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都市修真醫聖
都市修真醫聖 連載中

都市修真醫聖

來源:外網 作者:漂浮的氣球2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漂浮的氣球2 都市言情

2012年夏,溫度似乎可以熱得令人發狂。在火紅的太陽炙烤人,每個人都彷彿是身上着了火一樣,汗流浹背,難受異常。 江南省的北山市人才招聘市場,此刻更是酷熱的令人發狂。寬廣的招聘會場,到處都是求人的人,人山人海,潮流涌動,不僅僅是會場內部已經人滿為患了,甚至就連入口、會場大門外都還排着長長的隊列長龍。 由此可見,前來這裡找工作的人確實不少。 「哎,又沒找到。」 人群中,一個肩上背着單肩包,穿着水洗牛仔褲,二十多塊的廉價t恤短袖上衣,手裡拿着求職簡介的二十來歲青年,望了展開

《都市修真醫聖》章節試讀:

「呀,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男人,居然和我這麼一個弱女子搶車坐,哎,真是……」

即便是都到了路上,的士向著城外駛去,那楚琰都依然喋喋不休的在那嘟着嘴,不爽的嘀咕着,令陳飛一陣無語和無奈。

照理說,一般這種足有一米七身高,一雙長腿又白又纖細,面容、身材也十分姣好、火辣的高質量美女,不應該都是那種女神范兒,高冷嗎?怎麼自己今天就遇上這麼一個逗比啊?搶我車也就算了,還是個話嘮。

「小夥子,我看你也不像生病了啊,怎麼這麼早去就往市中心醫院跑?」在路上稍微有些賭,那司機似乎也有些無聊,向著身旁的陳飛攀談道。他們平時就靠這張嘴巴打發路上的閑時間,不然,一直那樣枯燥的跑車,還不得無聊死。

當然了,車后座還有位那麼養眼的小丫頭,也還是挺不錯的,不虧他剛才機靈,想出那麼一個妙招。

「我不是去看病的,而是去應聘當醫生的。」陳飛聞言笑了笑,開口回答道。

「什麼?你要是市中心醫院應聘當醫生,小夥子沒看出來啊,你還挺厲害的,這麼年輕,才剛畢業吧,居然就這麼厲害,能夠到三甲醫院去應聘,真行。」那司機給陳飛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要知道,對於他們這種普通市民來說,能夠到整個北山市最大的三甲醫院應聘,無論到最後成不成功,都是一件很值得羨慕的事情,至少,沒本事的人是絕對不敢這麼乾的,那可得要極高的專業知識以及絕對不弱的文憑,才有可能做到。

難道這小夥子還是國內某醫學大學的高材生?

「行了吧,師傅,八字還沒一撇呢,就憑他這種人,怎麼可能通過市中心醫院的應聘,肯定第一輪就會被刷下來,只是去打個醬油而已。」就在這時候,那本應該在後面嘟着嘴嘀咕的楚琰插話了,嗅着鼻子詛咒陳飛,一臉不屑。

要知道,以她的眼界當然之後一個三甲級別的醫生錄用是有多麼嚴格,不說是什麼國內外頂尖醫藥大學畢業的博士生,最起碼,也要達到重本的碩士程度。

就憑這混蛋傢伙,居然還敢跟她搶車坐,怎麼可能有那麼高的文憑,哼!絕對不可能,一定是去打醬油的。

「關你屁事!」對此,陳飛直截了當的給予了最嚴肅還擊,就差還沒豎起中指了。

「你,混蛋!」

而在聽到了陳飛如此『粗鄙』的話音,以及那種臉上毫不遮掩的嫌棄之後,楚琰臉上露出了氣憤的神色,那簡直是氣的牙痒痒的,指着陳飛大聲詛咒道:「我詛咒你今天的應聘絕對通不過,通不過!」

「你還是想想今天會不會遲到吧?據說,遲到了可是會扣工資的呦,哈哈哈!」陳飛打趣道。

「要你管,呀呀呀!」楚琰氣的已經是想要抓頭髮了,一雙潔白的美腿不安分的到處亂踢。啊,為什麼會讓本大小姐遇上真么可惡的傢伙,真是太可惡了,混蛋,混蛋!

「小丫頭,其實我覺得你倆挺般配,郎才女貌,這小夥子也不錯,要不,考慮考慮!?」那司機也不知道懷着什麼心思,居然帶着壞笑來了這麼一手,直接把楚琰和陳飛兩人的臉色瞬間都說愣住了。

「誰和他般配?」

「別想!想都別想!」

陳飛是一臉『義正言辭』的嫌棄,不過其目光卻不由自主的從那前方的後視鏡,偷窺到了坐在後方的楚琰,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真正發現對方確實美到不行,至少是他當初大學裏校花的程度,特別是那一雙潔白的玉腿,又挺又直,肌膚潔白,像是洗過牛奶浴一般,還有那精緻的臉蛋,飽滿的胸前……估計唯一的缺點就是那脾氣太『臭』了,而且這丫頭還是個話嘮啊。

「誰和他般配啊,大叔你不要亂說,就這種傢伙,一定會單身一萬年的,本小姐就是喜歡上一頭豬,也絕對不會喜歡她的,絕不!」楚琰咬牙切齒衝著陳飛道,一臉嫌棄的表情,就是不不爽。

「那你就去喜歡一頭豬吧,改天多生幾個豬寶寶,哈哈哈,師傅就在下面,我下了。」然而陳飛根本沒放在心上,留下車費,又『小小』的氣了她一次,心滿意足的下車離開了,留下楚琰在的士氣憤的大叫。

