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點字成金
點字成金 連載中

點字成金

來源:google 作者:大夢難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傑 鄭輝 都市小說

【都市職場·情感】不打雞血,不灑狗血,草根日常陰差陽錯,白傑從一個銷售變成了公眾號編輯在上司教導及自身努力下,從行業小白變成十項全能,從公眾號時代,到平台時代,再到短視頻時代,白傑一路成長誰說野百合沒有春天?狗尾草也可以開的恣意狂放!知識就是金錢,來,看我點字成金!展開

《點字成金》章節試讀:

「高高的高跟鞋踩着顛簸的腳步…」,哼着《墮落天使》,白傑心裏有點糾結,看來公司最近效益真的不怎麼樣,為了節約成本,自動扶梯都不開了。

不過也多虧沒開,才能看到蹬着恨天高爬樓梯的場景,看着細細的鞋跟,白傑真擔心鞋跟會夾在電梯縫裡。

真是美好的早上,這麼養眼的小姐姐,穿着旗袍在面前爬樓梯。

嘖,這身材簡直絕了,這旗袍,嗯,看上去料子不錯。

白傑啞然失笑,果然男人不能單身太久,單身久了,思想就容易出問題,好好的小姐姐不看,關注什麼布料啊。

白傑有心快走兩步,跑前面去看看是不是背影殺手,又怕毀了早上的小美好,再一看扶梯的寬度,只得作罷。

晃晃悠悠上了扶梯,小姐姐已經不知所蹤,白傑也沒有想太多,畢竟這樣的小姐姐,每天都能見到,雖然不會跟自己產生什麼交集就是了。

這就是白傑工作的地方,來這個地方工作也算魔幻。他本來通過了面試,準備去一家油田任職,甚至崗前培訓都已經做好了。

結果在出發去油田的前一晚,靈光一閃:如果去了油田,荒無人煙的,自己找個女朋友的計劃豈不是要無限期擱置?

那天晚上,白傑經過五分鐘的深思熟慮,給油田HR打電話直言了自己的困擾。

隨後,以接觸人多,女性多為標準重新投遞了簡歷,兩天後,他得到了現在的工作:一名數碼產品的專櫃銷售。

來到自己的專櫃前,看了看時間,離上班剛好還有十分鐘。去庫房領了自己的鑰匙,順便找趙輝拿早飯。

趙輝是白傑剛入職時的師傅,人胖乎乎的,看上去挺隨和,其實蔫兒壞,度過帶教期,兩人也成了死黨,頗有點兒狼狽為奸的意思。

由於整個賣場都是年輕人,恨不得全都踩着點兒上班,早飯就成了問題。於是趙輝開展了一項業務:每月150,包早餐,要麼是手抓餅加豆漿,要麼是包子加豆漿。

大家覺得還挺划算,現在整個二樓都是他的客戶,當然,白傑是免費的,因為這本就是白傑給他出的主意。

為了多賺一點,兩人下班時間吃遍了附近的包子跟手抓餅,選了兩家性價比最高的,本來趙輝準備自己做手抓餅,嘗試了兩次後,放棄了。

然後就是買各種豆漿粉試驗,調試出了跟早餐店口感不相上下的豆漿,齊活兒。趙輝更是發動哥哥的廣告公司,給他印了一堆小包裝,整得像模像樣的。

兩人除了解決自己的早餐問題,每個月還能多出2000塊收入,白傑拿500,畢竟只是出了個主意,都是趙輝在忙活。

依白傑的意思,請他吃一頓就是了,可趙輝不同意,說這叫創意股,親兄弟明算賬,白傑只好作罷。

剛喝了口豆漿,趙輝對他擠了擠眼睛:「出大事兒了。」

「怎麼了?有人吃的拉肚子了?」白傑下意識以為是食品安全出了問題。

「怎麼可能,這是高壓線,是賣場出事兒了,楊總被撤了」

白傑差點把豆漿噴出去,我命里的天煞孤星又發作了?

想想自己來新市兩年的工作經歷,第一家公司,入職第二天團建吃飯,結果吃成了散夥飯;第二家公司,老總給大家做戰前動員,突發腦梗;第三家公司待了兩個月,庫房搬遷,頭天搬完,第二天電路起火,老闆原地破產…

所以白傑去報考了油田,油田總不能被自己乾沒了吧…

「別愣着了,快走吧,開晨會了,撤就撤,跟咱有啥關係」趙輝拉扯着白傑往大廳走。

「我來了幾個月了?」白傑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無法自拔。

「四個多月,快走快走,跟不上了」

四個月四個月四個月,不對啊,這只是老總裁撤,公司還在,跟我沒關係,跟我沒關係。白傑收拾心情站在了隊列里。

今天的晨會看上去跟往常沒什麼不同,可楊總沒有再給大家分配銷售任務、打氣加油,而是追憶往昔,表達了對大家、對賣場的戀戀不捨。

楊總最後宣布:因為公司戰略調整,自己要被調回總部,說完直接抱着自己的東西走人了。

這時候再遲鈍的人也明白過來了,不交接直接閃人,這不是調回總部,這是調回家了啊。

「安靜!」大家的竊竊私語還沒開始就被掐斷在喉嚨里。

「楊總已經走了,說好聽點叫優化掉了,不好聽的我就不說了,我是總部派來的陳霖,從今天起,這裡我說了算,大家工作照常,散會」

「那個,一臉痴呆的那個,來一下辦公室」

白傑覺得自己有點缺氧,有點懵,剛從自己剋死,不對,克走楊總的情緒里緩過來,就發現新來的陳總竟然是早上的高跟鞋小姐姐,連番的震驚以至於他根本沒聽到小姐姐說了什麼。

「哎,新老闆叫你去辦公室,你楞什麼呢?」趙輝推了推白傑。

拍了拍臉,白傑去了辦公室,是福不是禍,是禍…躺着過,況且自己好像也沒得罪她。

「楊總走了你好像很難過?」

白傑終於可以確定這是不是個背影殺手了,「黛眉輕抹,眼波如畫」不自覺就浮現在腦海里,齊肩長發有點小波浪,配上眉眼,有一種江南女子特有的婉約,但顴骨和鼻樑卻在告訴白傑,她是個北方人,這種南北夾雜的氣質讓白傑有點晃神兒,今天走神兒走的多了些。

「別看了,你跟楊總關係很好?」陳總似笑非笑。

「沒有沒有,我覺得自己命犯天煞孤星,到哪個公司哪個公司出事兒,你看我才來幾個月,賣場業績直線下滑,現在連楊總都被開了」白傑就這點好,起碼他自己以為好,說話直來直去,用家鄉話叫:光棍兒。

「你很直接,但我並不欣賞,希望你以後改正一下,這叫情商低。楊總被開是因為採購合同吃了回扣,賣場業績下滑是必然的,這個你自己悟,我叫你來是因為希望你接手楊總的一項工作」陳霖語速偏快,但吐字清晰,還有種奇怪的韻律。

「啊?為什麼是我?」白傑已經反應不過來這是今天第幾次懵了,論資歷,論經驗,怎麼也輪不到自己啊。

「因為這項工作太簡單了,拴條狗都能勝任,你,總比條狗強吧?」陳霖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