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連載中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來源:外網 作者:鳳傾九慕承淵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鳳傾九慕承淵 歷史軍事

她本是狠厲風行的鬼手神醫,一朝穿越新婚之夜,冷麵王爺掐脖要求配合。鳳傾九邪魅一笑,要配合是吧?翻身上馬,佔據主權,直呼王爺你不行!冷麵王爺:」你若乖乖的,這日子本王也可同你過下去。「鳳傾九拿來文房四寶,大字揮灑,拍在了桌子上:」老娘休夫!拿着休書下堂做棄夫去吧!「展開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試讀:

翌日,鳳傾九起床後剛剛喝了口茶,便瞧見一個女子,盈盈從院外,被丫鬟攙扶着走進來,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面容蒼白,緋薄的唇透着淡紅,步態輕盈,瞧上去,倒真有幾分弱柳扶風之態。
這個女人就是慕承淵口中不要招惹的月心眉了。
但是現在,鳳傾九成了慕承淵的正妃,這個白月光想必心裏不是滋味吧。
「心眉給姐姐請安!姐姐請喝茶。」
她的雙手捧起茶盞,微微蹲下身,聲音也是淡淡的柔和,聽起來我見猶憐,就是這樣將那個冷漠陰沉的男人拴住了多年嗎?
果然男人都是喜歡這種柔弱型的女人。
鳳傾九清亮的眼光打量着月心眉,伸手正要接過茶盞,身旁的人上前道:「王爺來了!」
聲音一落,也不知怎麼的,在鳳傾九的指尖碰到茶盞的時候,茶杯就翻了,熱氣直冒的茶水四濺。
「啊……」
月心眉驚呼了一聲。滾燙的熱茶,翻滾到了月心眉的手背上,白皙的皮膚,瞬間通紅分外刺眼。
鳳傾九搖着頭,勾唇冷笑,這種小伎倆,真是入不了眼。
慕承淵一進門看到的便是鳳傾九的冷笑,他大步上前,直接抱起了月心眉,那深黑的眸子盯着鳳傾九,藏着內斂的慍怒,音色沉沉:「鳳傾九,你在幹什麼?」。
月心眉適時的拽了拽慕承淵的衣裳:「姐姐不是故意的,還請王爺千萬不要怪姐姐!」
鳳傾九不動聲色的拿起一旁的茶盞,撥了撥茶蓋。
「你不是寒症嗎?正好用熱水給你澆澆應該沒什麼事吧。而且,剛剛那碗茶水是你自己潑的,你看好了,現下這碗茶才是我潑的。」
說著,便將揚起手裡冒着熱氣的茶水朝她潑了過去,慕承淵敏捷的側身擋在了月心眉的面前。
月心眉嚇的揪緊了慕承淵的衣裳,趁機往他的懷裡躲了躲。
滾滾的熱茶落在慕承淵月白色的長袍上,衣裳頓時暈染冒氣,可他依舊淡淡立在原處仿若未覺。
男人一步上前,目光森寒盯着鳳傾九,乍寒的冷氣迸發,伴隨着極度危險的氣息,嚇的周遭下人節節後退。
鳳傾九卻是緩緩直起身,目光里毫無懼意,反而往上湊了湊,嘴角揚起了一抹張揚的笑,用只能兩人聽見的聲音道:「王爺,一杯水而已,比起王爺的秘密,應該不算什麼吧。」
慕承淵眸光微沉,見她臉上閃着乖張的笑意,一點也不似從前那般唯唯諾諾的,看到他迷戀中帶着怯怕的女人……
隨後低頭看了看身側的月心眉,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紅印,隱隱起了水泡,不打算耽誤下去。
「傳太醫!」
慕承淵眼底卻透出一股凌厲:「王妃禁足,等候發落。」
鳳傾九笑着,微微彎腰行了一禮:「隨時恭候。」
送走了兩人,鳳傾九坐了下來,看着退避三舍的丫鬟,沖其中一個丫鬟招了招手。
