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登仙
登仙 連載中

登仙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楚風 武俠修真 男二華陽老道

大毅力者,有大神通南宋武安王楚岳因主張北擴,迎回被俘大月氏南宋雙聖而遭陷害彈劾,霍及九族,只要一子楚風僥倖逃脫為報血仇,立志撞碎南宋萬年朝運,踏上千里尋仙之路橫渡數千里毒瘴,踏仙門,得靈寶,斬命門修得無上神通,以一己之力,撞碎南宋萬年朝運展開

《登仙》章節試讀:

第1章 千里尋仙南宋王朝,梁州以北,十萬大山。
峰巒疊嶂,瘴氣浮蕩,萬里林海終年籠罩於毒霧之中。
極西,有一山脈,喚做煙雲峰,傳聞有仙,可長生,斷江,噘脈,拳震山河。
夕陽西下,楚風端坐在煙雲峰山腳,天地之間似乎已剩下他一人。
綿延瘴氣,遮天蔽日,連那夕陽,也難以透過。
他緩緩起身,蒼白的手中,緊握着一把木質長劍。
劍是漆黑的,其上沾染的毒霧,已然將木劍腐朽。
他的眼睛空洞,似乎早已適應了死亡,也已看見了真正的死亡,可縱然如此,也無法讓他停下腳步。
他往前走着,手臂上的傷口早已流出膿血,烏黑色的膿血,滴在地上,融入烏黑色的大地。
他的雙腿早已被毒霧腐蝕,傷口深可見骨。
每走一步都已十分艱難。
可他卻已獨自一人穿過十萬大山,來到了這傳聞中有仙人所居的煙雲峰。
他並不知道還能走多遠,還要走多久。
或許,走到此處,也已是他終點。
他的人同那把腐朽的木劍一般,肉體已腐爛不堪,散發著濃重的惡臭。
天色更暗了,遙遙望去,險峰凜凜,燕雀難落。
他知道,這便是梁州盡頭……仙人所居。
抬起頭,一眼望去,只見的無休無盡的綿延山峰,恍若煙雲浮蕩於虛空,在那朦朧瘴氣中,散發著白玉光澤。
仙山有名,號煙雲,其上百花盛開,宮殿嶙峋,筆直如劍。
千丈飛澗,似已將仙山與毒霧相隔,好似銀河,倒落九天。
相隔不足百里,景象斐然。
在那斑駁嶙峋的山峰之巔,蒼勁松柏,蜿蜒而上,曲徑通幽,一塵不染。
楚風趴在地上,單單是望了一眼,便已被浩瀚景象所震懾。
一股堅韌不拔的毅力,橫貫周身。
仙山,仙人,可登天門。」
父親,我…我找到了仙山了。」
待我學的仙門術法,定要讓那宋帝俯首,毀其根基,滅其宗氏,絕其廟堂,以報血仇。」
楚風睚眥欲裂,一股恨意,直達凌霄,周身寒氣凜然。
他拼盡全力,拄着那柄破爛木劍,絲毫不顧被亂石劃破的身軀,步履蹣跚的向前走去。
我不能死。」
大仇未報,南宋江山尚在,我不能死。」
碰!」
力氣耗盡,一身污泥的少年最終倒在了尋仙路上。
然而,就在楚風昏厥不久。
自遠方天際,狂風呼嘯,鵬鳥嘶鳴,直衝九霄,此起彼伏。
遙遙望去,在那身長數十丈的金翅大鵬之上,竟是端坐着數十名衣着華貴,頗有王侯之相的少年。
為首的,乃是一名長須老者,手持浮塵,負手而立,風吹衣擺,沙沙作響。
長須老者眯了眯眼,朝着山腳下凝望而去,嘴角竟是流露出幾分玩味的笑意,喃喃自語道:肉身損毀,然氣息尚存。」
這煙雲峰方圓數千里,皆是毒瘴,區區一介凡人,竟能踏足至此。」
這小子倒是好大的毅力。」
哼,區區凡人,也妄圖登上仙山,簡直是找死。」
金翅大鵬上,一樣貌俊朗,身着南宋蟒袍的年輕道人眉梢一挑,冷哼道。
旋即,並指如劍,背後長劍嗡鳴而出,懸與頭頂。
既然你不要命,便讓小侯我試試這御劍之術。」
話音一落,只見的那長劍席捲,儼然是朝着楚風身上刺去。
昏厥中的楚風似已察覺危機,抽出木劍,欲要朝抵擋而去。
