

祖孫二人抱在一起又哭又笑,梁寶珠在廚房嗚嗚嗚的哭起來,屋內的方一丁紅了眼眶。

原本一潭死水的日子,又有了希望。

吃了一大海碗餃子,方糖背上背簍出發,到村口的時候正巧被孫大美看到,她心中疑惑,這一大早傻子背着個空背簍去鎮上做什麼?

難不成又去買東西,那身上肯定有銀子。

孫大美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當家的,老娘讓我回去拿菜種子,我回去一趟,很快回來。」

不等劉樹根回答,孫大美撒丫子往娘家村子方向跑,她娘家就在隔壁的蛤蟆村。

方糖腳程快,很快到了鎮子邊上的小樹林,她看四下無人,進了小樹林把桶拿出來,背在背簍里。

到了百味齋後院,小江正在卸貨,看到方糖來了熱情的打招呼,「姑娘,你稍等一下。」

「我幫你。」方糖看他一個人搬得辛苦,把背簍往院子里一放,趕緊幫忙。

搬完食材,小江紅着臉感謝方糖,「謝謝姑娘,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我叫方糖,糖果的糖。」

難怪長得這麼甜美可愛,原來是糖果的甜,小江說道,「那我以後就喊你名字了,方糖。」

「名字就是讓人喊的,小**別客氣。」

方糖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她把水桶拎出來,「小**,你看我的蝦活蹦亂跳,個頭大,林大廚應該會滿意吧?」

「這麼多?」還這麼精神,小江驚嘆不已,「我去叫大廚過來看看。」

林大廚對方糖送來的河蝦很滿意,個頭大不說還鮮活,「正好今天鎮上的柴老爺在我們酒樓包桌款待賓客,你這蝦送來的正是時候。」

這個時節沒啥菜,林大廚全部要了,稱了重量有二十斤零幾兩,零頭幾兩方糖給抹了,當做水分去掉。

按照外面賣的價格,二十文一斤,二十斤蝦方糖得了四百文錢,這可比野雞值錢。

林大廚告訴方糖,「以後逢集一早送過來,不能太多,十斤左右就差不多了,如果額外需要,我再通知你。」

店裡有好食材招攬客人,生意好了,東家高興,林大廚也能得到獎勵,買誰的東西都是買,方糖送來的東西好,當然願意買她的。

林大廚又看自己傻侄子看人家姑娘那眼神,有心撮合,對方糖更是和顏悅色。

方糖可沒想這麼多,只覺得遇到了好人,約好後天送蝦過來,方糖告辭離開了酒樓。

林大廚見自家侄子傻乎乎的站在門口目送方糖,「瞧你那點出息,知道人家是哪兒的人,家裡什麼情況嗎?」

「叔,才認識,我哪兒敢問那麼多。」被叔叔看穿了心思,小江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今天才知道她叫方糖。」

名如其人,那姑娘一笑是真的很甜,林大廚覺得自家侄子眼光不錯,「想娶媳婦還不趕緊學本事,沒銀子,哪個姑娘願意嫁給你。」

「叔,我啥時候能上灶台?」小江追上去,「叔,我想試試。」

「等你把蘿蔔絲切成頭髮絲,顛鍋不灑菜再說吧。」

林大廚看了眼心急的侄子,「還有燒火的火候沒掌握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做事情要腳踏實地一步步來。」

小江重重的點頭,他要當大廚,掙錢娶心愛的姑娘當娘子。

「阿嚏~」方糖揉了揉鼻尖,肯定是家裡人惦記自己了,趕緊回家。

這次掙了四百文錢,方糖高興極了,不過她捨不得花,全部放進了空間存起來。等她有錢了,要把空間全部裝滿糧食和銀子,想想都興奮。

走到鎮外的小樹林,方糖察覺到了異樣,她警惕起來,加快了步伐。

「大哥,趕緊動手,小娘皮要跑。」

樹林里,兩個賊眉鼠眼的男子,虎視眈眈的盯着方糖。這兩人是孫大美的同胞兄弟,好吃懶做,二十好幾了也沒娶上媳婦。

聽孫大美說方糖身上有銀子,懶覺都不睡了跑來鎮上,結果還是遲了,方糖已經進了鎮子,兩人只好蹲在樹林里等方糖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