這是她從丞相府帶過來的陪嫁丫鬟木槿,年紀不大,但那圓溜的眼神裡帶着揣摩和小心思……
不是個省油的燈。
「你,速去尋些銀針來。」
「是!」
木槿雖然是被嚇着了,卻也不敢忤逆自家主子,只是心頭還有疑惑。往日里軟弱的小姐,怎麼今日這般有魄力。
拿到銀針的鳳傾九將銀針盡數收進袖中,然後坐下閉眼假寐,不過片刻,慕承淵還真折回來了……
他眉頭緊皺,帶着冰冷的氣息盯着鳳傾九邪魅的臉,醞釀著怒意道:「去同心眉道歉。」
鳳傾九諷刺一笑:「我嗎?我拒絕給那個女人道歉。」
她抬眼,看着慕承淵像是被她眼中的譏諷刺到了,黑沉的眸子里的慍怒已經開始泛濫:「心眉的手燙傷很難再恢復如初,你去道歉,關禁閉三個月,本王可以放你一馬,不識好歹,本王就殺了你為她的手報仇!」
鳳傾九眼底淡定,僅藏着一絲不屑:「我沒有動她,而且只是一個燙傷,不過是皮相不太好看了,手也沒廢掉,王爺大動干戈,是身怕別人不知道黎王寵妾滅妻?王爺不如對我好點,我說不定還能大發慈悲幫她把手恢復如初?」
「大言不慚!太醫都看不好,從沒聽說過你會醫術,本王又憑什麼相信你?」慕承淵聲音更加低沉,湊近了鳳九傾,眸子里陰霾漸深,漆黑的彷彿一口會吞沒人心的黑井。
鳳九傾面色淡淡,她看見慕承淵深邃的鳳九傾揚眉,眼底清亮,分明的張揚着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王爺不如想想自己昨天晚上是怎麼從鬼門關回來的?」
她頓了頓:「我可以幫王爺解除身上的奇毒,幫王爺的嬌妻治好手,恢復如初,只要兩天,但王爺要定下契約,答應我三件事情。」
慕承淵黑眸里醞釀著不明的深色。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趁勢同他談條件。府中人尋遍名醫都無法解開的毒,她能解?
可她眼底清亮,分明的張揚着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
慕承淵想起了大婚當日這個女人救自已的手法,沉穩的眸子,似乎閃過一絲動搖。
「你什麼時候會的醫術?又是誰教你跟我談條件?」他逼近她,周身冰冷,強勢的氣魄撲面而來。
鳳傾九隻是清淺一笑:「王爺不知道的事,還多着呢!」
慕承淵眸色一暗,周身氣勢凜冽,寒氣逼人:「你當本王真的忌憚丞相府?如果你敢耍花招,本王立刻殺了你。」
看着他一雙寒冷至極的眸子里閃過一瞬間的殺氣,鳳傾九的眼裡卻毫無波瀾……
「殺了我,你那心上人的手,可就沒得救了。」
……
鳳傾九在慕承淵的帶領下,進了月心眉的屋子,房間寬敞精緻,可不比她那個婚房凋敝,簡直就是寵妾滅妻。
月心眉穿着白色的褻衣,躺在床上,被燙傷的雙手放在身前,斑紅的傷疤略顯猙獰,見人來了,雙手往身前瑟縮了一下,抬起通紅帶淚的雙眸看了一眼慕承淵,嚅囁道:「王爺,姐姐……」
鳳傾九伸手對着月心眉道:「手給我看看。」
月心眉怯怯的伸手,又迅速的收了回,「王爺,我怕……」
「給她看看。」慕承淵面色看不出喜怒來,可比起剛剛殺氣迸發的樣子,顯然是溫和的多。
月心眉緊緊的揪着眉頭,畏畏縮縮的把燙傷的手伸了過去。
鳳傾九打眼一看,就知道她的燙傷並不嚴重,要治好確實不難,去藥房找葯。配上蘆薈雞蛋和珍珠,再加幾味中藥搗碎攪拌均勻即可。
「不得碰水,不得包紮,每兩個時辰換一次葯。」鳳傾九給她敷上了葯之後囑咐道。
慕承淵審視着她嫻熟的包紮手法,清澈無波的眸子,真的一點都不像她,難道是之前的痴傻樣子都是偽裝的?
……

《鳳傾九天醫女韶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