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獨家替身:景爺的霸寵甜妻
獨家替身:景爺的霸寵甜妻 連載中

獨家替身:景爺的霸寵甜妻

來源:google 作者:宋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青 張精緻 現代言情

「快快,那個死丫頭在那兒!」季筱擰着眉,腦袋昏昏沉沉的,只記得要往前拚命地跑着,身後是幾個兇狠的保鏢在追着她跑她怎麼也沒想過就因為自己拿不出重量級的新聞消息,主編宋....展開

《獨家替身:景爺的霸寵甜妻》章節試讀:

一被拖出權家的大門。

季筱就整個人爆發了,狠狠地將權景廷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給拿了下來,不客氣的吼道:「姓權的,你別以為你權家就能隻手遮天,誰說要嫁給你了,你做夢呢吧。」

簡直神經病,莫名其妙的被上了,莫名其妙的被曝光在媒體上,爾後又莫名其妙的被綁架進權家,現在還莫名其妙的被說什麼要嫁人?

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

「呵呵,你這麼說是我自找的了?季筱是吧,沒想到你還挺會裝啊。早上網上盛傳的照片,聽說是風瑞雜誌社傳出來的,而據內部人員透露,這個照片正是從一位叫季筱的小記者給交上去的。你說你沒有處心積慮,證據呢?」

季筱聞聲臉色煞白。

權景廷看她這臉色又嗤笑一聲:「先是用這張臉在廁所堵我,然後拍下床照放到媒體上去,又在會所和我偶遇,現在又在權家藉著我爺爺來向我施壓,逼着我娶你。季小姐,你套路挺深啊。」

男人薄薄的嘴唇一開一合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季筱卻無法反駁。

這也就是她最奇怪的地方,自己被下藥,進了男廁所躲人頂多算是誤打誤撞,但是後來的照片事件到底算是怎麼回事。

「不管你信不信,照片不是我給的,我不知道我的U盤裏面怎麼會出現那種東西,但是絕對不是我乾的。我中藥了然後纏上你是我不對,但是不管怎麼樣,這種事情也是雙方的,你管不住你的下半身,是你自己的問題,我沒強迫你。

權先生,我知道你跺跺腳就能讓整個L市抖三抖,我哪怕是想告你,恐怕也不行。所以這件事我希望到此為止,想必您也不願意和我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女人真的成為夫妻是吧?」

男人盯着女人一雙明媚的大眼睛忽然出聲。

「我要是說我願意呢?」

「什麼?」

季筱一個沒反應過來情不自禁的問出口。

權景廷輕笑一聲:「我說我願意。」他盯着那張熟悉的臉,一個字一個字的認真的說著。

季筱死死地盯着他。

她分不清現在的權景廷到底是在玩弄她還是在說真的。

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不願意!

「姓權的,你沒開玩笑吧?我和你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關係,你願意以後你和一個完全不認識完全不熟悉的人睡在一張床上?」

「你不是已經把我給睡了嗎?」

權景廷曖昧的眨眨眼笑道,看着季筱那張試圖威脅他而變得明媚起來的小臉蛋情不自禁的逗她!

「……」

季筱真的是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飛起一腳想要踹上他的小腿的時候,卻被男人一手給拉住了她的腳,直接將她的動作給禁錮着。

伸手一拉,季筱整個人的重心不穩便摔進了他的懷抱中。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季筱的腰身已經被男人的大手摟住。

指尖恰好放在她的腰眼處,一陣**的感覺傳來,季筱最怕人碰她這個地方,現在被權景廷給碰到了,臉嗖的一下就紅了。

「想要用同一招?你以為我還會那麼笨的被你踹中?」男人低聲笑着,將懷中小女人的手給捉起放到自己的手中細細的把玩着,嘆了聲:「這麼喜歡動手動腳的可不好,看來需要****。」

「呸。」

季筱氣得啐了一口。

她平時的脾氣絕對沒有現在這麼暴躁,在穆楓面前更是軟的跟小綿羊一樣,但是在這個傢伙面前,三番五次的被氣得要吐血。這個男人一定是和她八字相剋!專門克他!

「你給我放開!」

「不放!」

「你……」季筱掙扎着。

權景廷箍住她的腰身,眼睛瞄了眼權家大門後的一抹身影。

親昵的伏在她的耳邊聲音不大不小的笑道:「親愛的,你要是因為生氣就不打算和我結婚了,那我可就真的傷心死了呢。」

男人的聲音一直很好聽,尤其是在說情話的時候,低沉婉轉像羽毛一樣掃過人的心尖,但是季筱在這短短的幾天之中已經練就了一身很好的防護罩。

挑眉不屑的看他:「你又抽什麼瘋?」

簡而言之的一句話將他的偽裝給戳破!權景廷聳聳肩繼而一本正經的小聲說道:「別出聲,跟我去車裡!」

隨後將她拉進車中,避開了那人的視線。

兩人一閃身後,那門後的身影就回去到涼亭中報告:「少爺和少夫人在門口打情罵俏,看樣子感情挺好的。現在他們已經坐車離開了。」

權巍點了點頭,一擺手讓他下去了。

……

一進車,權景廷就將她給鬆開了,高高在上的如帝王般坐在了旁邊。

用消毒濕巾一點點的擦着手指,那張俊美如鑄的臉上也滿是嫌惡。

季筱簡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有如換了張臉的男人。

「開個條件吧。」

「什麼?」

男人轉頭看着她慢慢道:「你到底想要什麼條件才會答應結婚?」

「……」

為什麼說來說去還是回到這方面上來,季筱真的有些無語。

「不管開什麼條件我都不會答應,我不想趟你們權家這渾水。」季筱說著喊了聲:「司機先生,麻煩您前面停下車,我要下車!」

司機局促不安的從後視鏡中看着權景廷:「爺,這……」

「既然季小姐讓你停車那你就停車吧。」

季筱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在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毫不猶豫的起身下了車,關上車門的前一秒便聽見權景廷低聲笑了聲:「季筱,不管你怎麼抗拒你終究會答應的。」

「做夢!」季筱嗤了一聲,反駁道。

說完啪的一聲將車門給摔上了。

車窗緩緩的被搖了下來,男人的側臉暴露在她的面前,嘴角上還掛着諷刺的笑容,聲音低沉有磁性:「那你就等着看吧。」一副霸道狂妄篤定的模樣。

說完,一揮手,車嗖的一下就射向了遠方。

季筱氣得翻了個白眼。

她很想問問這男人哪來的自信,就認定了自己會嫁給他?!

簡直是在做夢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