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嫡女毒醫:攝政王的小狂妃
嫡女毒醫:攝政王的小狂妃 連載中

嫡女毒醫:攝政王的小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慕容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慕容玥 沐榮悅 現代言情

人昏昏沉沉的,隱隱感覺到全身發冷,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卻完全張不開眼睛全身酸疼,一時熱一時冷,她這是病了么?略有些混沌的腦子還沒有給出任何信息,就聽見咣當一聲,然後有些....展開

《嫡女毒醫:攝政王的小狂妃》章節試讀:

「莫老,」一直默不作聲的皇后終於開口了,「這是我的錯,但是我看慕容家的小女兒也不錯,隨口說了一句這慕容家的小女兒給逸晨做側妃也是配的上,不知道外面怎麼就傳成那個樣子了。」

的確這事情除了皇后和慕容婉俞姨娘三個人,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真相。

只要現在三個人口徑一致,那麼不管別人說什麼都沒用。

「那又如何,皇后娘娘是想說慕容婉身上的盤龍佩是假的?」盤龍玉佩是在皇家代表了什麼,當年身為天子近臣的莫老怎麼可能不知道。

現在想要糊弄他?

做夢!

的確,如果沒有這盤龍佩,或者莫老不知道這盤龍佩代表什麼的話,這事情可能就這樣過去了,但是現在莫老這麼一說,反而有種皇家在算計什麼的感覺。

「還有,皇后娘娘,玥兒和太子當年的婚約是怎麼來的你自己清楚,」若說別人可能會怕皇后,但是莫老是絕對不會怕的,「有些事做了就做了,非要我說的那麼清楚么?」

醫者自然有自己的人脈,尤其像是莫老這樣的神醫想要知道的什麼事情會是不知道的。

頓時,皇后的臉色也難看了一瞬間,然後又是儀態萬千的笑容。

「莫老,之前的事情我們就一筆勾銷,感情的事情也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還是讓幾個孩子自己決定吧,」皇后一邊說一邊走到了慕容玥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輕輕地拍了拍,「好孩子,之前是逸晨錯了,我想他心裏最喜歡的人還是你,不是么?」

皇后的聲音溫溫柔柔的,但是手上的力道可不輕,拉着她的那隻手可真是用力的攥着。

慕容玥明白她的意思,於是笑了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這是她最大的妥協,如果皇后要求現在她接受太子,就算是撕破臉她也絕對不會同意。

當然,皇后也知道這個道理,並沒有強求,事實上現在她也不覺得慕容玥會接受明逸晨,不過沒有關係她自然有辦法讓慕容玥同意的。

至於現在她對自己的話沒有反駁就夠了。

「好孩子,您今天受驚了,去休息會吧,」皇后終於鬆掉了手上的力道,輕輕地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環翠,帶慕容大小姐去本宮的側殿休息。」

如果只是太子慕容慕容玥還能反對,畢竟是太子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

但是現在在面對皇后的時候她卻不能拒絕,除非她想要徹底撕破臉。

而莫老看個帶慕容玥離開的人並不是明逸晨多多少少也放下心了。

但莫老能放下心來,明月卻不一樣,這些年和皇兄皇嫂相處的時間不短,那兩個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不擇手段的。

之前的慕容玥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他的確是隨手就能夠捨棄,但是現在一切卻不一樣了,有了莫老之後,慕容玥的價值就已經不可估量,他可不認為那兩個人會放過慕容玥。

不僅明月有這樣的想法,慕容玥同樣也有。

剛剛那幾乎要捏碎她手骨的力道也不像是一個宅心仁厚的皇后娘娘能擁有的,她肯定是要萬分小心才行。

走了半天,終於到了皇后的寢宮,環翠一路上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默默的帶路。

將人帶進了側殿之後,環翠為慕容玥準備好了茶點,香爐里也點上了熏香,之後才和慕容玥說了第一句話。

「慕容大小姐,奴婢就在門外候着,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傳喚奴婢。」

「多謝環翠姑娘,勞煩你了。」

慕容玥的語氣非常客氣,環翠聽了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趕忙說道,「姑娘客氣了,這都是奴婢應當做的。」

說完這話之後,環翠朝着慕容玥行了一個禮之後就走出門去,腳步聲在門口就停止了。

顯然就像她說的一樣,她就在門外候着,隨時等候慕容玥的差遣。

當人離開之後,慕容玥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看着桌上的茶點和熏香,笑容微冷。

她知道皇后娘娘會用些手段,但是卻沒有想到她竟然這麼快就行動了。

從她開始進入這側殿的時候,就進入了皇后的局,這側殿里點的熏香,吃的糕點,喝得茶水都被下了葯。

而妙就妙在下的這些葯無色無味,單獨使用只是對身體有滋補的效果,可是這三樣一旦湊到一起就成為了一種新的藥物,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鍾情,一見鍾情。

中藥之人會被看到的第一個異性深深吸引,甚至可以不顧廉恥的gouyin對方,事後還有這段記憶。

會讓中藥之人誤會自己是對對方一見鍾情,好感大增。

而且這葯最為惡毒的地方是它會成癮,當然,並非是對這藥物成癮,而是對於他們翻雲覆雨之人成癮,一旦長時間見不到碰不到對方就會全身麻癢,痛不欲生。

她想過皇后不可能會那麼輕易放過她,但是卻沒有想過對方會這麼狠,不但要將她拉入她們的陣營,還要徹底毀了她的名節,將她拿捏在手中。

若她沒有猜錯的話,等會前來的人肯定是太子。

到時候她中了葯對太子糾.纏,兩個人成了好事之後皇后確定自己不可能離開她的兒子,十之八.九會將她「gouyin太子」的事情公之於眾,那時候不要說太子妃,她能當上太子側妃就不錯了,說不定隨隨便一個妾室的位置就打發了她。

果然不愧是皇后,能夠穩穩的坐在那個位置上果然心狠手辣。

如果不是原身的娘親留下來的那些珍貴的筆記上曾經記載過這種藥物的話,今天她非着了道不可。

也是皇后太小看她了,竟將一味葯竟然摻進了熏香里。

之前說過了,這三味葯無色無味,而且還是對身體有益的藥物,按理說應該是非常難以察覺的。

但是皇后偏偏作死的將其中一味葯放在了熏香里,熏香燃燒,揮發的氣味和另外兩位葯結合散發出來一種很清幽而獨特的味道。

一般人很難察覺,但是她這種本身就是用藥高手,再加上原身娘親的筆記,她想要發現簡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