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第一魂帝
第一魂帝 連載中

第一魂帝

來源:google 作者:石房子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方陽 林傳奇 武俠修真

獸魂覺醒,浴血沸騰!修鍊千年,成就修羅魂帝一朝不慎,前功盡數毀滅!重回千年,且看方陽如何逆轉乾坤,改變命運!展開

《第一魂帝》章節試讀:

「喬知音!難道你真和這人面獸心的畜生有一腿?」大長老看到來人後,怒不可遏地吼道。

只見來人,一襲白衣長裙,衣着飄飄,身姿曼妙,舉手投足間頗有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韻味。這個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方陽的小師娘。

方陽離開後,小師娘一番收拾,本想就此離開,但想起背後的整個喬家,想起夫君的尊嚴。還是下定決心,揪出那幕後黑手,澄清自己的清白,給夫君、給方陽一個交代!

但剛來到小院,便看到了這一幕!

方陽不能死!

方陽一死,這事就被定死了,她和夫君兩人就都沒臉活下去了。

聽到大長老的話,喬知音美眸微蹙,冷聲說道:「我喬家在雲深帝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我喬知音雖然沒有多大的能力!但我敢以我喬家名義,證明我與方陽是清白的!無論你信與不信,這些就讓我來跟夫君解釋!」

「賤女人,你沒有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我師弟對你感情真摯,卻想不到你骨子犯賤,就連自己的徒弟都不放過!你還敢把喬家給拉出來,就怕喬家族長知道後,直接把你逐出喬氏一族!免得讓你這個賤女人成為喬氏一族的污點!」那二長老怒聲呵斥道。

二長老一口一個賤女人,讓喬知音面色難堪,但她知道自己必須得隱忍,絕不能因為委屈而爆發。

「四長老醒來了!」屋內突然傳來一道驚喜之聲。

方陽的師父便是朝天宗的四長老林傳奇。

方陽聽到那人的話,急忙把目光轉移向房間。

喬知音美眸一蹙,正要向屋內走去,赫然發現,林傳奇在黃雲峰與一個黑袍老者的扶持下,來到了屋外。

「師父……」方陽跪在地上,臉上泛起了愧疚之色。

「孽徒……孽徒……給我趕出去,今後莫要讓我在朝天宗看到你」林傳奇神情激動地對着方陽大聲罵道:「滾出去,滾出去!」

「師父……」方陽瞪大雙眼,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難道這就是自己竭盡全力所改變的命運?

「夫君……」喬知音深情地望着林傳奇,美眸眨動間溢出了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淚水,那淚水順着精美的臉頰滴落在地上。

不得不說,喬知音真的很美,她年輕漂亮,身姿曼妙,不但在朝天宗素有第一美女的稱號,就連偌大的雲深帝國都能排的上號。

只見她顧盼之間,惹人憐惜。

「莫要再叫我夫君,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從今往後,你我恩斷義絕,不會再有任何牽連!」林傳奇在說這話的時候,身子都在顫抖。他對喬知音絕對是真愛,不含一點雜質。

「夫君,針對這事,我敢以死明志!只是在死之前,我想問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實回答我,否則我死不瞑目!」喬知音淚眼朦朧地說道。

「有什麼話趕緊說吧!」林傳奇面色灰暗地說道。

「雲霞山那晚,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說過的話?你若不記得,我便揮劍自殺,以正清白!」喬知音語氣堅定。話音剛落,便拔出了腰間的佩劍,那鋒利的劍鋒架在白皙的脖頸上,隱隱有幾分血絲順着劍鋒流了出來。

「小師娘,不可……」方陽瞪大雙眼,露出驚恐之色。

眾人不知道兩人在雲霞山那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林傳奇聽到這話,眼神果然發生了變化。

他的腦海里頓時閃現出那熟悉的一幕,獃獃地望着喬知音問道:「你們……真是清白的?」

「我以喬家名義來擔保!」喬知音淚眼婆娑。

「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你們且退去吧!此事怕是有誤會,我需要調查清楚!如若真有此事,我定不會饒恕!」林傳奇語氣有些虛弱地說道。

那大長老面色一凜,把目光轉移向姜天下。

姜天下見自己的第二個計劃又失敗,怒不可遏,面目猙獰地對着方陽吼道:「方陽,你的所作所為讓宗門蒙羞!我要向你發起生死挑戰,不死不休!」

方陽聽到姜天下這話,臉上頓時泛起了憤怒。

姜天下在朝天宗有着修鍊天才的名諱,其境界已經達到了聚魂境八層,而他方陽才是凝魂境五層!

