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夏天庭
大夏天庭 連載中

大夏天庭

來源:google 作者:關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鳳芸汐 奇幻玄幻 帝昊

一位地球人穿越到天元大陸,可開局卻是遭人算計,被禁東宮,性命攸關,太子之位不保他又該如何破局,登上皇位,一統天下,爭霸諸天!PS:爭霸,權謀,不喜慎入展開

《大夏天庭》章節試讀:

王德帶着李忠來到政務殿門前,讓李忠等候,而他則是從守門太監開出的一道門縫中踏了進去。

王德進入外殿,守在屏風旁的一名小太監見狀,急忙迎了過了來,行了一禮,小聲道:「小德子見過老祖宗。」

「嗯」,王德輕嗯一聲,輕聲問道:「陛下用茶了嗎?」

『用茶』是太監們之間的用語,「用茶」就是說夏皇心情不錯,「沒用茶」就說明夏皇心情不好,沒什麼大事最好不要打擾。

小太監小聲回道:「陛下剛用過茶,老祖宗快些進入吧。」

王德那陰柔的臉上頓時掛滿了笑容,彎着腰,邁着小碎步走了進去。

王德入了內殿,偷偷抬眼朝書案後得夏皇看去,見他正在認真批閱奏摺,加快腳步走到其身旁,輕手輕腳的為夏皇茶杯里倒茶。

夏皇依然在批閱着奏摺,頭也沒抬,問道:「何事?」

王德躬身恭敬道:「陛下真乃神人也,老奴有什麼事都瞞不過陛下。」

「剛派去服侍太子殿下的小太監來報,說太子殿下的傷勢已無大礙,太醫為殿下開了點治刀傷的葯。」

「哦~」夏皇有些驚異,他看過帝昊的傷口,明明傷得很深,算是致命傷了,帝昊沒死他都有些意外了,現在竟然說已無大礙,到底是真的無事了,還是那太醫胡說八道。

夏皇轉頭看向王德,問道:「你怎麼看?」

王德心中一突,他太清楚眼前這位夏皇有多可怕,根本就不是他表現出來的這樣溫和。

王德趕緊恭敬道:「老奴感知過殿下的傷,內部確實已經癒合。」

「看來太子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啊。」夏皇很有深意道。

王德知道夏的疑心病又犯了,又或者實在試探於他,於是回道:「要不要老奴派人查查,不過老奴聽說太虛聖地有太虛聖丹,此丹有增強功力和治療外傷及內傷的功效,會不會是因此丹的緣故?」

夏皇點了頭,笑道:「看來老貨你對太虛聖地還算是了解嘛,查就不必查了,這些年來他幾時幾刻上的茅廁你恐怕都了如指掌,還能查出什麼來不成。」

夏皇說完後又繼續批閱起奏摺來,又隨口問道:「交代你辦的事如何了?」

「老奴已經交代過傳話的太監和皇城司的人,兩位侍郎膽敢派人出府,他們立刻來報。」

夏皇輕嗯一聲,表示知道了,當他伸手去拿下一本奏摺時,左手一停,雙眸一凝,抬頭看向神京城東方,低聲道:「他來了。」

一旁的王德還不明所以,過了好一會,他才聽到一道似鳥非鳥的叫聲。

「鏘」

「鏘」

王德面色忽變,他知道是什麼叫聲了,太虛聖地的護山神獸龍雀,據他所知那龍雀已到了第七境界的靈寂境,比他還高兩境,想到這裡不禁有些憂心。

太虛聖主騎乘龍雀前來神京城,更說明名鳳星龍極為震怒,看來太子殿下和太虛聖女的事不好解決了。

當他回頭去看夏皇時,夏皇反而又很平靜的批閱奏摺,淡然吩咐道:「那個小太監就當太子府總管吧。」

「諾」

「既然師兄來了,你就替朕前往宮外迎接,切莫失了禮數。」

「老奴遵陛下口諭。」王德恭敬回應。

說完恭敬的後退,退出屏風他才轉身朝外行去。

王德出了殿門,見到守門的兩個太監抬頭朝神京城上空看去,他也抬頭看去,便見到大如宮殿的一頭巨鳥正在神京城上空盤旋,彷彿將天邊的太陽都遮住了一般。

想起夏皇的吩咐,他不敢怠慢,對李忠吩咐兩句,他也騰空而起,朝着宮外行去,高聲道:「皇宮大總管王德奉陛下口諭,迎太虛聖主進宮。」

等王德飛到皇宮外,落在宮門前,又再一次高聲道:「皇宮大總管王德奉陛下口諭,迎太虛聖主進宮。」

太虛聖地的護山神獸雖然在天空盤旋,卻也只敢在外城區上空盤旋,不敢進入皇城上空放肆,說明太虛聖主還是很知道分寸。

王德第三次迎接,龍雀之上有一黑點極速下落,等到達地面百米,太虛聖主才踏空進入皇城,城牆上的禁衛軍統領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並未理會,若是太虛聖主走路入皇城,那他還得抱拳見禮一番。

可從他頭上飛過,已經算是打他這位皇城守將的臉了,哪還能再將臉湊上挨打。

太虛聖主落在王德三米開外負手而立,其人四十來歲,身穿黑色錦服,上有金絲綉成的鳳凰圖案,一條薄荷綠祥雲紋帶系在腰間,那剛毅俊美的臉上毫無表情,那一雙深黑色的眸子配上飄逸在其身後髮絲,人們只會當他是位文質彬彬書生,不會想道他會是那位名動江湖,以火爆脾氣著稱的太虛聖主。

