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超級高手
都市之超級高手 連載中

都市之超級高手

來源:google 作者:葉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嚴珂 葉南 都市小說

寒冷的長白山,葉南修鍊數載,他秉承師傅之意,來到燈紅酒綠的都市從此,各種女神在葉南身邊環繞葉南:我真的一滴都沒有了,求放過展開

《都市之超級高手》章節試讀:

一個身着唐裝的男子,精神矍鑠,頭髮已經灰白,他笑着上下打量葉南,眼裡滿是讚許。

"江老好。 "葉南禮貌的微微彎腰道。

"恩,小南啊,快來快來,要想見你小子一面真費勁,怎麼還非得讓我老骨頭,上門求你去? "

江老開玩笑的說著。

葉南撓了撓頭,滿是歉意:

"江老這說的是什麼話啊,不急,反正時間有的是,以後我會多過來,看看江老的。 "

江紫月面無表情的坐在對面,看到爺爺竟然對葉南,這麼親熱。

他多少還是有些意外的,要知道爺爺一向嚴厲,很少對外人展露笑容。

"媽的,這孫子就是我妹夫?真是便宜這小子了,我妹妹那麼漂亮,唉! "

"不過,兩人一旦結婚,繼承權可就偏向妹妹了,得想個辦法才是。 "

江龍一身精緻的白色襯衫,長褲,一頭短髮,看起來乾淨利落。

他把玩着手裡的高腳杯,陷入沉思。

作為江家唯一的男性繼承人,本來江龍繼承家產,機會很大。

無奈江紫月商業天賦爆表,能力出眾,顯得他像個紈絝子弟一樣,雖然事實,也的確如此。

要是讓妹妹繼承了家產,以她那個一是一,二是二的性格。

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揮霍無度破產,指望妹妹接濟,那才是做夢。

江龍眯着眼,很快已經有了主意。

"聽說你們已經領證了?不錯,我很欣慰,紫月真是沒讓我失望! "

"我本來以為,她會對家族的安排感到不滿,或者對你的身份心存芥蒂,很好,我很滿意。 "

"你們先訂婚,找個時間,隆重的把婚禮布置一下,我江家子女結婚,一定要鬧得整個天南市都知道。 "

江老爽朗的笑着。

"爺爺的眼光一定沒有問題,我相信爺爺,不論什麼事情,我都會以家族利益為重。 "

江紫月這麼說著,也是在安慰自己。

爺爺縱橫商場這麼多年,一雙眼睛閱人無數,他相中的人,相比有過人之處吧。

想到這裡,江紫月柔和的視線,剛落在葉南身上,葉南就極其不雅的,打了個飽嗝。

江紫月: "…… "

這個混蛋,剛想誇他兩句,就立刻給我丟人現眼,算了算了,不抱希望了。

江紫月眉間微蹙,繼續斟酌紅酒,麻木自己被葉南蹂躪,那支離破碎的神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葉南歉意的說著。

明顯大舅子江龍,嘴角噙着一抹鄙視和嫌棄。

江紫月也是一副,我不認識他的表情,自顧自喝着酒。

"沒什麼?不用在意這些,大老爺們嘛應該粗狂一點! "

"不用在意這些小節,小南啊,我很多年沒有去過長白山,給我講一講,那邊發生的趣事。 "

江老頗為懷念的說著。

當年他可是熱血男兒,對於入侵者,從來沒有好臉色。

後來受了傷,加上他從小喜歡從商,正好利用手上人脈,在天南市,打下這片基業。

葉南就簡單說了說,在長白山的斬殺入侵者經歷。

最精彩的地方,莫過於在國外超級勢力,想入侵天朝,葉南退去戰神名號。

葉南口才不錯,連一直不屑的大舅子,都聽的津津有味。

其中有不少地方,有藝術性的誇張渲染,但總體還是真正發生的事情。

那個些外國勢力,都是恐怖組織,同樣擁有高超實力。

不管是槍械,還是格鬥,都是頂尖人物對壘,任何一個小失誤,都是致命。

葉南也是冒着極大風險,才頑強生存下去,事後覺得自己能活下來,真的是老天給面子。

聽完葉南的描述,江老豎起大拇指,誇讚不已。

大舅子江龍,則是撇了撇嘴,覺得葉南不去說相聲,簡直是浪費口才。

胡編的故事,加在自己身上,把自己說的像英雄似的。

江紫月知道葉南身手不錯,可是也不帶這麼吹牛吧?絕對是矇騙老爺子。

"很好,你師傅,也就是你爸,真是**出一個優秀年輕人。 "

"我老頭子好久沒有戰鬥過,不知曾經的槍法,還能不能比得上小年輕,咱們倆來比比怎麼樣? "

江老想比試槍法,正好缺個人,葉南簡直是最好的人選了。

"沒問題,江老都開口了。當然可以,樂意奉陪! "葉南自然欣然接受,就當玩玩。

一伙人吃完飯後,就說笑着來到地下實彈射擊場。

葉南倒是不意外,像江老這樣類似軍人出身的,肯定會為自己,建一個這樣的場地。

沒事幹的時候,可以來儘儘興。

射擊場有兩個籃球場那麼大,每隔十米,就站着一個黑衣人。

他們都精神頭十足,看到江老來了,紛紛立正稍息敬禮。

看來江老還是十分懷念戰鬥的日子啊,葉南這麼想着。

幾個黑衣人對面兩輛小車,車上面放滿了武器,從手槍到輕重狙擊槍、衝鋒槍,一應俱全。

可謂一個小型的武器庫。

葉南嘖嘖讚歎,因為有不少槍支,連他都沒見過。

"怎麼樣?我這裡傢伙很全吧,你隨便挑一把,咱們爺倆來比試比試。 "

