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東隅已逝,哲彥非晚
東隅已逝,哲彥非晚 連載中

東隅已逝,哲彥非晚

來源:google 作者:月伶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晚 夏江氏 現代言情

偷吃室友炸雞被發現,還驚嚇過度梗死了魂魄穿越到農家女身上,被迫附送吃不飽+穿不暖+人人可欺套餐她決定農女翻身把歌唱,打倒舊社會黑惡勢力,目標是帶着娘親和妹妹暴富!等等,這位公子,她說的是暴富,不是「抱」富啊!展開

《東隅已逝,哲彥非晚》章節試讀:

  「不可。」夏老夫人出聲呵斥,「你當這是三歲小兒的把戲,想留下便留下,想和離便和離嗎?你們和離事小,這要是傳出去,損我夏家顏面事大!想走,可以,建明,擬休書給她!」

  這夏老夫人當真是狠,和離尚且還給女方留一點顏面。若是被休,夏江氏出了這個門,以後一輩子都得受人指指點點,在外人面前絕抬不起頭來。

  夏建明這才開始惶恐起來,他習慣了妻子的唯唯諾諾,平時乖順的妻子突然硬氣起來,一開口便要和離。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甚至沒了主意。

  夏晚在一旁心中氣憤,便說道:「自古女子犯七出之條,才會被休。晚晚斗膽,敢問奶奶,我娘所犯哪一條?」

  七出,即不順父母、無子、淫、妒、有惡疾、口多言、盜竊。

  夏老夫人陰沉沉的說道:「七出之首,不順父母。若她真孝順,老婆子又不是個瞎眼的,哪裡能看不出來?既然想走,唯有休妻。建明好歹是個秀才,等來日他金榜題名,你何等模樣,也配做他妻子?」

  這招以退為進,確實高明。明着是夏江氏自請和離,但夏老夫人卻硬生生掰扯成夏江氏不孝,跟夏建明站一起,是折辱夏建明。但夏建明連個舉人都考了十六年,若要等他金榜題名,豈不是都要成八十老翁了?

  「娘。」夏建明皺眉,出聲制止了夏老夫人繼續說下去,「今日事出唐突,江氏為妻多年,一直恪盡職守,這是為夫有目共睹的。但和離一事,實在是太過草率,我萬萬不同意。」

  這算是比較中肯的話,但其實,夏建明是在為自己的前途着想。他還要考舉人,還要在村中學堂做教書先生,這種有辱門庭的事,怎麼能發生呢?

  夏晚心裏那個氣啊,這怎麼說著說著,又變了呢?半個時辰前,夏建明還狂風暴雨般的打她們,怎麼這半個時辰後,就變成了一副好相公、慈父的模樣。

  「爹,娘。」夏晚站了出來,她本不想出來,但在不出來,和離之事就泡湯了不說,這關起門來,夏家人還不得把她們三母女生吞活剝咯?

  「女兒年幼,家中之事,也皆由女兒引起。」夏晚作憂慮狀,又看向夏老夫人說道,「作為女兒,晚晚言行無狀,忤逆長輩。方才動靜這麼大,恐怕已經傳了出去。以後別人該怎麼看待我們夏家,便是女兒和娘親被指指點點也就罷了,若是,若是連累爹爹,這可如何是好?」

  此話一出,猶如一道驚雷,劈在了夏老夫人的頭頂上。她最重顏面,失去了一個夏江氏,也就是沒有了一個幹活兒的人。但如果這件事被傳揚出去,整個夏家在村子裏抬不起頭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休妻!」夏老夫人氣得又剁了剁拐杖,中氣十足的說,「建明,為娘讓你休妻,讓這掃把星帶着那兩個小掃把星滾出夏家!」

  夏江氏臉色慘白,事件發展到這個地步,這是她沒有預料到的。她自嫁進夏家後,日日恪盡職守,侍奉公婆,從來沒想到,休妻這種事有天會落到她的頭上。

  夏晚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不管是和離還是被休,總歸是能離開夏家了。只要離開了,就憑藉她比這些古人多出來的那些現代知識,還擔心養不活三個女人?

  「是,孩兒,這就擬休書。」夏建明是個愚孝的人,縱使心中有些不願意,但他的孝道,還是讓他鋪開紙筆。

  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夏建明便將休書呈給了長老和村長看。那上面白紙黑字,寫着江氏不事公婆,與妯娌不和。

  這口鍋真是挺大的,罪魁禍首們覺得理所應當。受害者現在還是懵懂狀態,似乎還沒反應過來,得到了這封休書,意味着什麼。

  兩位長者一起看了休書,覺得甚好。村子的顏面,夏家的門庭,都保住了。他們要的只是個飄渺虛無的顏面,何曾會在乎夏江氏區區一個女人。

  「江氏,休書既已拿到,前塵往事就此斷掉吧。」長老沉重的說道,「從此以後,橋歸橋路歸路,你不可在來找夏家一點麻煩。至於女兒,畢竟是姓夏,不姓江。你走可以,帶走夏家子嗣,我是第一個不同意。」

  這下玩脫了,夏晚突然感覺腿腳發虛,怎麼只有江氏能離開,她和夏月呢?江氏一個柔弱的女人,她自己離開,能去哪兒,又該怎麼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