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東方璃
東方璃 連載中

東方璃

來源:外網 作者:秦雪月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秦雪月 網遊動漫

她是醫學天才,穿越成東陸王朝又蠢又壞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毀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術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發抖。他是聞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爺,冷酷絕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閻羅。「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說好的和離呢?」秦偃月看着陰魂不散的男人,一臉黑線。「和離?本王剛去月老祠求來了紅線,正好試試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爺手持紅線步步逼近。腹黑夫婦強強聯合,在線虐渣。展開

《東方璃》章節試讀:

第8章
侍衛們臉色變得相當難看。
話被王妃說到這個份上,若是鬧大,他們幾個沒好下場,還會牽連七王爺。
他們對視一眼,賠罪道,「王妃娘娘,請勿大動肝火,屬下們照做就是。」
他們拿了板子來。
秦偃月檢查了一遍,這板子厚實,堅硬,打在身上會很疼。
是上次打在她身上的板子。
紅葯眼中閃着驚恐,她不停地後退,最終退無可退,被人拉到長板凳上。
侍衛們的板子落下來。
「停下。」秦偃月走過去,微微抬起下巴,「兩位小哥,事到如今,你們還想糊弄我?剛才這兩板子不算,重新來。」
「對了,兩位小哥如果心疼她,就老老實實打完三十板子,不然,重新開始幾次,她不死也會殘了。」
侍衛們額角冒出陣陣冷汗。
他們也不敢再收力道,一下下,實打實打在紅葯身上。
紅葯最開始還掙扎尖叫,到最後,聲音越來越微弱,等三十板子結束之後,她已經昏了過去。
秦偃月給她把了把脈,只是暈過去,死不了。
「來人,拿一桶冷水來,將紅葯姑娘叫醒。」
侍衛們臉色發白。
這麼冷的天,剛被打了三十板子的人,再被潑一桶冷水,怕是會死人的。
「王妃娘娘請三思,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侍衛說,「得饒人處且饒人。」
「得饒人處且饒人?」秦偃月笑得有些嘲諷,「你們在我奄奄一息接近死亡的時候,怎麼不得饒人處且饒人了?放心,她比我壯多了,死不了,頂多會大病一場。」
「翡翠,剛才她打了個你多少鞭子,你可記得?」她問。
翡翠被凍得瑟瑟發抖,她搖了搖頭,「回王妃娘娘,奴婢,奴婢已經不記得了。」
「我記得。」秦偃月將鞭子遞給她,「你身上一共有三十八道痕迹,現在鞭子給你,她怎麼打你的,你就怎麼打回去,不要手下留情,出了事我擔著。」
翡翠猛搖頭,「王妃娘娘,算了,算了,奴婢不疼的。」
「打!」
「已經夠了,咱們回去吧。」她抽噎着,「王妃已經為奴婢做得夠多了。」
「讓你打你就打。」秦偃月咬了咬牙,「她打你,你就再打回去,你若是一直隱忍,她會更變本加厲。」
翡翠依然在搖頭,「王妃,已經夠了,您的傷還沒好,咱們回去吧。」
秦偃月恨鐵不成鋼,她將鞭子扔到紅葯身上。
紅葯已經昏迷,被潑了結了冰渣子的水之後,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狼狽不堪。
就算翡翠不打她,她也得修養個兩三個月才能恢復。
「今天翡翠不打你,算你走運,但,這三十八鞭子我已經記下了,欠下的,我遲早會討回來。」
她說罷,又對着侍衛們說,「你們將紅葯帶回去,如實向七王爺稟告。順便幫我帶些話,有的時候,狗比人還會隱藏,還能在人不注意的時候反咬一口。我今天打狗就是因為看了主人,但,這事與他無關,更與雲妃娘娘無關。」
「翡翠,我們回去。」
「對了。」她看向眾人,「我需要熱水和飯菜,希望能在最短的時間裏見到。」
她攙扶着翡翠,回到王府最為寒酸的幽蘭閣,留下面面相覷震驚無比的眾人。
侍衛們將奄奄一息的紅葯送回東方璃居住的鳴玉宮。
東方璃正在看書,看到侍衛們將渾身是血的紅葯抬進來,愣了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侍衛們將剛才發生的事悉數稟報給他,也將秦偃月的話原封不動講給他聽。
「她只說了這些?」東方璃面色冰冷。
「是,只說了這些。」侍衛的臉色很不好看,「她特意指派上次打她的兩個人打了紅葯,還讓他們必須用相同的力道打,打完後又潑了冷水,紅葯發了高燒,怕是不死也得大病一場。」
「哦?」東方璃的聲音波瀾不驚。
他想起幾天前見她時候,她那性情大變與原來判若兩人的樣子,眼睛眯起。
她不僅變聰明了,手段也夠狠。
侍衛瞧着東方璃臉色不定的模樣,踟躕道,「王爺,咱們怎麼辦?還有,她說的那番話,屬下雖然沒聽懂,但,總覺得她是在罵,罵王爺您……」
「呵。」東方璃將書卷掩起。
「將紅葯帶下去,讓太醫過來醫治。」東方璃邊說邊往外走。
「王爺您要去哪?」
「幽蘭閣。」
侍衛聽到幽蘭閣打了個冷顫,「屬下跟您一起。」
「不用。」東方璃捏着袖口,袖口的卷浪尾花紋被壓在長指下,彎成別樣的形狀。
那個女人特意告訴他,她是因為主人才打狗的,她打狗與他無關。
這句話的意思很明確。
她是在告訴他,紅葯的主子不是他,也不是母妃,而是另有其人。
那個以蠢蠻愚聞名聞京城的秦偃月,發現了紅葯的真實身份。
她打紅葯,是想折斷紅葯這根線,順勢報復老三。
這一招,夠狠,夠果斷。
狠得跟他所認識的秦偃月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這就有意思了。
他必須再去確認一遍,她到底是真蠢還是假蠢。
東方璃抄着手,寬大的袖子隨風擺動。
幽蘭閣,是王府中最偏僻最簡陋的地方,樹木凋零後,斑駁的門窗和牆瓦越顯得蕭索。
當初將她安置在距離他最遠最破的地方,眼不凈心不煩。
他推開有些破舊的大門,走進院子里。
才一進去,便看到了屋門口擺放着的殘羹剩飯。
有風吹來的時候,幾片殘存的樹葉簌簌飄下,落到餐盤上,襯得這幽蘭閣更寒酸了幾分。
他微微蹙眉,看到那些狗都不吃的剩飯,踢到一邊,推開門。
立馬有濃煙從屋子裡湧出來,嗆得他直咳嗽。
「你在燒什麼東西?」他退出去,緩了好久才緩過來。
秦偃月正在給翡翠擦拭傷處,聽到東方璃的聲音,眉梢微微挑起,「當然是燒炭,劣質炭冒煙比較多,王爺小心。」
東方璃黑着臉進屋。
外屋很嗆,裡屋倒是還好。
爐子上被放了一截陶瓷做成的管子,將濃煙引到了外屋,原本很難着火的劣質炭也生出了火苗,此時正燃燒得旺盛。
「你,去庫房要一些銀炭來。」東方璃衝著翡翠說道。
翡翠也顧不得身上的傷,行禮後,忙往外走。
秦偃月站起來,微微福身,行禮,「七王爺今日怎麼空閑了?妾身未能遠迎,還望王爺恕罪。」
東方璃盯着她看了好半晌,「別裝了。」

《東方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