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連載中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

來源:google 作者:伊家月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宮琦 小狼 現代言情

她是冷艷無情的女殺手一朝穿越,成了南宮家人人欺辱的廢材小姐生死間,被天地奇兵封天塔認主從此,丹藥隨我吃,天材任我用渣男讓我抽,綠婊由我殺小小萌獸,黏上我魔尊美人,寵着我踏征途,修長生,俾睨天下橫着走!展開

《帝女狂妃:魔尊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對於嵐異的解釋,南宮瀟瀟只能是嗤之以鼻,這老頭還真有些不靠譜啊。

「你要不信,我這還存着幾株藥草,老夫現在就給你煉製。」嵐異說著,右手一展,一團五色火焰出現在手中,瞬間迅速幻化成一個小小的葯鼎,然後,嵐異大手一揮,幾株藥草便從手上一枚黑色的戒指中閃出,在空中轉了一個漂亮的弧線,最後一一落到火鼎內。

如此行雲流水般的動作,看的南宮瀟瀟連呼吸都不敢了,就怕一個呼吸把那團火鼎給吹滅了。

「這就是實火,你果然是煉丹師。」直到嵐異煉製好了丹藥,南宮瀟瀟才愣愣的道。

「哈哈,小丫頭終於信了。」嵐異大笑一聲,看着南宮瀟瀟吃驚的樣子,心中很是滿足。

「我信了,我們的交易可以達成,只是我還有一個條件。」南宮瀟瀟收回心神,對嵐異道。

「還有條件?」嵐異頭大了。

「教我煉丹。」南宮瀟瀟點點頭道。

「你要為老夫煉製軀體,自然要學習煉丹,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你真正熟悉了封天塔,解了毒,再說吧。」嵐異雖然也想要早點有軀體,可他也知道,現在的南宮瀟瀟還沒有能力為自己煉製軀體。

見嵐異如此說,南宮瀟瀟便也不着急,反正,嵐異在自己的封天塔中,如果他不教,那就讓他永遠困在塔里。

「好了,服下解毒丹,靜心感應。」嵐異一把拋過解毒丹道。

南宮瀟瀟重重的點了點頭,咽下解毒丹,閉上了雙眼。

漸漸的,意識中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封天塔,急速的旋轉着,一道金光閃過,封天塔便沒入了她的意識,同時一卷名叫《長生訣》的書卷慢慢的在腦海中打開,印入了南宮瀟瀟的記憶。

接收完整卷的內容,南宮瀟瀟感覺到自己和封天塔已經有了聯繫,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白色的小塔叫封天塔,已經被自己滴血認主,它共有九層,亦有九種顏色:白、赤、橙、黃、綠、青、藍、紫,金,而每一層都是自成一界,有着各自的神奇之處。

長生訣可奪天地,鑄萬物,屬於功法,分為天地人三境,與封天塔相輔相成。

如今自己已經開啟了了封天塔第一層,只要解了毒,就可以修鍊長生訣第一境人之訣了。

想及此,南宮瀟瀟慢慢睜開了眼睛,卻看見嵐異笑道:「不錯,經過封天塔的洗髓,你已經脫胎換骨了。」

聽着嵐異的話,南宮瀟瀟低頭一看,驚訝的發現自己受傷的身體全都好了,不但渾身上下光潔如初,連一點疤都沒留下,就連被南宮嫣嫣砍破的衣服也嶄新如初了。

「這,嵐老,我的毒也解了嗎?」南宮瀟瀟忙問道。

「解毒丹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消化,你可以先去做你自己的事。」嵐異的話飄進耳中,解答了南宮瀟瀟的疑惑。

