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獨步天下
獨步天下 連載中

獨步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紫色流蘇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寒軒 溟王 穿越重生

~問世間,情為何物,不過是一物降一物!她,二十一世紀外科醫生,一刀在手,天下我走!他,大秦王朝的鐵血溟王,桀驁不馴,凶名在外!當時空錯亂,她——遇到他是她驚才艷艷,刀光晃花了他的眼眸?還是他冷魅邪佞,真心贏得了她的青睞?百里涼歌:「任性狂妄,這樣的我,你敢娶?」封池溟:「你惡名在外,我凶名遠播;一凶神,一惡煞,絕配!」且看他們強強聯合,如何扭轉乾坤,斗轉星移,攜手笑傲天下!展開

《獨步天下》章節試讀:

眾人齊刷刷順着叫聲看過去。
百里涼歌撇了撇嘴,還以為百里以沫有什麼別的能耐呢,也就是裝裝可憐拌拌白蓮花。
這裡是別人的地盤,她不想在這裡待下去,於是打算離開。
「軒王殿下,我們在水池中打撈起來這個!」
侍衛驚呼一聲,將東西交給軒王。
封寒軒低頭望着自己手裡,那個銀光燦燦的小箱子,這是什麼東西?
這小箱子堅固的很,是什麼材質的?
百里涼歌對這些渾然不覺,她已經轉身,如果她能夠扭頭多事一下的話,就能看到封寒軒手中的東西,十分熟悉,正是她經常拎着下鄉義療使用的醫療包!
可惜,對於封寒軒的事情,對於這裡發生的事情,她真是噁心透了,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於是,她直接離開了。
封寒軒研究了一下,將小箱子扔給貼身侍衛,「先放好。」
————
現在還是他的生辰宴會,宴會後,再繼續研究吧。
可所有人都沒發現,那名侍衛低頭離開,避開眾人的視線後,悄無聲息的將箱子扔給一直等在旁邊的黑衣男子手中。
黑衣男子顛了顛的箱子,幾個起躍,消失在軒王府。
一刻鐘後,小盒子就出現封池溟的手中。
溟王府中。
封池月躺在榻上,精緻絕美的小臉,蒼白如紙。
她側身躺着,雖然換了衣服,身上也蓋了厚重的棉被,卻仍舊止不住的打顫。
剛剛入春,那池水陰冷的就像是要將骨頭都冰凍一般。
她咬着嘴唇,看着坐在房間正中椅子上的男人。
封池溟面前,此刻跪着四個人,兩男兩女。
他們齊齊低着頭,「主上,我們沒能保護好郡主,請主上重罰!」
「重罰?」
封池溟的聲音,低沉,冷魅。
可只簡單的兩個字,下方跪着的四個人,就全部齊刷刷打了個寒顫。
其中一人,用盡全身力氣抬起頭來,「主上,今天是我們失職,我們罪該當死!」
「你們是該死。」
封池溟沉沉開口,「本王將池月交給你們時,說了什麼?」
平淡的語氣,卻透出讓人心發涼的氣息。
那人匍匐在地上,「主上,是我們對不起你!
若有下輩子,屬下做牛做馬,也會報答主上今生之恩。」
說完,四人就站起來,往門口處走去,看樣子,是決然赴死。
「慢着。」
封池月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可她一開口,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就頓時向她看來。
封池月一噎,卻硬着頭皮開口,「皇兄,我好歹撿回來一條命,他們四個對我忠心耿耿,能不能留他們性命?」
四個人聽到這話,瞬間齊刷刷看向封池溟。
雖然愧疚與主上,可能活着,誰願意去死?
封池溟眯着鳳眸,面無表情的臉,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寒,半響,才聽到他開口,「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一人領五十鞭。」
「是!
是!」
四個人頓時欣喜若狂,對封池溟行禮後,又對封池月磕了頭,這才出去。
等到四人全部離去,房間里再次恢復安靜。
半響,封池月才終於又開口,「皇兄,你明明不想殺他們,幹什麼嚇唬他們?」
正低頭研究着手中小箱子的男人,聽到這話,抬頭,黑眸沉沉,惜字如金的人,對妹妹耐心解釋:「他們以後,才真正是你的人。」
封池月一愣,這才明白,原來是皇兄給自己施恩的機會。
封池月心中一陣感動,忍不住低頭,冰冷的表情,只有在自家皇兄面前,才有所緩解,「皇兄,這麼多年,是我拖累你了。」
「你是我妹妹,唯一的親人。」
男人再次沉沉開口。
封池月的眼眶一熱,扭過了頭。
皇叔就是看準了皇兄對自己的情誼,才會將她扣押在京都,束縛住皇兄的手腳。
若是沒有自己,皇兄指不定早就……
想到這裡,她再次低下了頭。
然後就聽到封池溟的話,「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封池月不解,「除了冷,沒什麼不同。」
封池溟眼眸略沉。
封池月疑惑,「皇兄,怎麼了?」
封池溟忽的開口,「池月,今天我見到你時,你已沒有心跳與呼吸。」
封池月聽到這話,瞬間一愣,「難道,她會起死回生?
!」
封池溟眼睛一眯,起死……回生嗎?
————
可接着,他就想到什麼,目光一沉,看向封池月:「池月,你一向不喜歡參加這些宴會,今天怎麼……」
封池月眼神頓時一陣慌亂,腦海中,突然就閃現出一個白衣翩翩的人來……
正在她不知道怎麼回答時,就聽到咔嚓一聲。
封池溟終於將小箱子打開,他警惕的將小箱子放在地面上,舉起寶劍,稍微一挑。
咔!
箱子應聲而開。
沒有什麼暗器飛射,封池溟湊近,就看到小箱子里各種奇怪的東西。
……
百里涼歌不知道走了多少冤枉路,才終於從軒王府走出來。
回頭,看着高大的庭院,百里涼歌暗自唾罵一聲。
呸!
住的是豪宅,長得也人摸狗樣,可心肝卻是黑的!
她嘟了嘟嘴,然後這才按照本身記憶里的路線,往百里家走。
走出深巷子,一拐彎,便來到大街上。
百里涼歌徒然站在了原地。
街市上喧囂的場面,迎面撲來,讓她覺得大腦有點蒙。
這裡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真實的讓人背後發涼。
她真的來到了古代啊,不是去故宮博物館遊玩,是真真正正的在古代,腳踩的也是古代的土地,呼吸的也是古代沒有污染的空氣!
而一路上,別人看見她,眼神里都露出厭棄的神色,百里涼歌摸了摸自己的臉,到現在還沒看到這張臉的真容,不會真的是個醜八怪吧?
不要啊!
百里涼歌在現代專註於醫術,沒有時間談戀愛,也沒時間打扮自己,可沒時間,不代表不愛美。
好歹,她也曾是醫學院里的校花。
這要是給自己換了一張醜臉……嗚嗚!
不要活了!
正在想着,突然聽到前方一陣躁動。
百里涼歌抬頭,就看到前方一陣煙塵。
煙塵之中,一騎疾馳而來,在他兩邊的小攤位,都被刮亂,隨着那匹馬的奔馳,整條街都沸騰了。
靠!
二世祖啊!
在大街上玩飛車,呃,不對,是飛馬,這不是要撞死人的節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