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煩人的修仙
煩人的修仙 連載中

煩人的修仙

來源:google 作者:紅藍鉛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樂風 紅藍鉛 都市小說

風吹白了頭髮,破敗了曾經繁華的小院,雕樑畫棟、亭台水榭,無一不彰顯當時主人的尊貴,門口時常有個彎腰駝背的大爺,眼瞎耳背的,就這樣一咳嗽就要背過氣的身體不知道熬走了幾代人,大爺身後牆上有一副圖畫,畫中有三個人,一個青年站在中間,兩位仙子靠在左右,還有一個仙子懷裡抱着一隻白色的貓,三人身後人影重重,年代太過久遠已經看不清了展開

《煩人的修仙》章節試讀:

心裏高興這酒也喝的有點多,和三個老頭你來我往三斤酒就下肚了,樂風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大着舌頭道:「三位大爺,我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倒了,咱們吃點東西就散了吧!」

這是樂風還覺得清醒時說的最後一句話,說完就倒在軟座低着頭,微微鼾聲睡著了。

幾個老頭也喝高了取笑幾句,然後也堅持不住,把樂風抬到客房圍在茶桌喝茶,張挽雲泡茶給眾人醒酒,胡海道:「今天這幾個年輕人啥來頭?」

張憲博笑道:「沒事,我的客人他們還不敢亂來,李貴的父親和挽雲的爸爸商業上有合作,年輕人的事我們也參合不了,反正我是看不上這個李貴,站沒站相弓腰駝背,酒色掏空了身體短命鬼一個,那個胖子叫李福友,他老爹李大海倒是小有名氣,這些年撈偏門發了財,我和他也只是認識,翻不起什麼浪,那個王南不一般,和他一起的是他妹子,兄妹兩人開家公司自己打拚,幾年裡就億萬家產很不簡單。」

張挽雲撇嘴道:「還不是靠他爺是個紅頂子?」

張憲博笑笑道:「你呀,就是看不得別人的好,王南兄妹倆可不是你想的那樣,雖然家裡條件在那裡擺着,但是羽毛可是乾淨的很。」

胡海這才鬆口氣,本想晚上活動活動的,看來沒必要了。

能找樂風麻煩的也就是胖子他爹李大海了,一個混社會的,在這大環境下,也就是見光死的事兒。

眾人聊會天張憲博起身告辭,說電話常聯繫,帶着張挽雲走了,張挽雲有些沒玩夠的樣子,走時邀請胡海明天去做客,胡海答應,又呆了一會胡海就晃醒樂風兩人打個的也回家了。

樂風迷迷糊糊一到家倒頭便睡,真是喝高了不過心裏高興,劍緣聲音響起,樂風無奈心神進入空間直接來到院子門口,看着劍緣,劍緣嘟着小嘴小孩子模樣背着手賣萌道:「樂風,快點開門吧,我每天在外面坐的地方都沒有。」

樂風道:「你是這裡主人,你自己不會開?」

劍緣道:「這個院子我記憶缺失了,要不然還要你開?快點的裏面有床我要睡一覺。」

樂風搖搖頭道:「我也開不了啊,我昨天推了推根本推不動怎麼開?」

劍緣眯眯眼道:「樂風,這上面有陣法法則,你手裡的劍就是鑰匙。」

樂風無奈道:「這都沒有鎖,有劍也沒有用啊?總不能把門給砍了吧!」

劍緣認真的感受了一會,看樂風不似作假,不免滿臉失望嘟囔道:「要是找齊其他碎片,我就能想起來更多的事了。」

樂風不再說話,心神回歸身體,靜靜的坐在床上吐納運行功法,一周天后身上酒氣自然排除,越研究越覺得奧妙無窮,用心體會身體的變化,吸收周圍的靈氣丹田慢慢轉化,周而復始。

早上和胡海去練功,耍了一個小時,胡海拿起手機看看幾十個張憲博打的未接電話,趕緊回過去,張憲博說是有事找樂風,胡海拉着樂風打車過去。

七拐八拐的走到地方已經上午九點了,一間不大的武館門面房,進去後是一個大院,最後面是一個六層的小樓,寸土寸金的地方,有這樣大的地界也是不簡單,樂風驚訝道:「大爺,這張老師好有錢啊,這地方有這個院子,標準的土豪。」

胡海笑道:「哈哈,本來就是大地主。」

說著話就看見張挽雲出了門來迎胡海,一起上了六樓,整層是筒子房,健身器材兩邊擺放,中間很大一片空地,張憲博身邊站着兩個年輕人,個子高高瘦瘦的是張憲博的孫子張靚,另一個中等身材孔武有力巡捕房陳宇航,張挽雲一一介紹。

張靚開門見山道:「不瞞樂兄弟,昨天爺爺回來說起你,有些事想請你幫個忙,但是又難以啟齒,這事吧還真非你不可,樂兄弟,有沒有興趣聽一聽?」

事有輕重緩急,都等樂風半上午了,如今見了張憲博口中的樂風,看上去也不咋滴,不過該說的話還要說,畢竟等都等了,現在見了面一聲不響的走人就太沒禮貌了。

樂風看了看張靚眼神的輕慢,也有點不對付,但畢竟是張憲博的孫子,不看生面看佛面,不過想讓樂風去巴結他,顯然是想多了,樂風有意調侃道:「既然不好意思,那就不聽了吧。」

