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地球第一村
地球第一村 連載中

地球第一村

來源:google 作者:真月無光 分類:都市

標籤: 洪天玉 石簡平 都市

《地球第一村》是一部社會科幻和自然科幻雙科幻小說小說通過男女主人石簡平和洪天玉的浪漫的愛情故事以及為之奮鬥的事業曲折軌跡向讀者展示了以石簡平,洪天玉為代表的一群普通平凡的人類英雄形像展開

《地球第一村》章節試讀:

在去天洪城的車上,石簡平掏出天洪集團的白金卡還給了洪天玉說道:「天玉,我先前不知這張卡的價值,後來,還是王義鳳告訴我,我才知道,這張卡的價值盡如此貴重。謝謝你的一片心意。但這張卡的價值太貴重了,為師我實在是不敢收。」

「瞧你,跟我還擺這副文酸樣,知道你滿腹經綸,學貫古今。接下來是不是該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無功不受祿」之類的窮酸話呀?」洪天玉笑着調侃道。

「是啊!你怎麼知道?」石簡平驚愕地看着洪天玉。

「哈哈哈哈,你就不能讓我猜錯一次呀?」洪天玉大笑着調侃着石簡平。

「這跟猜對猜錯沒關係,只要我不做錯就行。知道你總是笑我書生意氣。其實,中國古今仁人志士,英雄豪傑都非常重視修身養性,講究道骨,儒身,佛心。諸葛亮的淡泊以明志,寧靜能致遠。古今中外的英雄豪傑,仁人志士們,哪個不是視錢財如糞土,身無分文,心懷天下……。」石簡平的文酸牛勁又上來了。

洪天玉看着石簡平那副一本正經的書生模樣,不知怎麼就感覺非常好笑。「咯咯咯咯」地笑個不停。不會兒,她的情緒平復下來後,就笑着對石簡平說:「知道嗎?石老師,這正是你的魅力所在。正如你說過,如今是商品社會,市場經濟;金錢至上。這個社會沒人不愛錢。在我所有認識的人里,只有你石老師能做到,「身無分文,心懷天下」。

憂國憂民不說,現在還憂世界,憂天下。還想着怎麼樣消除人類的戰爭,內鬥,仇殺,想着怎麼樣讓人類,走向和平統一。還發明了「未來方舟」。想以此來創建海洋「地球村」。讓人類回歸海洋,走向和平,自由,統一。實現「天下大同」的偉大理想。」

「我洪天玉從不信天地鬼神。也從不追明星,迷偶像。但是,從今天起,你石簡平,石老師就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偶像,第一個「神」。是你開啟了我的心智,除去了我的任性,自私,蠻橫無理的惡習,教我怎樣去認識世界,認識自己。你是我的恩師生,是我人生啟蒙的導師。對我恩同再造。」

洪天玉越說越激動,情不自禁地撲到石簡平懷裡羞愧地小聲說:「石老師,我愛你…。」

說著抬起頭看到石簡平驚呆了的眼神,怕他不信,又激動得淚流滿面地望着他說:「真的,在畢業時候就愛上你了,當時我不敢跟任何人說,畢業回家後,不久家裡就發了那樣的變故。我就想到你,因你是我最敬愛,最信任的師長,如父如兄的愛人。……」

洪天玉激動得再也說不下去了,撲在石簡平懷裡淚流滿面,小聲地輕泣着,這麼多年來,她對石簡平的感情,像積壓多年的火山,終於爆發出來了。

石簡平緊緊地抱着,像一團烈火一樣,渾身熱血滾燙的洪天玉。又驚又喜,一時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就這樣靜靜地,緊緊地將洪天玉摟抱在懷裡。此時無聲勝有聲……。

天洪城到了。洪天玉略有些害羞,感覺有點難為情地牽着石簡平的手。往天洪城走。石簡平也是感覺不自在,看着洪天玉象變了一個人似的。見洪天玉這般小鳥依人的樣子,石簡平反而自然了許多,他挺胸抬頭地挽着洪天玉向天洪城大門走去。門口保安和迎賓禮儀見此慌忙問候說:」董事長好!」

禮儀小姐急忙對保安說:「快去通報總經理,說洪董事長光臨了。」

「不用了,我們只看男裝,你們照常工作。」洪天玉攔住保安說。

「你叫小張過來,我帶董事長去男裝廳。」迎賓小姐對保安說後。對洪天玉禮貌地彎腰揮臂地說了一聲:董事長,請」。

就領着洪天玉他們向二樓男裝廳走去。

真是「人靠衣服馬靠鞍 ",從天洪城出來的石簡平,和進去之前的石簡平,簡直判若兩人。世界頂級品牌,西裝革履。筆直挺拔,瀟洒大氣,加上他那」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書生氣質。儒雅如蘭,靜如松立。洪天玉滿臉含笑地欣賞地看着石簡平說:」真是三分人才,七分打扮呀!想不到我們的石老師,這麼俊秀,像武俠小說中的「玉面郎君。」