「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混蛋,混蛋!氣死本大小姐了!」

「你這小丫頭,跟他真是天生一對,鬥氣冤家,哈哈哈!」那司機也大笑起來,這簡直太歡樂了。

……

北山市中心醫院,被應該是在市區的中心地區,可因為近年來的不斷擴寬,而導致的使用土地面積不足,不得己,就搬到了市區外側的高新創業區這邊來。

作為北山市甚至整個江南省排進前三的綜合性三甲醫院,北山市中心醫院享譽省內外,每年都有不少外地的患者慕名而來。

陳飛從的士上下來之後,望着那鱗次櫛比的大氣門診部、住院樓,以及各種其他的齊全配套設施,內心之中浮現出一抹震撼,深吸了一口氣,向著門診部的方向走了過去。

「那個,請問中醫科的徐醫生在哪裡?」進入住院部,陳飛攔下一名護士問道。

就在昨晚,劉長生醫生已經給他打過電話了,叫他今天一早來報道的時候,直接去中醫科找一位姓徐的醫生就行了,他已經提前通知了對方,而且也從院長那裡要來了一個醫院正職員工醫生的名額,都辦妥了。

「徐醫生,哪個徐醫生?」

那名護士被陳飛攔下本來有些生氣,但當她跟着聽到醫院中醫科大佬的名字之後,心裏面怒氣一下子就消了,小心翼翼的看着攔下他的年輕人,心裏有些意外的嘀咕,難道這小子還認識徐醫生不成?

「就是中醫科室的徐振興,徐醫生。是心血管科室的劉長山醫生叫我來的。」陳飛又耐心的解釋道。

市中心醫院的徐振興,雖然沒有中醫附院的杜老那麼厲害,那麼有名,但他也是國內中醫界赫赫有名的聖手,所以照理說,身為市中心醫院的護士,不應該不認識才對啊。

「你是劉長山醫生介紹來的?」

而那護士在聽到陳飛的話,心裏面有吃了一驚,因為,作為一家以西醫為主的綜合性醫院,劉長山這種心血管科室權威專家,自然也是醫院說一不二的超級大佬級別人物,完全不遜於徐醫生。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啊,居然來頭這麼大,這兩位大佬級別的人物,居然全都認識。

「徐醫生要是來了的話,應該在中醫科室,準備門診。中醫科室就在後面的就診樓七樓。」一想到這裡,那護士立馬結結巴巴的說出了中醫科的位置。

「知道了,謝謝。」

再從對方口中知道了中醫科的具體位置,陳飛便向著就診樓而去。

市中心醫院的中醫科,足足佔據了就診大樓五、六、七、三個樓層。這三層樓中不僅有一間挨着一間中醫門診室、專家門診室,還有各種關於針灸、推拿、熬藥抓藥的藥房和科室。

至於中醫科室的入口自然是在第五層,一進入其中,便能夠看到各種關於門診醫生介紹。

那些人大多都是副主任醫生以上,有些還是中醫重點高校畢業的博士生,或者某國醫聖手的得意門生,反正有資格在這市中心醫院掛個牌單獨門診的,都不是簡單地傢伙,牛逼至極,不是高學歷高職稱就是出身名醫名門,醫學歷史底蘊悠久。

而作為本科室幾近無爭議的大老,徐振興醫生的名字,自然也高高的掛在門口那面介紹牆上了,而且還是最頂部,上面寫着:徐振興,男,中醫科專家,出生於1954年,自幼跟隨名醫學醫才,擅長中醫外科以及外傷科。

所謂中醫外科,就是瘡瘍、癭、瘤、岩、****宣腸疾病、男性前陰病、皮膚病及性傳播疾病、外傷性疾病與周圍血管病等。

至於外傷科,就是刀傷、槍彈、金刃、跌打損傷、持重努傷、燒燙傷、凍傷和蟲獸傷等。

雖然陳飛自認為已經來的夠早的,可是,當他看見到那些名醫專家門診部外派起來的一條條長龍之後,他還是有些額頭冒冷汗。這傢伙,不愧是市中心醫院,即便不是最厲害的心血管科室,這陣仗,也絕對不是蓋的。

「小子,你幹什麼?給我到後面去排着,別插隊。」就在吃驚了一陣,旋即穿過人流,準備進入徐醫生的門診科室,去找他的時候,卻忽然被一個穿白大褂的傢伙給叫住了,語氣很不客氣。

「是啊,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到徐醫生這裡來還敢插隊,不知道徐醫生是最討厭插隊的人嗎?」

「就是我們辛辛苦苦在這等了這麼久,你一來就想插隊,現在年輕人,真是太沒素質了。」

……

那些排隊的人也開始不滿起來,群體義憤填膺。

見此情景,陳飛立馬急的腦門汗都冒出來,向著那些激動的人擺手,解釋道:「大家都誤會了,我不是來這看病了,我是來找徐醫生有事情的。」

「有什麼事情?就你這個毛頭小子找徐醫生能有什麼事情,謊話都變不圓滿,真是,不就是插隊嗎?」

但是人們根本就不信,認為陳飛說話。

倒是那最開始攔住陳飛的人好像想起了什麼,望着他微微皺眉,道:「等等,你是劉長山,劉醫生推薦過來的那個人?」

作為市中心醫院中醫科的住院醫生,他雖只是個最初級的職位,但起碼也是個醫院的正式職稱,自然也知道昨天心血管科室的劉長山,劉醫生,向他們中醫科推薦了個人過來,難道,就是這看起來大學博士或碩士還沒畢業的小子?

可是,若沒個重本大學的碩士、博士文憑,根本就沒有資格進他們醫院。更別說他們科室還比較特殊,光是文憑,有時候恐怕都還不夠,那劉醫生這是搞什麼啊。

《都市修真醫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