雲深帝國的修鍊境界分別為凝魂境、聚魂境、融魂境、虛魂境、無魂境、劫魂境、天魂境、帝魂境、聖魂境、神魂境,十個境界。每個境界又分十個層次!主修《靈魂決》,進入凝魂境,氣海便會凝練出一顆魂珠。

誰都知道,方陽一旦答應姜天下的挑戰,那麼方陽必死無疑。畢竟兩人相差甚遠,而且姜天下天賦異稟,實力強悍,那天才修鍊者的稱號可不是開玩笑!

方陽面色陰沉,陷入了思索之中,如若這是前世的話,他可能會拒絕姜天下的挑戰,但現在……有着前世的諸多經驗與記憶,他肯定不會認慫!

「方大哥,放棄比賽!師父會原諒你的!」雲馨兒看到小師娘站出來以死明志,便知道這事八成有誤會,便急忙站出來,阻止道。

「方陽,人直不怕影歪!你師父不會責怪於你!因為他相信我們倆是清白的。我會跟你師父查個水落石出,絕不姑息養奸!姜天下這是在故意激你,你可千萬不要上當!這次挑戰……可不是開玩笑!」喬知音冷冷地盯着姜天下,她知道,這事跟姜天下八成有關係,只是現在沒有證據,不敢妄自下結論。

林傳奇沒有說話,只是冷淡地注視着方陽,不管方陽做出什麼選擇,他都不會插手這事,因為這涉及到了他與方陽的尊嚴。而且,他還沒有確定方陽與喬知音是否是真的清白。

看似現在他冷靜了許多,但內心對於方陽還是有着抵觸,畢竟方陽剛才還和他的女人躺在一張床上……

「小子,你不會是跟你的小師娘真是真愛吧?如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你捨不得死,也是應該的!」姜天下的嘴角泛起了揶揄之色。

林傳奇聽到這話,眼內頓時露出了慍怒之色。

「休要胡說八道!」喬知音嬌聲呵斥。

「哼,我就知道,有人不捨得讓自己的小情人死去,這才站出來拚命維護!」姜天下似笑非笑地說道。

方陽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面色淡然地從師父跟前站起來,凝神望着姜天下說道:「我答應你!」

「什麼?他竟然答應了?」姜天下的大師兄露出了意外之色。

「這小子還是太年輕了!三言兩語就被姜師弟給激的不分南北東西,看來,他這小命是完蛋了!」三長老的得意弟子搖頭說道。

方陽沒有理會眾人的竊竊私語,繼續說道:「如若我方陽敗了,那是我方陽技不如人,活該命短!但我若僥倖獲勝,我不希望再聽到有任何關於我和小師娘的閑言碎語。否則不管何人,我必會親自摘下他的腦袋,懸掛於朝天宗大門之上,以儆效尤!」

狂妄!

囂張!

不可一世!

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一連串的話語在眾人的腦海內回蕩。

方陽負手而立,正氣凜然。這一刻,從他的身上流露出一股上位者氣勢,這股氣勢就連場中的大長老幾人都難以企及。

眾人被方陽身上的這股氣勢折服,就連他的師父與小師娘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這股氣勢不同尋常啊!

「休要廢話!既然敢於接招,那便看在你境界低的份上,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後,朝天門內,**廣場,不死不休!」姜天下嘴角泛起了不屑。

「好!」一個『好』字,被方陽給說的蕩氣迴腸,氣勢凌厲。

眾人陸續散去。

院落內就剩下了方陽師兄妹與小師娘。

「馨兒,你跟雲峰下去修鍊吧!」師父林傳奇擺了擺手說道。

「師父……」馨兒望着林傳奇,擔憂林傳奇的身體。

「去吧!」林傳奇揮了揮手。

黃雲峰眉頭微蹙,臉上泛起了不甘的神色,但還是退出了小院。

兩人走後,林傳奇進入了屋內,小師娘緊隨而入。

「你……進來吧!」良久,屋內傳來師父林傳奇虛弱的聲音。

方陽皺着眉頭,邁着沉重的步伐,進入了屋內。

只見,林傳奇盤腿坐在床上,小師娘陪伴在左。

「你們倆……真的是真愛嗎?」林傳奇氣息有些微弱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