「瞎說,武俠小說中的「玉面郎君」都是些採花大盜,我可是正人君子喲。」石簡平高興說。

「你就是」採花大盜」,你就是……你還採心……」洪天玉用小手捶着石簡平的肩頭撒嬌地說。

唉!這女人已經開始不講理了。石簡平心裏幸福地想。

「天玉呀!收購紅龍客車,打造「未來方舟」,創建人類社會第一個「地球村」。將是我們終生為之共同奮鬥的事業,改天換地,回歸海洋,引領人類未來。希望我們能成為一對相知相愛,開天劈地的創世紀情侶。」石簡平一往情深地對洪天玉說。

「嗯,以後我洪天玉的一切,都交給石老師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洪天玉柔軟無骨地躺在石簡平懷裡溫柔細聲地回答道。

看來陷入愛情里的女人,才是最美,最溫柔的。

「當下最關鍵地是要說服董事會,說服周叔才行。」石簡平若有所思地說。

」能說服他們更好,實在不行的話。我老爸當年有個口頭規定:在大事不決之時。洪天集團董事長,可以獨斷專行。

也就是說,在決定勝敗成亡的大事之時。我可以乾坤獨斷的。不過我年齡小,又是女流之輩。全靠周叔他們這班對我父親忠心耿耿的叔叔們,才坐上董事長之位。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行使獨斷專行`之權。」洪天玉安慰石簡平說。

「哦,知道了,我盡量想方設法說服周叔,說服董事會。不過,先還是不要聲張,我先了解一下周叔和董事會主要成員的情況再說。對外還是說,我們是師生關係。」石簡平考慮一下說。

「行,聽你的。」洪天玉小答道。

「司機不要緊吧?不會說出去吧?」石簡平小聲問。

「這個放心。我的司機都是經過精心挑選,培訓上崗的,都簽過保密協議的。」洪天玉肯定地說。

「哦,那就好,現在能去周叔家嗎?」石簡平問。

「可以,先去和周叔聊聊也好。」洪天玉說。

不會兒,就到周叔家了。洪天玉的車子一到周叔的別墅大門前,智能識別系統就自動開啟了門閘,並大聲通報:」小姐回來了!小姐回來了!」

石簡平一看這情況,就對洪天玉說:「看來周叔是把你當成他的女兒了。」

「不止是女兒,還把我當成他兒媳了。」洪天玉自嘲地說。

「啊!?」石簡平聽這話驚得一時沒說話。

過了片刻,他悻悻地問:「那周全呢?他怎麼想?」

「他把我當神仙,當王母娘娘供着呢?」洪天玉看着石簡平的驚愕的表情「吃吃」地笑着說。

「真要是這樣的話,我們的麻煩就大了。現在絕對不能公開我們的戀情,對周氏父子只能應付,只能拖。同時還要儘力爭取周氏父子對我們的計劃的大力支持。」石簡平說。

「唉!有點難,只能說盡量吧!」洪天玉為難地說。

剛下車,一個五十多歲的高大魁梧,壯實平頭男子,緩緩地出來迎接。

石簡平知道他就是周叔,周全一點都不像他。不知道為什麼,石簡平竟然首先想到這一點。

「周叔,這就是石老師,這是我周叔。」洪天玉介紹說。

石簡平和周叔同時伸出了手,握在一起相互寒暄着,打量着對方。

石簡平首先感到的是周叔握手的力道和眼神的威嚴。周叔是一個不苟言笑,剛毅堅強的男人。

周叔將石簡平迎開客廳,分主客坐下後說:「聽玉兒說,石老師德才兼備,對她有再造之恩。在此,周某代其父謝謝石老師了。」說著對石簡平雙手一拱。

「周老先生太客氣了,我這也是職責所在;做了自己該做的事而已。」石簡平客氣地說。

「玉兒說,石老師學貫中西,見識超人,雄才大略。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

「周老先生過獎了,晚輩平生只是愛讀書而已,但其知識結構,不成體系,博而不精,廣而不深,不務精純,仍坐談之客。讓周老先生見笑了。」石簡平隨口而答,心中不暗驚,周叔的言談舉止並非粗人,也應該是有學之士,看來這周氏父子絕非常人。

「哇!你們倆是在演古裝戲呀?之乎者也的,能正常說話嗎!」,洪天玉在一旁」抗議」了。

周叔和石簡平眼神對視一下,兩人都」哈哈哈哈」大笑起來。

「少爺回來了!少爺回來了!」智能門報系統響了。

不會兒,周全領着白彗明夫婦進來了。大家免不了寒暄客套一番後,周氏父子和洪天玉禮讓石簡平和白彗明夫婦分主賓坐下。

周叔先站起來說「感謝各位光臨寒舍,今天是家宴,白教授,石老師是全兒和玉兒的恩師,白夫人也算是全兒的師娘。我作為孩子們的長輩,代孩子們先敬你們一杯。感謝各位的教育之恩。我先干為敬。」說完一仰脖子,將一滿杯酒一飲而盡。

「周老爺子,實在是不敢當啊!來來,大家一起同飲,以謝周老爺子的盛情款待。」在場面上應酬方面,白彗明不愧是個高手。

石簡平只是隨聲附和着一聲「謝謝」,就一飲而盡。周全和王義鳳只是喝了一口。石簡平見洪天玉也一飲而盡。心想,這傻丫頭也也不知道悠着點。

酒過三巡,相安無事,三巡之後,天降狂瀾。王義鳳點火,白彗明發難。欲知石簡平,洪天玉如何應對,請看下章:酒桌風雲突起。

《地球第一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