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亁衍之末日大回爐
亁衍之末日大回爐 連載中

亁衍之末日大回爐

來源:google 作者:仨拾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時候 白炆

末日之戰後,新秩序需要新人類,舊人類正經歷一場大型回爐再造30年後,小時候已經36歲了,卻一直活在6歲展開

《亁衍之末日大回爐》章節試讀:

小時候趁着夜色繼續搜索着物資。

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差刮地三尺了,卻連一隻小強都沒發現,更別提老鼠了。

滄瀾域。

紙鳶城外50里。

小型人類聚集地。

小時候只能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窩裡。

這裡並不是他原本的家。

30年的那一場席捲銀河系的太陽離子風暴使他失去了親人,那時候他才六歲。

又兩年後,幾個來紙鳶城投靠他家的遠房親屬又企圖謀財害命,最終讓他失去了紙鳶城裡的家,同時也失去了讓他賴以生存的**救濟。

好在,因為夜裡尿急,他偷聽到了表叔他們的談話,偷偷的逃了出來,才幸免於難。

此後,整整28年的逃亡生涯就此展開。

不久之後,他又發現自己從此以後再也沒有長大過。

所以小時候不僅要面對食物以及上層食物鏈掠食者的生存壓力,還面臨著被定性為疑似妖人嫌疑人的風險。

小時候還要不停的轉移陣地,生怕時間一長被人發現了自己的秘密。

這個聚集地已經是屬於距離紙鳶城比較偏遠的危險地帶了,唯一的好處就是自由。

在這裡,只要有能力,就很可能會有吃的。

小時候在這裡已經待了3年的時間了,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要重新尋找生存之地了!

這是廢棄工廠里的一間地下儲藏間,儲藏間外通往外面的大門,包括走廊都已經損毀坍塌了一大半,通往外面的門已經打不開了,只能從走廊另一端的下水道進出。

小時候也是在一次晚上外出時,被一隻不知名變異昆蟲追殺,無意中掉入下水道,倉促間進入了這裡。

然後,這裡就成了小時候的窩。

這個儲藏間有兩個籃球場大,裏面放的都是一些廢舊機床等機器和零件,還有一些機油、工具、電機等雜物。

斑駁的牆面上也掛着一些工具和雜物,所有的鐵器都已經銹跡斑斑,落滿灰塵。

小時候剛剛回來,他也沒弄明白今天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無論是智腦還是今天遍尋不見的變異生物,都給小時候帶來了困惑和不解。

雖然肚子已經很餓了,可是他不敢在快天亮的時候出門。

他只能躲在窩裡,默默的忍受一切。

因為這時候已經開始有人出沒了。

基於小時候的身體因為離子輻射所導致的停滯生長的原因,他現在已經36歲了,身體卻一直都是30年前的樣子。

30年前他才6歲。

沒有人會跟他組隊,也更不會有人純粹出於好心而幫助他。

通常,在野外遇到人會比妖獸來的要可怕的多的多!妖獸最多把你吃掉而已,而人就不好說了。

只能說一切皆有可能!

現在的人們依然堅信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早起的鳥兒他們不敢惹,蟲兒偶爾還是可以較量一番的。

