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你要幹什麼……」

血臣驚了一跳,蕭雪菡不知什麼時候瞬移到了自己的身前,而自己的手掌被她死死擒拿住。

蕭雪菡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隨後一折。

一根,兩根,三根……

一聲骨頭崩裂的脆響就會傳出血臣的一聲悶哼,鮮血如同從斷指處流淌而出,直到血臣的左手手指被蕭雪菡全部掰斷。

「我跟你說,你在外面幹什麼我不管,但你把手伸到我身邊的人身上,那我不得不教教你,如何當好一隻妖怪。」

蕭雪菡握住血臣的左手,三百六十五度一扭,血臣終於忍不住哀嚎出聲,他的左手竟然活生生的被扯斷,斷手被無情的扔在了地上,鮮血滾滾。

此時此刻,血臣再也無法控制血月領域,領域輕而易舉的被蕭雪菡一擊破解。

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清晰十分,蕭雪菡睜開了雙眼,自己依舊是在山洞,而眼前的敵人——血臣,連連後退,捂着斷臂發出凄厲的慘嚎聲。

蕭雪菡凝聚妖力,準備一擊讓他魂飛魄散。

「慢着!」

血臣忍痛,右手往地面上一指,被五花大綁的墨凌被他控制在了身前,血臣咬牙道:「讓我走,否則我就殺了他。」

蕭雪菡看着墨凌,垂下了眼眸。

而墨凌死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當成人質。

「雪菡!」寒月的聲音傳到了蕭雪菡的耳畔:「快動手啊,血臣此刻不殺,更待何時?」

「你很關心他吧,我一言九鼎,只要你不對我趕盡殺絕,我自願離開墨山,永遠不會回來。」

蕭雪菡猶豫了。

「你難道要為了這個人類修士,放他走?」

血臣嘴角上揚,鋒利的血刃抵着墨凌的左胸膛,只要他一用力,墨凌的命珠就會破碎,神仙難救。

「墨凌,這下你可欠我一個大大的人情了。」

蕭雪菡苦笑着放下了手,妖火熄滅,她靜靜的讓開身子:「放下墨凌,你走吧。」

「雪菡!」

寒月氣急攻心,一口血噴了出來,虛弱的再也站不起來,但是眼眸卻死死地盯着墨凌,這個滿身是傷的捉妖師。

「還是妖王識時務,我們日後定還會再見的。」

血臣帶着墨凌退到了山洞門口,隨後一腳踹倒墨凌,化成紅光疾馳而去。

「墨凌,你沒事吧?」蕭雪菡有些慌亂的扶起他,一停不停的給他度真氣,雖說二者修為不通,但是顧不得這麼多了,墨凌身上的手抓印子刺痛了蕭雪菡的眼睛。

墨凌咳出一口血:「你……為什麼救我?」

他用力握住了蕭雪菡的手臂,兩人的鮮血混合在了一起,滴落地面。

「要不是大俠今早行為,我早就被血臣殺死了。」蕭雪菡笑着扶起墨凌:「我們狐族雖然和捉妖師是死敵,但是我們也是知恩圖報的,你救我一命,我也該還你一命。」

墨凌有些發怔,眼前的少女是九尾妖狐,卻說出了這麼一番話,讓捉妖師也是自愧不如。

如今的捉妖門派,明爭暗鬥一團渾水,知恩圖報這種簡直成了空談,墨凌所在的茅山忌憚者眾多,明面上是朋友,暗地裡布置刺殺勾當是一樣沒有落下。

「扶他去休息吧。」

……

蕭雪菡替尾狐鬆綁的時候發現了少了汐月的時候也是沉悶了一會兒,最後還是強忍着眼角的淚水讓剩餘的六位尾狐回房休息,獨自一人收拾好地面的狼藉,之後一個人坐在石桌上看着外頭的潔白的月光發獃。