王德率先朝鳳星龍躬身行禮道:「王德奉陛下口諭,在此迎接聖主,陛下已在宮中等候,聖主請。」

說完做出個請的手勢,鳳星龍冷着臉,很是不客氣道:「帶路。」

兩人看着走得很慢,實則很快,不一會就到了永安宮的政務殿前,王德剛想要進去通報,夏皇的聲音便從裏面傳了出來。

「進來吧。」

王德又再次引鳳星龍入內。

鳳星龍的到來,神京城許多人都看到了,有一些人心中暗喜,知道明日早朝就可以發起最後的攻擊了,他們已經等了三天,早就摩拳擦掌,急不可耐了。

鳳星龍和夏皇在政務殿談了兩個時辰,政務殿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震動了數次,還有兩次政務殿內爆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氣勢,守在門外兩個小太監被那股狂暴的氣勢掀飛在地,口吐鮮血,就連王德也是苦苦支撐,他那臉上從沒變過的陰柔神色早已變成了驚恐、駭然。

不一會,鳳星龍背負雙手,風度翩翩的走了出來,淡淡的看了王德三人一眼,就一躍而起,如同火箭一樣直衝雲霄。

當鳳星龍飛到二百米的高空,盤旋着的龍雀一聲高鳴,滑翔過來,將鳳星龍接到背上,雙翅一震,朝着西方飛去。

帝昊早已換了一身太子冕服,烏黑茂密的頭髮被金冠高高挽起,那劍眉下細長的杏仁眼,高挺的鼻樑,無一不在張顯着他的高貴與優雅。

此時的他站在寢殿前的院子里,看着那盤旋的龍雀,心中的衝擊可想而知,不管前世今生他還是第一次見如此巨大的飛禽。

此事給他敲了個警鐘,這個世界很危險,武力可通天。

當他看到直衝雲霄的那道身影時,更是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練好武功,這樣自己才會有安全感,心中才更踏實。

如今的古昊,早已和前身融為一體,也就是說,他不再是前世的古昊,也不是原來的帝昊,他是兩個靈魂融合而成的全新人格,有古昊的老成練達、事無巨細,也有帝昊的隱忍,小心謹慎,極深城府。

見到龍雀消失在漸漸黑暗的夜色中,帝昊轉對跟在身後的琴墨音道:「走吧。」說完便殿內走去,琴墨音應了一聲,忙跟在後面。

夜已深,月亮悄悄探出頭來。

楚王府!書房!

「哈哈~,鵬舉,本王等了十五年了,如今本王終於看到登上那個寶座的希望了。」

書房中,一位身軀凜凜,相貌堂堂的中年人,坐在主位上高聲的對他一旁的謀士道。

高鵬舉兩彎眉渾如刷漆,雙眼如星,下巴上有微微胡茬,皮膚白皙,微笑拱手道:「恭喜王爺,明日百官上奏,請陛下廢除太子,到時王爺的機會就來了。」

楚王帝宣還沒說話,下首的另一名謀士柳岩東出聲道:「王爺,屬下擔心寧王和魏王會有所謀劃,是不是應該請劉璋大人過來商議一二。」

楚王帝宣低頭沉吟片刻,道:「寧王在外領兵多年,雖說在中軍威望頗高,卻不得父皇喜愛,這是朝野皆知的事情,本王倒是不將其放在眼裡。唯有魏王,其舅舅是大夏丞相,門人弟子遍布朝野,到真的是本王的一大勁敵。是應該請舅父過來商議一二。」

「王爺不可。」高鵬舉卻搖頭否決道。

帝宣眉頭一皺,不悅問道:「鵬舉何意?」

高鵬舉拱手道:「王爺,如今正是緊要關頭,您若是深夜召見朝臣,陛下知道了會怎麼想,此為其一。恕屬下斗膽,魏王在朝中的勢力比之王爺強上不少,若是平時也就罷了,可如今這就是他敗給王爺的一大原因,陛下的性格王爺您還不清楚嗎,此為其二。而且後宮之中皇后娘娘無子,王爺母妃又身為皇貴妃,身份高貴,那怕寧王是大皇子,他也不過是庶出,太子之位更輪不到他,魏王母妃也才是個區區貴妃,怎能和王爺相比。此為其三。王爺有此三大勢在身,屬下敢斷言,太子之位非您莫屬,還請王爺切莫輕舉妄動。」

「哈哈~,好好好,鵬舉分析的對,以我父皇的性格是不會再讓魏王上位的,不然,我父皇恐怕寢食難安。」帝宣很是暢快道。

柳岩東冷冷的看了眼高鵬舉,也沒在多言,高鵬舉似乎差距他的目光,回頭朝他微微點了點頭,他也微笑示意,一副和諧模樣。

而此時的魏王府卻是賓客如雲,許多朝中官員京中富商紛紛前往魏王府做客,彷彿魏王已經登上了太子之位一般。

「你說什麼,相國身體不適,不能前來參加宴席。」魏王身穿王袍,正有些不愉的看着相國府的管家。

還沒有等那下人回話,又有幾人跑了過來稟報道:「王爺吏部尚書身體不適。」

「王爺,刑部尚書頭痛病發作,不能前來參加宴席。」

魏王此時氣得滿臉鐵青,他身邊的一個謀士見了,暗自搖頭,他早就勸過魏王,此時不宜招搖,可是魏王就是不聽。

看看那些大臣多精明,全是一群老狐狸,這時怎麼敢跳出來。

相國府的管家又拱手道:「老爺讓我轉告王爺,讓王爺趕緊撤銷宴席,閉門謝客。」

魏王此時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他自以為自己在朝中勢力強大,太子之位非他莫屬,今日本想召集投靠他的官員商議一番明日早朝如何打壓楚王,舉薦他為太子。

連忙對下面的人怒吼道:「趕緊送客,還愣着幹什麼!」

下人離去後,帝恆跌坐在椅子上,雙眼無神,他感覺太子之位離他更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