張靚被噎的難受,手足無措,看看張挽雲,張挽雲抬頭望天,這時陳宇航哈哈笑道:「樂兄弟,這事成了對你對大家都有好處,不妨讓張哥把話說完?」

張挽雲笑嘻嘻道:」樂風,聽聽唄,挺有意思的。」

樂風點頭,眾人坐下來聽張靚述說經過。

張靚開家保安公司做的是賞金買賣,誰家有事就幫着跑跑腿,一般人也請不起,其中最大的業務就是一些富商,干這買賣張靚他們也有底線,擦邊球的事重來不做,主要是心裏過不了哪個坎。

陳宇航和張靚兩人,那是一起掏過鳥窩,摸過魚乾過架的發小,陳宇航在巡捕房上班,上個月碰到一件棘手的案子,兩人喝酒時就給張靚大倒苦水。

女人鍾雪,丈夫伊大成,本來一家人挺好的,家裡拆遷,老爺子留下一片家業一夜暴富,尹大成本性不壞,開始還好好的,小日子過的很滋潤,這有錢了三朋狗友也多了,慢慢的沒幾年一身壞毛病,鍾雪也管不住,眼不見心不煩,最後鬧的不歡而散,兩人離婚鍾雪帶着女兒走了,尹大成給了母女倆一大筆安家費,這各過各的也相安無事。

好景不長,又過了兩年,這一年女兒考上大學,尹大成也來送送女兒,再見面已是物是人非,尹大成穿着打扮已經大不如前,面黃肌瘦一臉病態,鍾雪覺得畢竟夫妻一場,就問尹大成怎麼了,尹大成支支吾吾的也不說,送走女兒兩人來到小飯店吃個飯,尹大成喝了兩杯,然後跪地痛哭,絮絮叨叨的說了這些年的經過。

先是尹大成和朋友做生意,然後賠錢,家大業大的也不在乎,看生意不成就老老實實的做個富二代唄,沒成想又染上了吸毒,尹大成也沒在意,吸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錢,沒想到又染上了賭博,這多少錢也不夠這樣敗的,朋友設套這輸起來還不快?沒有半年什麼都沒了,房產車子票子全進去了,光棍一人,本來就沒啥一技之長的尹大成工作也找不到,又有毒癮,這日子就過不下去了,尹大成心灰意冷之下就想着去戒毒,這心靜下來有時候就想,該玩的玩了,該花的花了,以後還是和閨女一起過日子實在,這人想明白了就後悔的不行,又害怕媳婦不要自己,這不女兒要上大學,就覺得是個機會,來送女兒上學,看能不能挽回關係。

鍾雪也被感動了,這些年鍾雪也沒結婚,尹大成有錢時也沒有再找一個,一切都是錢鬧騰的,兩人一商量就去了戒毒所,尹大成裏面戒毒這事不提。

這天鍾雪出去買菜,在大街上就被人堵住了,說尹大成欠了錢沒有還,鍾雪說我們都離婚幾年了沒還你錢,你找他去啊找我幹什麼?

那人不搭理鍾雪撂下狠話,不還錢就拿他閨女說事,這事鍾雪哪受的了?立即就報了官,巡捕還沒來要錢的就跑了,後來鍾雪去問尹大成,尹大成想了半天沒有印象,是自己賭錢的時候借的?不會啊?錢輸完就不再賭了,也沒借錢啊?

鍾雪還不放心,就安排閨女上學別亂跑,女兒滿口答應,這孩子平常沒接觸過社會,上了大學就像老母雞長了翅膀,那還不飛上天?前面答應的後面忘的乾乾淨淨,這不就出事了,出來和同學逛街,讓人得了機會,綁了尹大成的閨女就和鍾雪要錢,張口一千萬。

鍾雪就報官,經過一段時間的抓捕,陸陸續續十幾個人歸案,當時轟動一時,女兒受了點驚嚇也平安歸來,但是其中兩個主犯潛逃,一直沒抓到。

這兩個人原來在老家就偷雞摸狗的,被教育了幾回,捕房看見都頭疼,後來兩人出去打工,村裡人這才鬆了口氣,鞭炮慶祝。

兩人就摸到這個城市,跟着幾個狐朋狗友開了地下**,要賬公司,幾年就混的風生水起,後來碰到尹大成這樣的愣頭青,就設個局榨乾了尹大成,然後看到尹大成還有個媳婦,又動了歪心思,又想敲一筆,沒想到最後還是栽了,進的進,判刑的判刑,眼看自己的花天酒地的日子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地步,這種人從來不去反思自己對錯,覺得都是別人的錯,對尹大成夫妻兩個恨之入骨。

兩人東躲西藏的就想搞一筆錢出國,算來算去,還是覺得搞尹大成,走的時候報仇拿錢兩不誤,經過計劃又把尹大成出來亂溜達的閨女綁了,這時巡捕們就意識道兩個匪徒的性質不一樣了,這是報復心理居多,巡捕房接到報案,立即立案,抽調全市骨幹全力偵破,都很明白,這兩個人現在已經成了亡命之徒,極度危險,隨時都可能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