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唐:我開了一家鐵匠鋪
大唐:我開了一家鐵匠鋪 連載中

大唐:我開了一家鐵匠鋪

來源:google 作者:大唐:我開了一家鐵匠鋪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程咬金 蘇三

理工大學生蘇三穿越回了大唐,在鐵匠鋪打鐵,憑藉著後事的冶金手法,蘇三火爆大唐!尉遲恭、程咬金……一眾武將排着隊上門來求,蘇三愁的一個頭兩個大,雖然他知道自己很強,可當個鹹魚就這麼難嗎?!展開

《大唐:我開了一家鐵匠鋪》章節試讀:

重活一世,蘇三從來不在乎別人的質疑。

正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要想證明自己,唯獨把真傢伙亮出來才行。

更何況,蘇三本身就沒有什麼追求,更不在乎別人的質疑了。

因此,從幾個人坐下來開始,雖然蘇三也在解釋馬蹄鐵,但是中心還是放在酒肉之上。

畢竟,在大唐,能吃牛肉的機會可不多!

「老師,成了!馬蹄鐵成了!」

正說著,程處默、程處亮兄弟二人從後面走了出來。

在他們的手裡還牽着一匹雄赳赳,氣昂昂的高頭大馬。

馬鬃為金黃色,身體通紅,威風凜凜,霸氣十足。

幾位國公看到此馬出場一個個的讚不絕口。

「好馬!當真是絕世好馬!」

李靖更是激動的站起身來,作為兵部尚書,常年領兵作戰的大將軍,他愛馬是出了名的。

因此忍不住走上前去,在馬背上摸了又摸,心中十分的羨慕。

正在這個時候,尉遲敬德好像發現了什麼。

「程老粗,你有沒有覺得這匹寶馬一些眼熟?」

「是有些眼熟,跟俺家那匹長的幾乎一模一樣!」程咬金不住的點頭。

突然間程咬金渾身一怔,這特么哪是一模一樣啊,這根本就是老子的金毛獅子獸大肚子蟈蟈紅啊!

金毛獅子獸大肚子蟈蟈紅是程咬金最愛的一匹戰馬,傳說活了五十九年是混世魔王程咬金手下的最強坐騎。

看到這裡程咬金是哭笑不得,怪不得一大早就看到兩個兒子鬼鬼祟祟,感情是把他的寶馬給偷了去了!

不過,今天這匹蟈蟈紅跟往常好像不一樣了,不光是氣質,就是眼神都有些凜然。

再往下看,程咬金終於知道哪裡不一樣了。

原來蟈蟈紅的腳上已經釘上了馬蹄鐵!

程咬金一邊笑着一邊走上前去,看着馬掌上的馬蹄鐵一臉的微笑。

好看,真是好看!

在看一眼蘇三,程咬金更是佩服的不得了。

蘇老弟不愧是高人,原來早就算到我們要來了,所以提前準備了這麼一出。

厲害!

實在是太厲害了!

緊接着幾位國公紛紛上前觀察這匹寶馬,他們發現這批寶馬果真是沒有任何傷痛的表現。

「真的不痛?」李靖拍了拍馬腿。

「那是當然!而且還挺好看!」程咬金露出一臉姨媽笑。

「嗯嗯!」秦瓊點頭。

眾人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蘇三,眼神中充滿了敬佩。

唯獨尉遲敬德,抱着肩膀,在一旁蹲着。

「光好看有什麼用?要是好看就能夠博取功名,那俺回家畫個妝不就能位列三公了?」

眾人聞聲紛紛一愣,回頭看了一眼尉遲敬德。

「嘔~」

好半天后,眾人這才壓制住了胃裡那種翻湧的感覺,緩了過來。

「唉,敬德,以後這種噁心人的話還是少說吧!」

「最主要折壽!」程咬金白了尉遲敬德一眼。

「嗯嗯!」秦瓊附和道。

「不過,敬德倒是提醒我了,蘇老弟,你剛下不是說此物釘在馬掌上便可上刀山下火海么?」

「能否讓我們開開眼?」李靖小聲問道。

「對對對!眼見為實!」尉遲敬德叉着腰,他臉上的懷疑值得從未消失過。

秦瓊默默點頭,三個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依舊在悠閑的吃着牛肉,喝着小酒的蘇三聽到,慢慢回過頭來。

「唉!鄂國公不提我還忘了呢!處默,處亮快帶眾位國公去看看咱們的刀山火海!」

程處默,程處亮聽罷微微作揖:「好的,老師!」

隨後帶着眾位國公朝着後面走去。

來到這裡之後,眾位國公發現在他們的面前竟然有一個一尺多深的土坑。

在裏面埋着無數鋼刀鐵戟,這都是程處默、程處亮這段時間的成果。

那些鋒利的道口朝上,吹毛斷髮,在陽光之下散發出陣陣寒光,格外的耀眼。

而在土坑表面還鋪着一層燒紅的木炭,冒着陣陣白煙,烤的人渾身發熱。

「兒子,這是啥意思啊?」程咬金看着眼前的場景心中有些發慌。

「爹,這就是老師整出來的刀山火海啊。」程處默開口。

「這刀山火海乾啥用的?」程咬金心裏有些發毛。

「當然是試馬蹄鐵用的啊!」程處默回答。

「啊?難不成是要用俺的蟈蟈紅?兒子啊,你快去跟蘇老弟說一下,能不能換一匹馬?」程咬金心裏有些沒底。

雖然說他的確信得過蘇三,但是這突然間要用自己的寶馬的時候,程咬金還是真的有些心疼了。

「爹,你該不會懷疑老師吧?」突然,程處亮鑽了過來。

程咬金一聽,立刻把胸脯拍的「咣咣」作響。

「呸!怎麼可能,俺是最信得過蘇老弟的了!你們儘管去試!儘管去!」

一邊說著,程咬金百般不舍的把自己的寶馬讓給了程處默。

程處默嘿嘿一笑,掀身上馬,騎着它繞着「刀山火海」走了兩圈。

寶馬也不虧是寶馬,征戰多年,各種廝殺拼敵,什麼地方沒有去過。

從那些鋼刀,火炭眼前走過的時候竟然依舊昂首挺胸,毫不畏懼。

緊接着,程處默一甩馬韁,打出一聲馬哨。

金毛獅子獸大肚子蟈蟈紅頓時兩眼發紅,如同風一般沖了出去。

刀山火海,眨眼之間飛馳而過。從始至終相安無事,毫髮未傷。

不僅如此,走過刀山火海之後,「蟈蟈紅」還洋氣自己的頭顱,發出一陣爽快的嘶鳴聲。

果真如同蘇三所說的一樣,上刀山,下火海如履平地。

眾位國公紛紛拍手叫好,尉遲敬德更是兩眼放光,比那火炭還要紅。

奇蹟,這是奇蹟啊。

尤其是李靖,兩隻手緊緊的攥成拳頭,內心激動不已。

作為大唐的兵部尚書,他考慮的遠遠比普通人要多。

大唐行軍打仗這麼多年,大小戰爭沒有一百也有半百,他們最缺的是什麼?

就是戰馬啊!

廝殺疆場,沙石磨損,日夜奔襲,風吹水侵。

這一路損失的戰馬有多少,他們心知肚明。

而這一切就是因為馬掌的原因。

但是今天,蘇三給他們看的這個東西,讓這些人大開眼界。