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大夏龍雀
大夏龍雀 連載中

大夏龍雀

來源:外網 作者:奇門遁甲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奇門遁甲 恐怖靈異

第6章「你......」看着趙陵這幅玩世不恭,滿臉輕佻的樣子,李郡胸膛一陣起伏。原本以為這個紈絝今天轉性了!看來.............展開

《大夏龍雀》章節試讀:

今天給你們帶來奇門遁甲的小說《大夏龍雀》,敘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 第4章 趙陵這話一說出來,整個御書房中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靜。 龍案之後,趙普的臉色迅速陰晴不定了起來! 趙瑾更是嚇得身體一個哆嗦。 尖聲道! 「二哥,你冤枉我!」 「我怎麼可能想要害你,你可是我的親哥哥啊!」 「他們......他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你,我......」 趙瑾腦中一片空白,連反駁趙陵的話都找不到角度! 眾所周知,趙陵完全是一個軟弱的廢物,在這御書房當著陛下的面,他是萬萬不敢說假話的! 所以他說的這些必然會得到陛下的信任,也必然就是真話! 瑪德! 難道那三個卑賤的殘缺貨真的敢當著趙陵的面前爭功,還大打出手打死了對方?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完了,這一次真是害死我了! 眼看真相已經無法掩蓋,趙瑾心底里滋生出了無限的恐懼! 「老四!」 「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 「父皇,我冤枉,我真的冤枉......」 「我......」 趙瑾臉色蒼白一片,額頭和鬢角上冒出了滴滴冷汗,因為恐懼全身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嘴裏還在無意識地說著冤枉! 趙普失望地看着趙瑾,眼中滿是滔天的怒火,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趙瑾,證據齊備,你還在這裡跟朕說什麼冤枉?」 「難道你要欺君?」 嗡―― 趙瑾腦中轟的一聲炸開,他只怔了一瞬,便直接重重將頭撞向了地面。 砰砰砰! 一邊磕頭,趙瑾的鼻涕眼淚齊流! 顫聲求饒道! 「父皇,孩兒知錯了!」 「孩兒真的知道錯了!」 「孩兒是一時鬼迷了心竅,但孩兒並沒有針對大哥的意思,父皇您知道的,兒臣一直和大哥關係最為親密。」 「父皇......」 「還請父皇明鑒啊!」 「......」 趙普眼中寒芒閃爍,右手高舉,接着又緩緩放下。 嘆了口氣。 「也罷!」 「四皇子趙瑾,你心思歹毒,惡意陷害,意圖殘害手足!」 「念在你往日里還算規矩,也是初犯,朕便罰你戍守朱峰關三個月!」 「明日就出發!」 「滾吧!」 「......」 「是......謝,謝父皇開恩!」 「兒臣......兒臣領旨!」 趙瑾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看着趙普的臉色,將袖子掩在臉上裝作一副擦眼淚的動作緩緩退出了御書房。 只是...... 他最後看向趙陵背影的眼神,顯得肅殺異常! 「......」 龍案之後,趙普搖了搖頭。 若要說趙瑾是想陷害太子,這其中還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恐怕頂多......趙瑾也只是想對付趙陵而已。 不管趙陵再怎麼弱勢,他終究也還是二皇子。 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 趙陵,始終在他們頭上! 所以,既然不是陷害太子,趙普也就並未過於追究責任! 三個月戍衛邊關,說難聽一點是罰,但其實這其中也有趙普的栽培規勸之意。 若趙瑾真的能在這三個月的邊關軍旅中有所長進,趙普也不介意給趙瑾一份希望! 忽然! 趙普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發現殿下的趙陵低着頭好像在走神? 「趙陵!」 「你在想什麼?」 「......」 「啊......回父皇,兒臣在想......」 趙陵眼珠子一轉,決定噁心一手趙普。 「為何我的好四弟要害我啊?」 「我不理解!」 趙普嘴角一抽,半晌都吐不出來一個字。 「不理解就好好琢磨琢磨這究竟是為何!」 「滾吧!」 怔了半天,趙普面色難看地對着趙陵罵道。 「朕要批閱奏摺了,朕這裡,不管飯!」 「......」 趙陵心中冷笑一聲,恭敬地朝着趙陵行了一禮,沒有半分留戀直接轉身離開了御書房,徑自出宮去了! 等到趙陵離開了御書房,龍案之後的趙普這才抬起頭來。 「王德。」 「起來吧!」 「......是!」 王德身體一顫,戰戰兢兢地站了起來,垂首站在原地不敢有任何動作。 「你不必如此,你只需要清楚你在朕的身邊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是!」 王德凜然。 「你說......」 忽然,趙普話鋒一轉。 「趙陵這小子到底是真的軟弱無能,還是他刻意裝出來的?」 「老四也不是庸人,可是朕怎麼覺得......今日他卻沒有一絲反抗的機會就被人斬落馬下了呢?」 「......」 趙普突然跳躍的話讓王德一怔,後者額頭上的汗立馬就淌了下來。 「這......陛下,奴才不知道。」 「書奴才眼拙,確實看不出來!」 「哦?」 趙普玩味地看了一眼王德。 「你啊......」 「朕就是喜歡你一點就通這個優點,所以你才能在朕的身邊待的長久!」 「這都是陛下垂愛!」 王德心中一凜,謙卑地回答道。 「行了!」 「着令錦衣衛指揮使張鐸,讓他派人監視趙陵,我要知道他離開皇宮的一舉一動!」 「奴才領旨!」 王德一揖到底! 弓着身子,低着頭退出了御書房。 ...... 出了宮,趙陵坐上一架說不上破舊,但看起來卻很有些年頭的馬車直奔住處。 坐在馬車上,趙陵閉上了雙眼。 根據腦海中的記憶,分析起了目前的情況! 趙陵的祖父是先帝朝堂上的一位三品武將,祖父在世時,皇帝為了鞏固軍權便娶了趙陵的母親。 現如今,祖父去世多年,娘家勢力衰敗,母親自然也就失去了價值。 趙普本就不愛趙陵的生母,更不喜歡趙陵,前幾個月便藉由一件很小的事情將她打入冷宮! 這一舉動,並未在朝堂上掀起什麼波瀾。 這些年,皇帝做的這些類似的事情不少!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 曾經盛極一時的武將、勛貴之後,如今大部分已經失寵,甚至像趙陵的母親一般被打入冷宮! 朝上朝下頗有怨言,但礙於趙普的鐵血統治,一直未有人敢有什麼實質性的舉動。 要想救被打入冷宮的母親,那位這些人......或許可以作為合作的對象! 只不過。 趙陵嘴角露出一絲苦澀之意。 以自己現在軟弱無能,欺男霸女,嗜色如命的名聲,要想得到這些人的支持,恐怕難比登天! 況且,從此次事件中趙普只是懲罰老四戍衛邊疆三個月也可以看出,自己在這個便宜老爹心中,連老四的一個指甲蓋都不如! 所以...... 吱呀―― 在馬車速度逐漸減緩中,趙陵嘆了口氣。 此次被針對雖然看似平安度過,但只要他還活着,這樣類似的針對必然不會少! 打鐵還需自身硬,誰都靠不住!

《大夏龍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