「也好,是時候先去收拾一下那兩隻看門狗了。」南宮瀟瀟一臉寒光,心神一動,便從封天塔中消失了。

烈日炎炎,照耀的整個森林都散發著一種燒焦了的味道。

在一處山澗下的小河邊,兩個光着上身的中年男子大口的喝着河水,其中一個還不時的將河水拍到自己身上。

「我說,那個廢物該死了吧。」其中一個大大的咽了一口河水道。

「應該死了,昨晚我在遠處看了一眼,三隻狼兩條蛇,除非那廢物到了靈體二重,不然,這會早就成了狼和蛇的腹中餐了。」那個向身上拍水的中男子沙啞着道。

「可惜了了,其實那廢物長得還不錯,就是小姐太狠,打的都不成人形了。」那個中年男子眼中閃過賤邪之色,有些惋惜的搖着頭。

「嗖嗖。」凌空兩道暗器飛來,直對着他們的腦袋。

兩人一驚,卻是那個聲音沙啞的男子反應快,就地一滾,險險的躲過了暗器,可另外一個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慘叫一聲,腦袋便直接開花了。

「啊。」看着同伴殘酷的死狀,聲音沙啞的男子大叫一聲,沒命的向前跑去。

但是沒多久他便發現,眼前一粒小小的石子飛進了他的腦袋,然後他便無聲的倒下了,只是在他最後的眼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南宮瀟瀟。

「身體弱,身手也受影響。」南宮瀟瀟扔掉手中多餘的石子,嘟囔着準備去找出口。

「丫頭,狠辣,幹練,不錯。」嵐異的聲音傳來,帶着幾分讚許。

「你怎麼說話了?」南宮瀟瀟吃驚的道。

「放心,老夫是在和你的意識溝通,別人是聽不到的。」嵐異卻笑道。

南宮瀟瀟點了點頭,也用意識對嵐異道:「我們好像在山崖底下,要怎麼出去?」

「對於你一個暫時不能修鍊的人來說,就只能是爬了。」嵐異卻又是一副看笑話的樣子道。

雖然看不到嵐異的臉,但是南宮瀟瀟還是能夠感覺道嵐異幸災樂禍的樣子。

心中將嵐異一頓鄙視後,南宮瀟瀟直接挽起袖子,便向山崖上爬去,攀爬訓練,對於前世的南宮瀟瀟那是小意思了,何況這個山崖也不算是太陡峭的。

感受到南宮瀟瀟竟然真的向上爬去,嵐異的笑聲再次出現。

南宮瀟瀟也不理會他的怪笑,看準了面前的一顆小樹,伸手就抓去。

「小心。」

「啊。」

嵐異的一句小心還沒有說出口,南宮瀟瀟的身子就滑了下去。

完了,沒想到,這個身體如此差勁,這下又要摔壞了。

南宮瀟瀟暗自鬱悶,閉上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來,可是,過了好久,竟還是沒有落到崖底,她忙睜開了眼睛,瞬間她驚呆了,原來她已站在了山崖上。

「別發獃了,老夫要不是為了讓你早日能給我凝練軀體,才不會浪費我的靈魂力量。」嵐異的話說的很摳門,南宮瀟瀟聽的嘴角不由的一抽,這老頭,真摳門。

轉悠了一個時辰,南宮瀟瀟憑着原主的記憶,終於找到了南宮家的大門。

正紅色的朱漆大門,頂端懸着塊金匾,上面龍飛鳳舞的寫着三個大字:南宮府。

看到金匾,想起原主記憶中最喜歡的就是這個金匾,因為這是楚南帝楚天冊為了表彰原主的父親親手所書,原主每次思念父親時都會偷偷來看看這塊金匾。

「咯吱」一聲,大門開了一半,幾個下人走出來正準備給曬得快起火的門口洒水,待看到南宮瀟瀟站在門口時,都嚇了一跳。

「這不是二小姐嗎?她怎麼在這。」

「不是說二小姐摔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禍害遺千年,像二小姐這種廢物還真是死不了啊。」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根本就沒把南宮瀟瀟當回事,更有幾個機靈的,早就跑進府中通知南宮嫣嫣去了。

看着這些下人的舉動,南宮瀟瀟眸中閃過一縷殺機,一時間,幾個下人竟然感覺到站在這太陽底下卻是渾身冷的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