江老說著,開始熱身,顯然他是一個任何事都很較真的人。

江龍眯眼看到這一幕,嘴角一扯主動上前,道: "爺爺啊,能不能讓我先來,和妹夫比一比槍法呢。 "

"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對槍械了解么? "

江老一直認為江龍,除了泡妞享受其他的一竅不通。

"了解,太了解了,受爺爺的熏陶,我也喜歡上這玩意。 "

江龍說著,見爺爺依然是一臉狐疑,隨便拿起一把國產式手槍。

江紫月咬了咬銀牙,她還真沒想到,哥哥為了討爺爺歡心,竟然這麼的下功夫,還真讓她刮目相看了。

同時也猜到了他的想法。

如果哥哥這次,能贏下葉南,那麼他在爺爺心裏地位,絕對會上升一個台階。

這直接影響到繼承權鹿死誰手,好一個妙計。

"不錯不錯,可以你小子終於幹了件正經事。 "江老爽朗的大笑,心情十分痛快。

葉南見大舅子有這樣的雅興,自然願意奉陪,只不過他唯一要考慮的事,要不要放點水,讓親愛的大舅子不要輸的太難看。

"哼,強者?狗屁,我才不信! "

"只要我把這個未來姑爺比下去,爺爺說不定會在繼承權上,多權衡權衡! "

"不管怎麼說,以後得注意點,不能太浪蕩了,不然江家的家產真的要歸妹妹了,那就糟了。 "

江龍因為葉南的出現,產生了濃濃的危機感。

決定以後自律一下,剛包養的小姐姐全部撤掉,讓老爺子相信,他已經不是那個敗家子了。

這些念頭,在江龍心頭快速輾轉着,挑了那把國產手槍,熟練的更換彈夾,手法乾淨利落。

葉南看着覺得確實還不錯,顯然是私下裡,練了不少。

江老爺子渾濁的老眼,逐漸綻放出光芒。

他和老一輩的人一樣,重男輕女,只是可惜江龍,這個兔崽子不上道。

比妹妹江紫月差的不少一星半點,現在見江龍改變這麼大,感覺十分欣喜,算是沒有辜負他老子再天之靈。

"不錯,不錯,那小南你就陪他玩玩。 "

江老爺子十分高興,能看到江家人後代,這麼上進,感覺很滿足。

"妹夫,我可要盡全力了,輸了可別怪我。 "

江龍十分自信,經過他長達三個月的鍛煉,這種距離的靶子他十拿九穩。

他一直在等待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今天終於到來了。

葉南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江紫月精雕玉琢的臉蛋,看似平定,其實一點都不像臉上表現的那麼從容。

要是讓哥哥這次出了風頭,她自知雖然繼承權她機會大,可是爺爺還是不喜歡她,更喜歡哥哥一點。

這也更符合老一輩人傳宗接代,繼承衣缽的傳統思想。

她一點都不能馬虎,看似其樂融融,其實硝煙暗起。

哥哥什麼德行,她最清楚了,家產如果被他騙去,江家三輩人的心血,必定毀之一旦。

決不允許!葉南你給我爭口氣啊。

江紫月緊捏着粉拳,凝視着場中的葉南,一身西服筆挺,談笑間似乎胸有成竹,希望別掉鏈子。

葉南似乎感受到一道視線,**在他的後背上。

他回眸一笑,衝著江紫月做出一個必勝手勢,親密的喊道: "老婆放心,我可不會輸給大舅子的。 "

"恩恩,老公加油,輸給弟弟你今晚就別上床了。 "

江紫月柔和的笑着說道,現場一片其樂融融。

江老爽朗的大笑着,囑咐葉南做男人,可不能妻管嚴。

葉南淡笑,視線重新回到靶子上。

江龍舉槍射擊,交叉腿,姿勢看起來極其專業,絕不是一時半會練就的。

老爺子更滿意了,要不是擔心影響到江龍射擊,他都鼓起掌來,今天江龍的表現,讓他太驚喜。

"砰! "

一聲槍響之後,一個工作人員報靶道: "十環! "

聽到竟然中了十環,江老爺子感覺難以置信。

這還是那個只知道泡妞,玩車的兔崽子么?簡直換了個人似的。

江老連說了幾個好,拍了拍江龍的肩膀,滿眼都是欣慰讚許!

還故意修正了他一些姿勢,將自己多年來積攢的經驗,傾囊相授。

爺倆聊得熱火朝天,幾乎快把葉南和江紫月給忘記了。

看到哥哥受寵,江紫月臉上依然是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可心裏對哥哥的城府,感到害怕,她完全不知道哥哥什麼時候,練就了這身本事來討好爺爺。

一點徵兆都沒有,意外太意外了。

現在只能寄希望於葉南,壓一壓哥哥的勢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