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神將歸來
都市神將歸來 連載中

都市神將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望月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帝星辰 望月草 都市小說

他棄筆從戎,位居北境,掌軍百萬,當世封神!為報兄弟之仇,重回都市,他如今,醫武雙絕,普天之下,獨我無王!展開

《都市神將歸來》章節試讀:

馮君身後的林清韻,錢豪等人,亦如此。

眾人原本打算看看帝星辰在馮君的施壓下,會作何反應。

馮君本以為帝星辰是個軟柿子,所以他故意狠狠的踩上兩腳,可誰成想,這人竟是一尊絕世殺神。

二話不談,果斷動槍。

自20世紀**大統後,國內實行槍支管控政策,槍械全部收歸國有,地方上,除去作戰單位和警務單位外,不得私藏槍支,否則便是知法犯法。

當下社會,能隨身帶槍,且不被請去喝茶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官方背景,要麼是申請到合法的持槍證件。

據說現在西南省土族也有人擁有槍支,但都是些老式火銃,打打獵物還行,怎麼可能拿得出美械勃朗寧?

「別……別!千萬別開槍……」

燕飛手槍一現,馮君當場噤若寒蟬,雙手高舉,兩腿瑟瑟發抖,先前那凌駕眾人之上的氣勢,蕩然無存。

「我家少爺,讓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你難道聾了?還是啞了?」

燕飛話落,這更是令馮君心中惶恐不安,不是馮君不想說,實在是他有口說不出啊。

換誰被人用槍指着腦袋的時候,膽敢胡言亂語,絕對要吃槍子兒!

令行禁止。

帝星辰無論是對誰,他的話只說一次,若是想聽第二遍,估計需要等待很漫長的時間,還得在閻王殿碰碰運氣,能不能遇到他。

燕飛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令馮君心驚膽戰。

回想當年,東瀛派兵攻打山海關,未曾開戰前,燕飛站在城樓上,曾一吼定乾坤,嚇得東瀛士兵不敢貿然進攻。

此舉,絲毫不亞於在當陽橋喝退數萬曹軍的燕人張翼德!

「我……剛剛說,家父乃是馮,馮敬耀……」

遠水,救不了近火。

馮敬耀的名號是好用,但也只能嚇唬本土的一些公子鼠輩,馮君此刻,已經隱約感覺到他似乎踢到鋼板,對面那位外披大衣,且身形挺拔之人,絕不是自己可以招惹到的存在。

馮君怕了,他根本不敢把剛才羞辱帝星辰的話,再說出來。

因為……

一旦槍響,馮君自己絕對玩兒完了。

「似乎記得你剛才說了一大堆廢話,不止這麼短短的一句,還有?」

帝星辰軒目星眉。

馮君不敢說,不想說,他怕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你不敢說,可我偏要聽。

這便是他帝星辰的脾性。

「我……」

馮君低沉着頭,眼皮子上翻,偷看了一眼面前的帝星辰,那冷峻的面容,犀利的目光,未曾言語,便已然令馮君內心發怵。

帝星辰,**重器,國士無雙。

當年盤踞關東,號稱東瀛國內的王牌陸戰部隊,坂本師團,三萬多東瀛國的精英士兵,愣是被帝星辰率兵三百人,錘的不知道東西南北。

那天,帝星辰一戰成名,三百兵甲,皆為兵中王,百人敵!

「機會已經給過你了,既然你自己不珍惜,便送你上路。」

此路,名為黃泉。

燕飛冷冽的話語,在馮君耳畔回蕩。

既然你沉默不語,惜字如金,收拾你的辦法有的是,你馮君再勢硬,能硬的過槍子兒?

子彈上膛,三點一線。

「別!千萬別……別開槍!我剛才那番話只是說著玩兒的,兩位可莫要當真吶。」

馮君,先前還欲讓帝星辰從他身前爬過,斷帝星辰一條胳膊,以正威名呢。

現如今,燕飛亮槍,馮君當場啞火認慫,當然這還不算完。

「帝某剛剛,可是親耳聽到在場有人詆毀帝某形象,並且還準備把帝某打成殘廢,扔出皇朝酒店?」

子虛烏有,字字珠璣。

帝星辰此言,是要將馮君趕上絕路,馮君剛才可沒說要把帝星辰扔出皇朝酒店。

現如今,帝星辰這一番添油加料,令馮君內心,惶恐不已。

這種情況下,馮君要是說帝星辰聽錯了,豈不是完全睜着眼睛說瞎話?

可若是直截了當的認了,那他絕對是死路一條,一時間,馮君六神無主,雙手捏汗。

「帝先生,剛才那句話是他說的,可完全不關馮某的事啊。」

一番無奈之下,馮君當場手指旁邊的那名馮家小廝,一臉態度毅然決然。

「馮……馮少爺,您這……」

馮君直接甩鍋給自己的手下,很明顯,他在和帝星辰的言語交鋒上,已經認了下風,但馮君的這種行為,讓他先前那股威風八面的王霸之氣,蕩然無存。

如此,就更別提什麼馮家的臉面了。

在場眾人:「……」

其中,有不少明眼人看出來了,無論是帝星辰還是馮家馮君,那都不是他們這種角色可以評論的存在,乾脆便沉默不語,靜觀其變。

另有一部分人,當場小聲議論,馮君這種貪生怕死的態度和甩鍋方法,的確是犯了眾怒。

馮家在江海的威名和地位,全是馮敬耀白手起家,逐步打拚出來的,如今馮君這番表現,也是着實刷新了眾人對於馮敬耀之子的認知。

原來,你江海馮家人,就是這種做事方法,任憑是誰,都會感到心寒。

原本,一場好端端的競拍會,誰成想竟是鬧到這種程度,能來出現在了皇朝酒店,並且還參加此次錦繡華府房產買拍的,多多少少都是在江海小有背景的人物,達官權貴,皆有所涉。

「夠了!」

一聲嬌喝,林清韻俏臉深沉,昂首闊氣的慢步上前。

此處,終歸到底還是她林清韻的地盤,上至公子馮君,下到富商二代,無論是誰今日出事,她林清韻皆不好交代。

爛攤子,終是需要有人來收拾。

「可以把槍收起來嗎?」

林清韻並沒有對燕飛說話,而是目光凝視帝星辰。

此刻,槍雖在燕飛手中,但林清韻這個女人的心思,何其縝密?

槍雖不在你手,但你帝星辰卻是那真正持槍之人。

帝星辰沉默不語,將眼前這女人所說的話,直接蔑視。

眾人:……

「此人好大的底氣,林小姐乃當今趙家掌舵人,江海商盟副盟主,一代商界女尊,他竟隨意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