也有些人會因為遇到的蟲兒太強大,因此有身份互換,變成一坨排泄物的風險。

但是相對於其他那些介於動物和妖獸之間的存在,大部分普通人還是明智的選擇去拼一把。

這些人往往少的三五成群,多的幾十上百人結隊,白天他們會從實力高低開始在聚集地周圍由近及遠的搜索。

所有人最好祈禱自己不會受傷,或者即使受傷,傷害也不太大。

因為他們這些人的狩獵範圍也包含了任何失去威脅的靈長類,相對於其他靈長類而言,人類廢物可能也會更好對付一點。

在一個舊時代的熱電廠大門口,此時來了一群小心翼翼的男男女女。

走近了才發現,這些人奇裝異服,人也是高矮胖瘦,疤瘌頭、麻子臉、瘸子、獨眼龍、歪嘴、斜眼,各式各樣,簡直比馬戲團還馬戲團。

這些人以付利為首,慢慢的摸索前進。

「嗖~」

一根箭矢劃破空氣的聲音。

「吳志,怎麼回事?」

付利向前面一個駝背中年大叔發問。

「付老大,對…對不起!我太緊張了。」

原來是吳志神經綳的太緊,把前面草叢裡的一塊人頭大的石頭當成了刺蝟獸,一箭就射了過去。

付利看着眼前的石頭和斷裂了的箭矢,滿臉含煞,心中一股戾氣衝冠而上。

「你個瓜慫,你得是想死泥?把你宰了都不如一根箭值錢,你就這樣給老子浪費咧!」

付利壓着聲音對着吳志大吼,上去就是正反四個大嘴巴子,打的吳志本來就稀稀落落的牙齒這回徹底下崗了。

吳志只敢輕聲呼痛,不敢有半句怨言。

「啊…!」

一聲嘶喊打斷了付利的發泄。

還沒等眾人有什麼動作,發出喊叫的那個同伴瘸子已經身首異處。

付利眼角微挑,帶人戒備的跑了過去。

只見一個瘦削的黑影一閃而沒,消失在一棟辦公樓的牆角。

「三組在外面戒備,一組二組跟我進去看看,大家小心點。」

付利雙手持着一把大鎚,十分小心地進了辦公樓,其他人也有序的魚貫而入。

「踏踏…」

「一組去第一個樓梯間,二組去第二個樓梯間。」

付利發號施令,完了自己挨個房間查看。

「吱~,…」

付利打開右手邊第一間房門,裏面是一間辦公室,只有兩張辦公桌和一個檔案櫃,窗子關着,外面有防盜網,沒有其他情況。

接着他打開左手邊第一間房間,右手邊第二個、左手邊第二個。

到右手邊第三個房間時,門是開着的,他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面前是一堆桌椅板凳和柜子的碎片,碎片好像有東西在蠕動。

付利雙手舉起了鎚子,準備來個一錘定音。

可是憑藉著多年死裡逃生的經驗,背後的異響還是驚醒了付利。

付利一個矮身,向左翻滾才算逃過了一劫。

等他轉身,伸手想要拿回鎚子時,危險再次降臨。

「唰…!」

沒等付利拿到鎚子,付利的小手臂被齊齊斬斷,這時,他才看清楚,原來黑影是一隻孩童大的螳螂獸,他不顧掉落的右手,拚命的滾出房間。

「啊…,快走,是螳螂獸。」

付利滾出房間後,開始喊人來救他。

「付老大,你怎麼了?…啊?」

這時二組有人率先抵達,看到付利的樣子之後停下了腳步,又跟旁邊同伴相互對視一眼,接着他們紛紛越過付利向外跑去。

「謝二,王三,你們混蛋,我當初是怎麼對待你們的?…啊!…救救我!…啊!…」

可能是裏面有幼崽,螳螂獸並沒有跑出來,二組和三組二十多人很快就逃了出去,只留下了一地狼藉。

有人會問,付利老大呢?

我只能說:呵呵。

也許你可以回去看一眼,地上那具被踐踏致死後慘不忍睹的屍體,這會可能已經認不出來是誰了。

「吳志,過來。」

謝二帶人跑出來後與三組匯合,三組的組長吳志沒看到付老大明顯有些疑惑。

「二哥,怎麼了?」

吳志還在往謝二身後看。

「來,開個會,你把王三叫過來。」

「好的,二哥。」

吳志往王三的方向走去。

謝二默默的站立半響,手還有些抖,顫顫巍巍的從內兜里掏出來一個鐵質煙盒,打開,裏面還有小半支煙屁股和一隻打火機。

「啪…!」

火有點弱,他趕緊湊到煙頭上,深吸了一口。

隨着煙霧瀰漫,也擋住了謝二臉上的猙獰。

「三哥,二哥讓我過來叫你開會,誒,老大不是跟你們一塊去的嗎?」

吳志明顯跟王三更親近一些,就把剛才的疑惑問了出來。

王三朝着看了身後深深地看了一眼,仍然心有餘悸。

「好的,老大死了,被螳螂獸殺了。」

一句話石破天驚,在吳志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三哥,你…,你沒開玩笑?」

吳志在付利的陰影下足足生存了8年,別看他現在模樣有點顯老,還駝背,但是在這些人裏面,他雖然稱不上帥氣,可至少五官端正,所以一早就入了付利的法眼。

付利為了逼他就範,可謂是軟硬兼施,手段極其不高明,但貴在實用,8年里吳志從一個帥小伙被付利折磨的不人不鬼,雖然這兩年他成了三組組長,可是依然擺脫不了付利的魔掌。

如今聽到付利死亡的消息,早已習慣受虐的吳志自己都不知道心裏不知是喜是悲。

「走吧,老二看來是想上位了!唉!我跟老二親眼所見,老大當時已經被斬斷了手掌,他已經活不了了。」

王三說完就走在了吳志的前面。

吳志在後面獨自發獃,表情怪異,眼神一度凶戾。

「吳志,走啊!」

王三還想跟吳志說話,可是轉頭看到吳志一個人落在後面發獃,就叫了吳志一聲。

「呃…,噢!」

吳志趕忙跟上。

「老三來了?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小四,我的小姐妹,都見過吧,哈哈…。」

謝二看他們倆都到了,把身邊一個爆炸頭的妹子拉了過來。

這妹子一看就是謝二的姘頭,很明顯,看謝二時的眼神都不對勁。

「三哥好,五哥好。」

這妹子滿身的刺青很是扎眼,尤其是濃妝都遮掩不住的醜樣,笑起來更是比哭還刺激。

真不明白女人有什麼好的,吳志滿心腹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