卻只見的那鋒芒畢露的三尺青峰劍遙遙而來,速度奇快,甚至在空中隱隱約約發出一陣爆鳴之音。
長劍未到,狂風呼嘯,似已連人都要吹散。
凝目而望,觸目驚心,饒是楚風見多識廣,卻也未曾見過如此兇險,奇異的御劍法門,果真仙家手筆。
登時,那還來得及閃躲,心神俱驚,愣在了原地。
我命休以!」
楚風頓覺眼前一黑,一股極為凌厲的罡氣拂面而來,長劍緊隨其後,彷彿下一刻便可斬斷他的頭顱。
然而,就在此時,木劍被罡氣攪碎,一抹熒光浮現,稍縱即逝,劍柄處一方淡青色指甲大小的小印瞬間顯露出來,急速沒入楚風掌心傷口。
肉體內突兀傳來一股怪力,竟是將呆愣住的楚風橫移了半米,堪堪躲過長劍的鋒芒。
只可惜,父親唯一留下那早已腐朽的木劍卻卻化作了齏粉。
怎麼回事,方才險些命隕於此。」
楚風心念一動,只見的丹田處,竟不知何時,多了一方漆黑殘破的小印。
難道…這才是父親臨死前特意交給自己的東西?
尚未來得及多想,金翅大鵬已然緩緩落下,年輕王侯收回長劍,掃視了眼奄奄一息的楚風,神態高傲,恍若神明,尤其是站在那金翅大鵬之上,巍峨雄峻,更添了幾分威勢。
你這凡人,也敢隨意踏足仙山?」
給我爬過來。」
剛剛一劍未曾斬殺楚風的年輕王侯只感覺心中鬱壘,目光冷然,長劍在手,橫指着楚風。
住手。」
此刻,長須道人微微皺眉,低聲呵斥。
似乎是聽聞那長須道人的聲音,年輕王侯面色微變,隨後語氣變得恭敬起來,道:華陽長老,小子不過是怕這凡人擾亂仙門規矩,不尊法度,衝撞長老?」
又一年輕王侯道:是啊!
是啊!
華陽長老,此人不知好歹,竟敢橫渡十萬大山,不尊仙門,該殺!」
凡人?」
呵呵,王侯將相,焉有種乎?」
撐着枯木,緩緩起身的楚風心中暗道。
竟是絲毫不畏懼那神毅俊朗的金翅大鵬之上的世間王侯。
終有一日,必取而代之。
無數年輕王侯的目光冉冉,高高在上的姿態,如神明般俯視。
這幾人倒是有幾分修為,估計馬上就要超脫鍛骨境,達到搬血境了。」
其樣貌竟如此年輕,天賦匪淺。」
楚風心中暗暗猜測着。
武道共分三品,一品鍛骨,二品搬血,三品凝氣。
武道三品便是凡世間至強品階,慣力萬斤,千人難敵。
而這三品之上,便是仙道,世間莫聞。
凡人?」
華陽長老微微回眸,瞥了眼年輕王侯,不屑道:爾等不過武夫一品鍛骨巔峰,便是連那武夫三品凝氣也尚未達到。」
難不成,爾等便不是那凡人了?」
此人身無修為,毅可橫渡數千里毒瘴,依貧道看來,周身氣息敗壞,憑着一股不屈毅力,尚能避開致命一劍,倒是比爾等這些王侯,卻要強上許多。」
剛剛手持長劍,欲要拿楚風祭劍的南宋王侯聽聞,眉宇間閃過幾分不悅。
可……」南宋王侯正欲開口,便被相鄰之人急忙拉了拉衣袖,對其暗使眼色。
當下這才回想起來,眼前的長須道人,乃是紫府境仙人一流,目光頓時暗淡,不敢多言。
華陽老道用餘光掃了他一眼,剎那間,一股凜然氣息奔襲而出,鎮壓世間萬物,好似泰山壓頂,傾斜而下。
南宋王侯那經歷過如此恐怖的壓力,登時冷汗淋漓。
哼!」
華陽老道一聲冷哼,無數王侯俯首跪拜,跌落地面,錦繡綢緞,浸染污泥。
仙人之威,竟恐如斯。」
一念王侯跪,世間萬物,皆為草芥,氣敵蒼茫,果真超凡。」
目睹世間王侯跪拜的楚風,心中大為震撼,暗暗發誓道:終有一日,我也會有如此強橫的實力,碾壓宋帝,如弒螻蟻。」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登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