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夏浪蕩子
大夏浪蕩子 連載中

大夏浪蕩子

來源:google 作者:努力的阿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努力的阿梓 王皓

王皓本是21世紀新社會的用一把剪刀闖出成績的老闆,卻在一次意外來到了大夏國在這他又重新換一種方式闖出新的人生展開

《大夏浪蕩子》章節試讀:

若是一個月後我拿不出來,你就把酒坊拿走吧」王博安道

陳得發聽到這樣的結果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博安兄,那我就帶菲兒先走了」說著就對後院喊道「菲兒………」

這剛號出就聽見後院里一片騷亂,有人喊道「快來人啊,少爺掉池塘里了。快來人啊」

三人聽到這話想都沒想直接往後院跑去,陳得發看見陳菲兒沒事傻傻的站在池塘邊,過去一把把陳菲兒摟在懷裡深深的舒了口氣,就帶着陳菲兒離去。

王博安夫婦看到被撈上來昏迷的王皓大喊到快叫大夫,就把王皓抱進了屋裡,王博安急的在屋裡走來走去時不時看下外面,王夫人坐在床邊一邊呼喚着「皓兒」一邊為王皓擦掉身上的水漬。

這時王皓眼睛迷迷糊糊的睜開了一條縫,一張在啜泣着的面龐。一張略施粉黛的芙蓉秀臉,黛眉修長如畫,微微蹙起,雙眸似水,淚光朦朧,眼神中全是心疼。

這婦人年紀大約三十六七,低垂鬢髮,斜插鑲嵌珍珠碧玉簪子,偶見幾抹浮白,眼角的皺紋,已是遮掩不住,一身青雲羅衫,襯出淡淡的高貴氣質。

屋裡還有一大約四十歲的中年人面帶愁容,焦急的走來走去,衣服是冰藍的上好絲綢,綉着雅緻竹葉花紋的雪白滾邊和他頭上的羊脂玉發簪交相輝映。頭上黑髮中夾雜着幾根白髮,面容雖不可避免染上了歲月的痕迹。

這是哪?這個房間好精緻啊!

仔細的打量着房間,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鏤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點點細碎的陽光,細細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張柔軟的木床,精緻的雕花裝飾的是不凡,身上是一床錦被。

「嗯~」這個很突兀的聲音傳來,王夫人猛然抬頭看到王皓微微睜開的眼睛,停止了啜泣,道「皓兒,你醒了,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王博安聽見動靜也轉過身,馬上走到床前,滿臉的詢問之色。

王皓看着這周圍陌生的一切,陌生的人,問道「這是哪?我怎麼在這」

剛想起身,王皓突然感覺腦袋裡就像是一下湧入很多的東西,漲疼的不行,一下又暈了過去,重新摔回了床上。

這一下可把王博安夫婦嚇壞了。

王夫人更是拉着王皓的手淚眼婆娑的,嘴裏還不停地喊着「皓兒,我的皓兒,你怎麼了,你不要嚇為娘啊!……」

這時管家跑了進來道「老爺,夫人,張神醫來了」

王博安這時連聲道「快,快,快讓進來。」說著轉身就向外跑去迎接

便看到那一襲白袍,仙風道骨的老者踱步而來。

王博安見到這老者微微抱拳道「張神醫快看看我家皓兒」說著就帶着老者進了屋裡。

老者為王皓把了把脈,又翻開王皓的眼睛道「沒什麼事了,這脈相上有點虛弱,眼睛看着看着有點無神,多休息一下就沒事了,我這開點安神的葯,少爺醒來給喝點」

說完便起身,欲要離開,王夫人拉住了張神醫的衣服哀求的看着老者道「神醫,我兒方才醒過一次又突然暈倒,真沒什麼事了?」

老者慢慢的捋了捋自己的鬍鬚道「無礙,無礙,少爺可能是之前傷到了頭部,突然醒來情緒不穩定引起,多休息便是」

王夫人聽到這話鬆了口氣,只要他的皓兒無事便好,

王博安焦急的臉色也褪去,換上感激的神情道「有勞張神醫了」說著便跟隨張神醫離去。

他還有很多事要做,他這浪蕩子這幾年賭博把家裡龐大的基業揮霍的差不多了,這不後面還有一個大窟窿要去補,陳得發也要來落井下石。

雖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他再不努力點,遲早這幅家業會徹底的被他這浪蕩兒子揮霍了。

次日,王皓再次醒來,沒有看到昨日的兩位中年夫婦,只見床邊站着一個眉目秀麗,一身碧青的羅裙,年約十五六歲的女子。

一段段記憶在腦海中閃現,他知道了這個女子是原來他的丫鬟——歡兒,而昨日的那對身穿華服的中年夫婦是他的父母。

靠,原來這是穿越了,而且還是穿越到了一個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混蛋浪蕩公子身上,這狗血的劇情竟然在自己身上發生了。

回想起自己穿越前的的遭遇,不由感嘆!

王皓從小家境貧寒,初中還沒上完就輟學了,為了生計在一個理髮店學習。

知道自己家裡的條件,要想出人頭地只能拚命奮鬥,兩年後通過自己的努力學成出師,在自家的小鎮上開了一個小店。

王皓沒有就此滿足,平日里空閑下來不停翻着關於美髮的書籍,出去和各地的「大佬」交流、學習。

經過十多年的努力發展終於將自己的品牌打了出去,是一家百家連鎖美髮店的老闆,身家過千萬。可就在人生輝煌的時刻意外來襲,一場車禍卻帶走了他。

出事那天王皓開着車是要去給員工開周年慶晚會,在一個十字路口突然一輛大卡車不知道是因為剎車失靈還是什麼的,直接把王皓的車撞翻了幾圈,平白無故的漂移了幾十米也在途中來回翻滾了幾圈。

王皓最後的記憶是只看到一輛大卡車飛馳過來撞向了自己的車,只聽見「嘭」的一聲,王皓就失去了知覺,等再次醒來就看到一對陌生夫婦。

通過對這具身體記憶的梳理,王皓知道了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生前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浪蕩子。

若是對不學無術的人做個排名這貨絕對是他媽的前三。

王皓是這漢川城王家的獨子,王博安與她夫人成婚多年好不容易有了這一個兒子,對他是捧在手心裏怕掉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打小就對這王皓是十分溺愛。這王皓也確實表現出與其他孩子不同的一面。

為何不同?

王博安夫婦為了孩子長大後能有個好的前程,最好能夠高中做官,畢竟士農工商,不要像他們一樣為了生活而奔波,便等孩子能夠上學時就送入學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