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芳菲盡時情未了
芳菲盡時情未了 連載中

芳菲盡時情未了

來源:google 作者:骨玲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傾若 秦君夜

秦君夜成為植物人的三年,林傾若不眠不休照顧了他三年他醒來的第一句話卻是,「你就這麼欠男人?」展開

《芳菲盡時情未了》章節試讀:

  林傾若第二天才知道視頻的事情,她攥着手機,跑到書房,將手機上的視頻攤開在秦君夜面前,「這些話不是我說的。」

  秦君夜放下手裡的書,身子往後一靠,眸光冷冽的睨着她,「你當著我的面都叫我殘廢,現在怕什麼?」

  「我沒有說的我不會承認,你可以找人去鑒定。」林傾若提高音量,直視着他的眼睛。

  秦君夜嘴角扯出一個不屑的弧度,「你覺得,你配我去花時間?」

  「娶回來就是要伺候我的,從今天起,不準踏出別墅半步。」

  林傾若的背狠狠顫了顫,苦澀一笑,對啊,秦君夜又怎會在乎她的清白,她不過是他恨不能隨手丟掉,再踩上兩腳的垃圾。

  她深呼吸,深呼吸,每一口吸進肺里的空氣都卷攜着鋼針,扎的她生疼。

  她極力隱忍着,聲色故作平靜的回道,「可公司還有一個項目正要交接。」

  「秦家的公司,不準一個外人再插手。」

  林傾若看向秦君夜的眸子閃過一絲難以置信,外人?

  三年多她沒日沒夜,拼了命為他守住公司,守住他秦家大少爺的位置,她以為在這件事上他至少不會怨她。

  呵,到頭來,她卻只是他眼裡染指秦家企業的外人。

  林傾若覺得如墜冰窖,渾身冷得發痛,「既然秦家昏睡三年的大少爺要接着這個爛攤子了,我樂得清閑。」說完便決絕離去。

  秦君夜望着她離開的背影,臉上的表情陰鬱可怖,他會把她欠他的,一樣不少的拿回來。

  秦君夜白天復健,夜裡粗暴無度的索取佔有林傾若。

  她不是說他不行嗎?

  他要她哭着求他。

  可這女人即使被他弄得昏死過去,也不吭一聲,臉上還始終掛着那令人厭惡的笑。

  幾個月過去,秦君夜走得越發穩健。

  直至七夕,他一天都沒有出現。

  林傾若刻意忽視手機里秀恩愛的氣氛,慢條斯理坐在卧室疊着秦君夜的貼身衣褲。

  忽地,門被重重推開。幾張紙被扔在了林傾若手邊,「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燙得刺眼。

  「林家的財產悉數還給你,包括你給元家的那塊地。立刻簽了,離開秦家。」

  秦君夜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就像他們的感情。

  林傾若的手下頓住,胸口傳來陣陣鈍痛,呼吸都有些跟不上,這一天終於要來了?

  她笑了,笑着笑着就紅了眼睛。眼淚沒有流出眼眶,全都湧入的心裏,刺的她滿是傷口的心痛不欲生。

  她倒吸一口氣,挺了挺脊背,沒有回頭,手下又開始疊着他的衣服,「秦君夜,你是不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不記得秦家家規裏面有一條,凡是秦家子女,不準離婚。」

  林傾若說完,轉過身來,揚着勝券在握的笑容,看着秦君夜。

  秦君夜胸腔里頓時有股火想噴出來,他抬手扯開一顆襯衣扣子,目光透着修羅一般的陰戾。

  他近身逼到林傾若面前,抬手狠狠捏住她的下頜骨,用了欲將其捏碎的力度,聲音陰冷可怖,「我去找爺爺領家法,放棄秦氏管理權和繼承權,你威脅不了我。」

  林傾若凄然一笑,眼中的光一點一點暗了下去。

  他就這麼厭惡她?

  為了和她離婚,連秦氏的管理權和繼承權都要放棄?

  她還曾幻想,不愛就不愛吧,恨就恨吧,至少她能留在他身邊一輩子……

  是她太貪心了。

  林傾若只覺得心肺潰爛如泥,疼的連呼吸的出口都快要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