「鹽月還小,今天的打擊對她必然會有傷害,你安慰好她了嗎?」見寒月走了過來,蕭雪菡問道。

寒月點點頭:「她已經睡下了。天下無不散的宴席,更何況是妖類呢,雪菡,不要太為汐月傷心了。」

「我也不僅僅因為這個傷心。」蕭雪菡嘆了一口氣,從脖間取下那個血月玉佩,失去了精血的玉佩普通至極,「我沒有完成父親的遺志,取走了玉佩的精血,這個妖王的位置,我不配當。」

蕭雪菡將玉佩放在石桌上,它的晶石上出現了一道裂痕,貫穿了整塊晶石。

「這事不能怪你,先王的遺志是不到萬不得已不得使用,但血臣圖謀不軌,雪菡你是正當防衛,維護了尾妖殘存的血脈,先王必然會理解你的,只是這個妖王的位置……」

「從今天開始,我會辭去狐妖王職位,這也是我一己私慾放走血臣的懲罰。」

「這可不是你一個人決定的,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寒月問道。

「墨山我們不能多留了,我得儘快返回魔域,將玉佩破損之事告知我的哥哥們。」

蕭雪菡自知當初離開魔域之後就不打算回去,大戰之後,妖族元氣大傷,理應調養生息,而她忍不了哥哥們的妖族大計,她只想好好地活下去讓尾妖血脈延續,所以蕭雪菡選擇了離開。

「我跟你一起走吧,你如今玉佩被毀,你的哥哥們必然會拿你開刀。 」

「謝謝你,寒月。」蕭雪菡會心一笑。

「但是,你還是留在這兒吧,墨山是尾妖的地盤,她們不能沒有你。」

寒月沉默了。

「我去看看墨凌。」沉默良久之後,蕭雪菡起身,走向了自己的寢殿。

可她僅僅只是走了一步,就四肢酸軟失去了知覺。

……

魔域的夜晚很是寒冷,冰凍刺骨,蕭雪菡獨自飛行在高高的黑色建築之上,無邊無際沒有盡頭,天邊是一輪漆黑的圓月。

直到她精疲力盡的一屁股坐在了屋檐之上,她獨自一人欣賞着黑月,不知何時沒有欣賞到沒有被妖氣污染的銀色圓月了呢,似乎已經淡忘了,它是什麼樣子了。

背後傳來了腳步聲,時而緩時而沉。

她回頭,卻是看到了那個早就模糊的面容。

「父王……」

蕭雪菡心裏一直念叨着這是夢嗎?這就是夢!

「這不是夢,這是吾的靈識之海。」

蕭雪菡情急之下起身撲入了黑袍老者的懷裡,卻是撲了個空,倒在了鋒利的瓦塊上,劃破了她的手腕。

老者伸出手,撩開袖子,蕭雪菡看到了他布滿老繭的手掌上那一道金色的封印,還有手臂上那一刀深入骨髓的傷痕。

「父王,您這是……」蕭雪菡有些懵圈。

「茅山有一劍,可破日月,削經斷骨,一觸就亡,無葯可醫,唯獨青鸞劍。」

「孩子,莫要忘了我們狐妖的恥辱,也莫要忘記青鸞劍是茅山的仙器。」

老者的聲音布滿了沙啞,空洞無神的眸子已經是混沌不清,他摸了摸蕭雪菡的頭:「聽吾一句勸告,莫上茅山求道。」

茅山?蕭雪菡一頭霧水,自己好好地為什麼要去茅山啊?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跳嗎?

他把自己召到靈識之海裡頭,就是為了跟自己說這個嗎?

「爹,您多心了,茅山是捉妖門派,我一個妖怎麼會去呢?」

可是那把青鸞劍卻是深深地映入了自己的腦海裡頭,父親告訴自己這番話,必然是當年他被青鸞劍所殺,而自己則是要幫他報仇!

「雪菡,你的玉佩受損,必須儘快回到魔域另商對策,吾的殘魂在魔域等你。」

蕭雪菡鞠了一個躬,這是妖族的禮節,如今自己的父親肉體寂滅,只剩一縷殘魂,可又不知這縷殘魂能夠留存多久呢。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